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数字美元提速,CBDC暖流涌动

2021-03-01 阅读量 4368
摘要:文︱艾森斯火热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研发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开辟了新赛道,新一轮货币战争的硝烟悄然而起。

文︱艾森斯

火热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研发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开辟了新赛道,新一轮货币战争的硝烟悄然而起。

上周,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和比特币大跌的背景下,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频繁发声,为数字美元“站台”,一时成为人们讨论的热门话题。

“今年将是美联储与公众就数字美元展开接触的一年。”2月23日,杰罗姆·鲍威尔表示,数字美元是一个“高度优先”的项目。这相较于之前停留在数字美元白皮书中的情形来看,似乎说明其已进入了加速阶段。

而前一日,珍妮特·耶伦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认为,美联储研究发行数字美元很有意义,由美联储维持并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美元可能会导致更快、更安全和更便宜的付款方式。

不过,至今全球仍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流通的央行数字货币。作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后来者,虽然数字美元在技术、政策、监管等方面尚存诸多问题需要破解,但人们对于更好的央行数字货币从来没有停止过想象。

数字美元现新积极信号

自去年以来,面对数字人民币(DC/EP)研发进展的压力,美联储对数字美元的态度变得更加积极。分析人士认为,虽然美国在数字美元方面落后了,但还来得及追赶。

2020年5月,由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前主席克里斯托弗·吉安卡洛(Christopher Giancarlo)创立的非营利组织数字美元基金会(Digital Dollar Foundation)发布了其数字美元项目(Digital Dollar Project)的第一份白皮书。

总体来看,该白皮书为美联储提供了高价央视数字货币的逻辑框架,并列出了设计要求以及存在的问题,并建议尽快进行国内以及国际支付场景的布局,以此维持和巩固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霸权。

彭博社策略师Mike McGlone发布推文称,市场想要数字美元和比特币成为储备货币。如果有人担心美元失去其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我们认为不断上升的数字资产浪潮则会相反,交易最广泛的加密货币是Tether。

Mike McGlone认为市场希望数字美元成为储备货币

“当前的金融体系已经过时。”克里斯托弗·吉安卡洛曾表示,近几年我们看到了世界数字化的新浪潮,美联储必须发行一种数字货币才能与中国的数字人民币进行竞争。与此同时,他认为,比特币和Libra这样的创新产品都有自己的“价值主张”。

即便如此,美联储监管副主席Randal Quarles认为,美联储对数字货币的立场仍处于形成阶段。他表示,美联储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一直很感兴趣,针对全球范围内兴起了政府支持的支付系统,这促使美联储进一步研究有可能的美国支付系统。不过,现在美联储正在权衡利弊。

上周,杰罗姆·鲍威尔表示,正仔细研究美联储是否应该发行数字美元,今年将是美联储与公众就数字美元展开接触的一年。目前,波士顿联储正在与麻省理工大学在数字货币研究上进行合作。

杰罗姆·鲍威尔在出席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上还称,不会允许任何有关数字美元项目的设计损害美国金融系统,后续推出数字美元也需要立法机构批准。同时,比起与其他国家竞争上线的速度,美联储更关心是否作出了正确的决策。

五大先决条件“掣肘”

上周三,美联储发表的一篇新论文中,阐述了美联储可能考虑推出数字美元的一些先决条件,此番实质性地探讨引起了广泛关注。

美联储认为,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并非易事,需要许多基础要素为其实现前提。该论文中称,如果美国确定支持基于通用目的的央行数字货币,必须满足五个必要的先决条件,明确的政策目标、广泛的利益相关者、健全的法律框架、有力的技术支撑以及完善的市场准备。

论文中解释称,一是明确政策目标是指导央行数字货币设计的关键;二是建立广泛的利益相关者支持,用以完成必要的社会和法律变革,从而完善社会对货币的看法以及美国人的货币使用方式;三是一个强大的法律框架需要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分配、使用和销毁提供法律依据;四是央行数字货币必须有强大的技术支持,以确保其安全和效率;五是需要做好市场准备,以便得到广泛接受和采用。

他们认为,这些先决条件以及为实现这些先决条件而付出的努力是相互关联的,每个先决条件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实现。因此,一个先决条件发展可能会导致另一个条件的发展。而这些发展可能会加强或削弱发行通用央行数字货币转变的力量。

事实上,这份报告被定位为进一步讨论的起点,而不是美联储未来行动的明确风向标。论文中称,与广泛的利益相关者接触并监测市场准备情况,可以为明确的政策目标提供信息,论文并不打算规定如何处理这些先决条件。它的目的是激发进一步的研究。在美联储决定是否以及如何推进央行数字货币之前,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这是一种新的美元数字形式,连同传统的法定货币、钞票和储备金,数字美元和中央银行货币一样享有美国政府的全部信仰和信誉。”去年,克里斯托弗·吉安卡洛就曾指出,数字美元项目旨在确保可扩展性、安全性和隐私性的前提下,支持零售、批发,以及国际支付。

他认为,数字美元不仅提供了金融包容性,还涉及不断变化的金融架构,它还将推动经济增长,必须仔细、周到、从容不迫地实施。因此,在探索数字美元这种新的货币形式时,美国必须做出政策选择。国会和决策者在这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杰罗姆·鲍威尔称,美联储将关注有关数字美元的“挑战性”政策和技术问题,数字美元很可能需要立法授权。我们需要谨慎对待数字美元的设计,以免破坏市场功能。

CBDC推进审慎且积极

在全球范围内,各国都在紧锣密鼓布局央行数字货币。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在未来的数字经济社会,数字货币领域充满了新的机遇。

1月17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报告显示,在第三次央行数字货币年度问卷调查中,有86%的央行表示,他们至少在考虑发行数字法币的利弊,高于去年的80%。

该研究报告指出,目前有60%的央行正在进行央行数字货币实验或概念验证,而这一数据在2019年只有42%。国际清算银行还表示,在未来三年内,代表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央行很可能发行通用的央行数字货币。

2月14日,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发文称,全球多数国家的政策态度和具体动作表明,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不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可信的技术创新和可行的制度创新所需的时间长短的问题。人们在充满期待的同时,特别关注央行数字货币可能会发生四点改变:第一,改变支付市场的格局;第二,改变银行业竞争的格局;第三,改变货币市场监管的格局;第四,改变全球货币体系的格局。

不过,虽然各国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逐渐兴起,但距离全球采用央行数字货币可能仍需要数年的时间。据国际清算银行2019年的调查数据,有一半的央行表示他们短期内“有可能”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而在2020年的调查中,他们将这种情绪下调为“可能”或“不太可能”。

与此同时,在接受调查的央行中,国际清算银行还注意到,央行数字货币的合法性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尽管如此,在其他国家开发自己的数字货币的背景下,美联储成为积极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国家之一,美联储的经济学家们正在探索数字美元的所谓“内在价值”。杰罗姆·鲍威尔指出,数字美元不会影响货币政策的执行,但数位美元在技术和相关政策制定上都仍有许多问题需解决,同时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这也是为何推行数字美元不能急的原因。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的积极信号会像催化剂一样,加速全球各国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进程。

而另一边,继深圳、苏州、北京等地之后,成都成为国内第四个数字人民币专项测试活动开展的城市。从近期多地披露的信息来看,第二批试点城市可能新增上海、长沙、海南、青岛、大连、西安等六地。

这说明,在多国推动下,全球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越来越清晰。诚如经济参考报刊文《数字人民币优化我国货币支付体系》中称,这既是货币形态演变的必然趋势,也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

作者:核财经观察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