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国际结算银行白皮书《数字时代的中央银行和支付》~ 支付系统关键问题

2020-07-10 阅读量 4388
摘要:6月24日,国际结算银行发布白皮书《数字时代的中央银行和支付》。这份白皮书是国际结算银行6月30日发布的年度经济报告中第三章,提前将其单独发表,由此可见对内容的重视。本章共分为三大版块:货币和支付系统

6月24日,国际结算银行发布白皮书《数字时代的中央银行和支付》。这份白皮书是国际结算银行6月30日发布的年度经济报告中第三章,提前将其单独发表,由此可见对内容的重视

本章共分为三大版块:货币和支付系统的基础,支付趋势和政策,最后对未来的支付进行了简短的讨论。针对白皮书内容,我们为大家带来系列解读,共同探索技术为支付系统带来了哪些令人兴奋的机遇,中央银行又将如何利用这些力量来实现共同利益?

  关 键 要 点  

  • 中央银行在维护支付系统的安全和完整性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他们为货币和支付的稳定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 数字创新正在从根本上重塑支付服务的提供。各国央行正在拥抱这种创新,他们促进互操作性,支持竞争和创新,并运营公共基础设施——这些都是方便获取、低成本和高质量支付服务的必要条件。

  • 在数字时代依然至关重要的央行,自身也在不断创新。特别是,央行数字货币(CBDCs)可以促进私营部门中介机构之间的竞争,为安全和风险管理设定高标准,并为支付领域的健全创新奠定基础。

 支付系统的关键问题

在前章支付系统基础篇中,报告解读了货币及支付系统的基础、演变及发展。可以看到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支付系统经历了一次彻底的变革,新的支付方式和创新正逐步成型。尽管这些发展带来了挑战,但央行在支付系统中的核心作用仍然存在。本章将继续为大家解读支付系统的关键问题,这将影响各国央行如何推行系列公共政策。

获得、成本和质量

今天的支付系统和其他大型(数字)市场一样是多样化、复杂的,亦是长期发展的结果

先拿零售和大宗支付系统来说,它们之间有着巨大的区别:零售支付占总支付数量(即交易数量)的90%但不到总值的1%大宗支付系统有着频繁但不连续的特点。

在零售支付方面,自1950年以来,许多国家采用了电子支付,并能看到信用卡和借记卡的快速增长,自动柜机(ATM)被引入,基于网络和移动支付的出现,以及近年来提供电子支付服务的大型非银行提供商的加入。由此,信用卡和电子货币支付的全球价值上升,而取款和支票的全球价值下降。总的来说,大约90-95%的现金提取和零售电子支付是国内的。虽然所有这些发展都加强了支付服务,但某些缺点是显而易见的


获得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获得支付服务的机会有所增加,但还远远没有普及。

获得基本账户的机会一直在增加,特别是在南亚(如印度)、东亚(如中国)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然而,要向所有人提供交易服务,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由于缺乏交易账户,全球17亿成年人和数亿公司只能依靠现金支付。低收入个人、妇女和小企业仍然很可能得不到正规的支付服务。即使在发达经济体,一些群体也无法获得银行账户和相关的支付选择,有近一半的美国黑人和西班牙裔家庭没有银行或银行存款不足。在欧洲,10%低收入家庭没有银行存款。在一些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中,只有不到一半的公司有账户,并缺乏获得正规支付服务的机会,例如向供应商和雇员支付及接受客户资金,这阻碍了企业获得信贷等其他服务。


成本

零售支付的成本相对较高,并且受支付方式竞争程度影响。

不同支付工具的处理成本不同。现金、借记卡和信用卡都涉及不同的前端成本,即在柜台处理付款交易所产生的成本。现金还需要后台处理。对于借记卡和信用卡,几乎所有的处理成本都是“商户服务成本”,即商户向发卡银行、收单银行和信用卡网络运营商支付的费用。

总体而言,信用卡支付占主导地位的零售支付对用户来说往往更为昂贵。对于金融机构和信用卡网络来说,信用卡支付是一个利润丰厚的收入来源。这两个特征都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这些机构将支付作为竞争护城河。在银行净息差较高的地区,国内支付收入与GDP之比(粗略成本指标)更高,说明了缺乏竞争

实际上,卡片支付网络通常需要三到四方来处理交易,并从中收取各种费用,有时甚至不透明。这些费用包括银行间的交换费和到卡网络的许可费。即使是跨卡,收费差别很大。高级卡为用户提供了额外的优惠,特别是收入较高的用户。这些成本对终端用户并不总是透明的,即使透明化,激励错位意味着支付方式的选择没有考虑系统整体效率。虽然已有一系列措施来降低卡支付费用,但小型公司和低收入用户的成本往往更高。

此外,跨境支付不仅缓慢、不透明,而且成本较高,汇款等价值较低的支付就是最好的例子。现金转账是最昂贵的,这既反映了处理成本,也反映出在现金是唯一选择的地方缺乏竞争。成本也因涉及公司的数量和类型而异。大多数跨境支付都是通过代理银行网络进行的。以这种方式转账的汇款最贵,约占汇款总值的10%,而通过汇款运营商(MTOs)汇款的成本几乎仅一半,约为总值的6%。非洲等汇款渠道较少的地区面临着高于平均水平的汇款成本,这使最贫困地区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


质量

最后,在便利性、透明度和速度方面,支付服务的质量还有待提高。尽管对实时支付的需求更大,但跨境银行转账等方法通常需要数天的时间才能结清和结算。诚然,在国内,许多国家正在实施新的零售系统,这些系统提供几乎即时的执行和连续的可用性,有些甚至是24小时服务,但它们并非普遍可用。总体而言,支付服务的质量仍低于不断变化的客户期望。

Covid-19大流行突出了在支付方面取得的进展和仍然存在的不足。虽然实体店和网上购物中使用非接触式支付的能力支持了经济活动,然而,数字支付仍然不够方便,也不便于所有人使用。目前为改善这些情况所作的努力,包括允许对弱势群体进行支付,可以加强金融包容性

产业组织:支付中的网络效应

要找出最有希望的政策来解决上述缺陷并改善支付状况,关键在于了解它们的产业组织。支付是在复杂的市场中进行,会引发网络效应和系统参与者之间的互动。这些网络效应和相互作用可以影响鼓励竞争和创新的政策设计,并有助于阐明中央银行可以发挥的重要作用。

网络效应:也称为网络外部性或需求侧规模经济,是指在经济和商业中,描述商品或服务的额外用户对产品价值的影响。当网络效应存在时,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会随着用户的数量而增加。

在支付系统中,这些效应的产生是因为使用特定支付网络的人越多,其他人加入的吸引力就越大。数字平台以一种特别强烈的方式表现出这样的特征。

然而,网络效应可能是喜忧参半。虽然它们自然会带来经济收益的良性循环,但也会增加主导企业出现的风险,这些企业破坏竞争,给社会带来成本。政策上的挑战是在保证收益的同时避免成本。

支付系统是一个网络,参与者分为两类:非银行支付服务提供商(PSP)和用户。PSP之间相互竞争,但这种竞争是在复杂的交互中进行的,这些交互会带来微妙的权衡。在这种情况下,核心基础设施的公共供应对于协调相互竞争的政策目标很重要。它可以让网络效应蓬勃发展,同时促进一个有竞争力的公平竞争环境。中央银行通过提供支付结算账户来履行这一职能。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央银行在提供关键的公共利益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个形象的比喻:城市集市

这里潜在经济学的内涵,可通过一个城市公共广场中集市的例子来理解。城市广场提供了一个公共空间,卖家可以在那里摆摊,顾客也有机会探索和品尝各卖家的商品。这样的市场是一个在卖方和买方之间具有正外部性的网络,越来越多的买家来这个市场使它对卖家更有吸引力,反之亦然。

这些市场可以在保持竞争的同时,在参与者之间产生溢出效应。同类卖家可在价格和质量上竞争,当有摊贩出售不同的商品时,他们都将直接受益于新买家的到来。例如,奶酪商会吸引奶酪买家,但这些奶酪买家也是蔬菜卖家的潜在客户。这样一来,卖方实际上可以从其他卖方的存在中获益,即卖方之间存在所谓的“战略互补性”。

此外,城镇集市可受益于有助于创造公平竞争环境的公共基础设施。公共广场上的城镇集市可以看作是一个公共提供的平台,服务供应商和用户可以在这里自由互动,获取经济效益。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人为的障碍或其他阻碍买卖双方互动的障碍被消除。然而,卖方将受到最低标准的约束。经营这个市场的政府部门还会制定营业时间、摊位组织、价格透明度以及食品质量和安全等方面的规则。

支付系统就像这个城镇集市。蔬菜卖家和奶酪卖家对应PSP,买家对应支付服务的用户。从这个类比可以看出,支付系统中PSP和用户之间的网络效应是显而易见的。一个巨大的潜在用户群吸引了那些希望迎合用户需求的PSP,而丰富的PSP选择将吸引更多的用户。此外,提供类似产品的PSP也将在价格和质量上展开竞争。

中央银行:复杂市场下的权衡

就像城镇市场一样,支付系统也可能受益于公共基础设施。在这里,中央银行可以提供支付系统的核心基础,以促进用户的经济收益,并制定技术标准、营业时间和其他规则,例如支持或要求使用通用寻址标准、数据共享的开放API和其他元素,以确保竞争的公平竞争环境以及PSP之间的互操作性。

然而在支付环境中,通过数据-网络-活动(DNA)循环,竞争的本质转变为了平台之间的竞争。拥有可扩展性和广泛用户群的大型、成熟的数字平台的公司之间的竞争,可能会有利于占主导地位的企业,或少数能够迅速在支付领域取得市场影响力的主导企业。

大型科技和金融科技公司的核心战略集中在技术创新和个人数据上对现有的PSP构成了重大的竞争威胁。他们的数字平台体现了网络的传统特征(即网络外部性、规模和范围经济性、构建网络的固定成本大、增加新用户的边际成本低)以及附加功能。拥有大型数字平台的公司可利用其平台聚集大量数据,以进一步针对为其提供服务,由于其技术的跨服务性质,还可为用户提供了极大的多样性,并在利用数据,在不同活动之间建立联系。由于广泛的用户基础,支付服务变得很简单,乃至跨越服务和物理边界

正如国际清算银行 (BIS) 曾在2019年年度经济报告的第三章提及:科技巨头的进入在金融稳定、竞争和数据保护之间提出了新的复杂权衡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维护公平竞争和提高支付效率,国家当局之间乃至国际上的协调至关重要,可能需要中央银行央行采取多种角色相结合的政策,我们将在下章介绍。

作者:能链科技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凤梨小秘书(微信号:fenglica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