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观察 | 建行区块链债券发行取消,数字金融创新风险仍需警惕

2020-11-25 阅读量 4511
摘要:来源:链新,作者:冯铭中国第二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拟在区块链上出售价值30亿美元的数字债券。这个引起各方极大关注的事件,在几日内连出波折。

来源:链新,作者:冯铭

中国第二大国有商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拟在区块链上出售价值30亿美元的数字债券。

这个引起各方极大关注的事件,在几日内连出波折。最终于11月23日,亚洲数字资产交易所FUSANG宣布,中国建设银行纳闽分行(“ CCB Labuan”)已通知FUSANG交易所称,决定撤回数字债券的上市,并已将此次停牌通知了纳闽金融服务管理局(“ LFSA”)。

1990年10月1日,马来西亚政府正式立法,使纳闽成为国际离岸金融中心,享有着免税等许多特权和便利设施。2019年10月25日,中国建设银行纳闽分行开业,并获颁首块数字银行牌照及人民币清算行牌照。

尽管尚不清楚中国建设银行撤回该数字债券的具体原因,但此事已在区块链及金融领域引发震动。按照抹链科技高级研究员周新健的说法:“这本来可能成为传统金融资产与数字资产互换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尝试。”

区块链债券已经在路上


按照11月11日最初的消息,建设银行总额为30亿美元的数字债券起售金额为100美元。该债券将每三个月展期一次,支付的年化利率为伦敦银行同业拆息(Libor)加50个基点。这是一只基于区块链、以数字代币为形式的离岸债券,交易将以证券化的方式进行,即投资者购买由一个金融工具发行的票据,筹资所得将以存款形式存入中国建设银行纳闽分行。

“从最近几次区块链债券的发行情况来看,区块链债券主要可以提高发行效率、降低发行费用、为审计和管理等工作提供便利,同时由于增强了穿透性和可溯性,可以包容更多的普通投资者,降低投资门槛。”周新健向《链新》表示。

借助区块链技术发行债券并不罕见,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都曾尝试过发行区块链债券。2019年12月,中国银行推出国内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债券发行系统,并成功运用于中行200亿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的发行。2018年8月,世界银行发行了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创建、分配、转移和管理的债券,发行规模为1亿澳元(约合4.75亿人民币),旨在测试区块链技术能否改善沿用数十年的债券发售方式。

周新健认为,与以往发行的区块链债券不同的是,本次中国建设银行纳闽分行发行的区块链债券主要基于以太坊发行,通证标准为以太坊ERC-20,因此是全球首款真正意义在区块链上发行并公开交易的通证化债务证券。

“通过FUSANG交易所,投资者可以使用比特币和美元进行购买。然而,建行并不会以比特币进行结算,FUSANG会把比特币兑换成等值的美元再购买债券,所以投资者并不能享受到比特币增值和债券利息的双重收入。”周新健分析,本次发行的债券年化利率只有约0.705%,如此低的利率并不诱人,允许FUSANG接受比特币购买是为了增加购买渠道、提高市场热度、缩短发行周期。

投资者可以购买100美元到100万美元不等的债券,100美元的最低购买标准大大降低了投资门槛,“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更加友好,是普惠金融的一次重要尝试。”周新健表示。

数字资产管理平台Steaker创始人及CEO黄伟轩(Wilson Huang)认为,相比于传统债券,基于区块链技术发行的数字债券发行成本较低,且由于依靠区块链技术储存而非中心化清算公司,数据存储方面会更透明;由于债券通证化,在链上流转的便捷程度会大幅提高,转移成本也会大幅降低;同时由于智能合约的存在,债券中的权益如收益分配等可以由合约自动完成,不必浪费额外的劳动力。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逐渐成熟,基于区块链发行债券将会成为未来主流方式。”黄伟轩向《链新》表示。

信任机器杜绝债券信用违约


“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用得最多的就是防止中心篡改数据。区块链在证券市场的作用相当于登记公司,类似于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在股票市场扮演的角色。”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副主任委员程晓明向《链新》表示。

“传统债券发行都是中心化的,大家购买债券是基于对中心化主体的信任。在传统债券市场里面,发债主体是国家审批,中介机构是监管部门认证的,一般说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也存在不确定性。比如这段时间闹得纷纷扰扰的河南永煤集团,就出现了债务兑现的风险。”程晓明表示。

2020年10月末以来,中国信用市场的违约情况引发了市场的担忧——并非违约规模的突然快速上升,而是违约主体的变化,即高评级国企接连发生违约。近期,永煤信用债违约事件引起市场震荡。该事件牵连甚广,海通证券被查后,兴业银行、光大银行和中原银行,以及中诚信、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都被查。

程晓明认为,区块链的价值在于让人们不需要依赖于信任,“区块链是个数据库,特点在于去中心化,没有人能够篡改。所以,中介机构的信用高低就不是特别重要了。”

运通链达金服科技有限公司CEO、中国软件协会区块链分会专家组主任邹均认为,记账是经济活动的基础,也是信任建立的基础。区块链作为一个多方维护的共享账本,避免了传统记账方式对账困难,容易造假账等问题,用技术手段从根本上来解决账本信任的问题。

“传统债券在公开市场发行有一套标准流程。在区块链上发行债券,可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让债券拥有者能够更清晰地掌握债券发行情况。”邹均向《链新》表示。“区块链在金融领域有着广泛的应用场景。证券行业更是一个区块链适用的场景,从证券权益登记、挂牌、信息披露、交易、清结算等各环节,区块链都可以推进证券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的社会里,不单是线下资产可以数字化,线上数据也能转化成数字资产。邹均认为,资产数字化将首先在金融行业推广。“无论是数字法币,还是银行的大额存单、汇票、保函,都将会以数字化形式存在。区块链将是各金融机构支撑这些数字资产管理的基础平台。”

金融创新风险仍需警惕


11月12日,中国建设银行纳闽分行发布声明,称建行纳闽分行不是债券的发行人,该分行的角色是牵头安排人,促进以美元清算、结算债券的上市顾问和设施代理。建行纳闽分行还强调,不接受任何银行交易中使用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

周新健认为,这表明传统金融巨头对区块链行业、特别是加密货币,仍有疑虑。“区块链债券体现出来的优势都是操作层面的,债券的收益和风险仍取决于发行方承诺的利率及其信誉等级,操作层面的优势并不对债券的价值和承兑风险造成任何改变。区块链技术仍将作为一种基础设施为金融服务降费增效,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区块链数字债券的风险可能更多来自技术本身,比如智能合约的逻辑漏洞、交易系统的技术漏洞以及网络安全隐患。这些风险的解决有赖于区块链技术在与金融业务结合中不断磨合。

“区块链的创新与监管像是一对孪生兄弟,如何看待这一对孪生兄弟,是摆在金融监管机构和国家技术监管机构面前的一项重大课题。”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金融与互联网法律事务部主任王风和向《链新》表示,“不论是什么高精尖的技术还是创新型的技术,都不能没有监管。如果把区块链创新的事业比作高速行驶的轿车,创新就是轿车的动力系统,而监管就是轿车的刹车系统,只有创新而没有监管,就相当于轿车只有动力系统而没有刹车系统,一旦前方遇到险沟,就会车毁人亡。网络空间的技术领域也不能任意自由,虚拟空间里也应该存在红区。”

“除此之外,区块链生态中还要有动力平衡系统,能够兼容动力和刹车的系统,在一个科技公司里就是一个风险管理系统,既能保证公司能够健康运作,也能保证安全不出事故。”王风和表示。

传统金融机构入局释放积极信号


11月23日,FUSANG交易所正式宣布,中国建设银行纳闽分行已决定撤回数字债券的上市。FUSANG交易所首席执行官Henry Chong表示:“虽然令我们感到遗憾的是本次挂牌被暂停了,但FUSANG平台的IPO程序和备案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运营或技术问题。”

区块链业内人士认为,尽管最终未能成功,但仍然是传统金融机构入局区块链行业一个积极的信号。

被称为区块链2.0的以太坊,是指以“智能合约”技术诞生为代表的可编程金融应用时代。以太坊区块链上最常见的功能并不是区块链技术运用,而是撰写区块链智能合约以管理数字资产。

黄伟轩说:“区块链2.0对金融最直观的影响是能够丰富金融品类的多样性、降低金融产品进入门槛,如最近比较火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抵押资产进行借贷,无需任何准入;也可以通过为市场提供流动性而获得收益;这些产品能对一些金融细分领域进行补缺。”

如果越来越多的传统金融机构能够入局,一方面会促使政府进行合规化监管,完善相关法规、确立链上金融的行为边界等;另一方面也表现了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资产开始朝真正成为全球资本结构的一部分迈进。

周新健认为,“传统机构接受并使用区块链技术体现了区块链技术在解决金融信用问题、降费增效方面确实具有其优越性,这会为区块链技术与金融业务的结合带来更多尝试,两者不断融合才能给区块链技术带来更多的应用场景。”

区块链资讯发布在区块链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