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2021,中国比特币矿工正在主动“边缘化”?| 巴比特年终特稿

2021-01-07 阅读量 4560
摘要:过去十年,在加密货币矿业,诞生了太多的传奇人物。比如,南瓜张,也就是中国矿业第一股嘉楠科技的创始人张楠赓,他以一己之力打造了世界上第一台比特币FPGA矿机和第一台Asic矿机。比如,吴忌寒和杨作兴,前

过去十年,在加密货币矿业,诞生了太多的传奇人物。

比如,南瓜张,也就是中国矿业第一股嘉楠科技的创始人张楠赓,他以一己之力打造了世界上第一台比特币FPGA矿机和第一台Asic矿机。

比如,吴忌寒和杨作兴,前者不仅第一个翻译了比特币白皮书,还创立了巨无霸级别的矿机企业比特大陆。后者则以后来者的姿态建立了足以竞争第一的神马矿机。

比如,神鱼、潘志彪和许昕,前面两人创立了今天全球第一、第二的比特币矿池鱼池和币印矿池,后者则创造了以太坊第一大矿池星火矿池。

在四川、新疆和内蒙,一群“无名”的矿场主则控制着全球超过一半的比特币矿场。

活跃在加密货币圈的很多大佬也都来自矿业,江卓尔、朱砝、杨海坡、庄重……

2020年之前,这些开拓者打造了比特币在中国的璀璨历史。让我想到了茨威格的著作《人类在群星闪耀时》。从矿机迭代到比特币分叉,从比特币网络更新到比特币产量减半,中国矿工一直站在全球加密货币主舞台的C位。

但,2020年是一个分水岭,中国矿业的这些巅峰人物,似乎正一个个退出加密货币的话语舞台。期货巨鳄、投资大佬、DeFi大神等一系列新人物成为加密货币世界的风向标,引领着全球的话语权。

这是不是说,矿业越来越不重要了?被边缘化?我更愿意解读为,加密货币的时代变了,加密货币进入了新的时代,矿业也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这是一个矿业记者的2020年观察,很个人化,不知你是否认同?

时代转折,比特币矿工“退居幕后”

这两天在做2021年矿业报道规划,突然觉得2021年矿圈可能极其无聊。

没有了减半,没有了分叉,没有了比特币底层网络的频繁更新,比特币矿工们,还有什么机会站上历史舞台的前台?好像2021年唯一的规定动作就是丰水期和枯水期的转换,可这就跟台风的报道一样,年年一个样。

突然有种矿业即将被边缘化,至少正在远离话语中心的感觉,为什么呢?我想到了2个原因。

1、比特币越来越稳定,矿业成为价值网络的守护者。

接下来四年,可以预见,比特币没有了减半,也不太可能出现分叉,比特币基础网络将越发稳定。

闪电网络?虽然一直在开发,但整个2020年闪电网络几乎没有声音,可以说,有了以太坊的Layer 2,闪电网络的价值已经今非昔比,看空者直接可以来一句:没有意义了。

唯一的大升级或许就是Taproot,它改善比特币网络的隐私性、可扩展性、灵活性和网络速度。而且会带来一次软分叉,但这真的没有多少人会关注。

这可以对比下以太坊,一方面,2021年以太坊将逐步从POW切换至POS,底层代码持续更新,而社区又不断分裂,硬分叉都在所难免。另一方面,DeFi突飞猛进,流动性挖矿愈演愈烈。可以说,以太坊将毫无悬念的引领整个2021年。

2021年,或许比特币将成为金融机构可配置的资产,那里有无数动听的故事,可那不是矿工的舞台。

矿工是比特币网络的维护者,而没有了悬念和故事的底层网络新动态,基本也就没有了矿业从业者表演的舞台。

2、拥抱新基建,比特币矿业转型,它会“去币圈化”吗?

2020年7月,我去了一次四川成都,见到了全四川最大的一座水电矿场,投资总额达到了1.8亿人民币,建设用地52.8亩,计划机房15栋,预计可实现30万千瓦负荷。

人站在机房下,那种震撼无法用语言形容,以最大的一栋机房为例,它大概有5-6层楼高,长度在百米以上,整个墙面都是一个个圆型风扇,嗡嗡的响声震耳欲聋。

同行的一个搞房地产的小姑娘说:“我就是来看看,比特币背后到底是什么,今天我见到了,我选择相信。”

我也相信,如果你亲眼见过矿场,看过那时刻不停闪着微微绿光的矿机,你就会相信,在虚拟的加密世界背后是一个巨大的可观可感的产业。有人负责制造最新最强的矿机,有人负责建设巨大的矿场,有人负责运营它,机器坏了有人会维修它。

2020年以来,水电消纳园政策正在雅安、甘孜、乐山等地逐步落地,这意味着政策的逐步放宽,这或许是矿业最好的消息。

如果你对2020年的矿业活动有印象,那么你就会发现,矿业的人喜欢讲新基建。

印比特联合创始人朱砝就说了,目前的矿业存在不合规的那一面,但并非所有环节都不合规,而新基建给矿业带来的最大影响是在合规的前提下,将新基建的资金引入到矿业。走向合规是矿业发展的大趋势,从用电、矿场建设,到消防、环保、土地、纳税的所有环节都将合规。

今天,有不少比特币矿场在谋求融资,甚至有矿场正在谋求上市。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因此,与其把它想象成比特币工厂,不如把它想象成区块链世界一个个算力中心。这是一个广阔的蓝海市场。

虽然,矿业从业者无法抹去比特币的标签,但矿业这个行业确实越来越像传统产业了。去币圈化,安安稳稳的挖矿、赚钱,闷声发大财,这可能是矿业从业者的普遍心态。他们需要在公众面前发声吗?不需要。这是我2020年最大的感受。

2021年,2件矿业里值得期待的事情

1、矿业大佬是否重出江湖?

2020年,矿业最大的焦点就是比特大陆的创始人纷争。吴忌寒因此淡出舞台,很多人在公众视野里最后一次见到他是2020年4月份,那是在比特小鹿主办的421丰水节上,吴忌寒当时说,希望市场再给比特大陆一个机会。

年底,纷争终于告一段落,有传闻称,比特大陆开启大分拆,比特大陆回到詹克团手中,吴忌寒则带着BTC.com、比特小鹿、海外矿场业务等离开。

另一边,神马矿机杨作兴陷入官司之争后COO陈建兵站上台前。遥想2019年在成都的算力峰会上见到杨作兴,他金句跌出,频频引来台下矿工的热烈掌声。2020年的神马矿机也是光环不在,但随着海外市场的逐步开拓,2020年的出货量已经和比特大陆不相上下。

再看嘉楠科技,上市之后公司也发生了“夺公章”的闹剧,张楠赓继续低调行事,而擅长处理媒介业务的孔剑平离开创业。

2021年来临,比特币矿机一机难求,期货矿机都已经卖到了年中。我们或许可以期待的是,随着各自公司的风波平息,意见领袖们或许又将重出江湖,到时候,不知道他们能否发出来自矿业的声音。

2、海外势力崛起,中国矿业如何守好江山?

2020年9月,哈萨克斯坦头部矿场Enegix的工作人员通过推特找到巴比特,说,能不能向中国矿工介绍下哈萨克斯坦的矿业情况。

于是,通过一篇专访,我们揭开了这个中亚国家的矿业神秘面纱。很少有人知道,哈萨克斯坦的比特币哈希率占全球的6.17%,这让它位列全球第四,仅次于中国、美国和俄罗斯。 具体而言,从2019年9月至2020年4月的7个月里,哈萨克斯坦的比特币算力增长幅度为334%,领先全球。

2020年,一个非常大的感触是中国矿工的出海以及海外企业入局挖矿。比如成都的一次算力大会上,神马矿机的Sully Yu就告诉我,神马的海外订单快速上升,包括北美和欧洲,占比约40%。

最近,这类新闻就更多了,包括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第九城市、Marathon 、Core Scientific ……听过或者没听过的企业,都在布局矿场,购买矿机。

此前,矿机的买家是中小矿工,大家都想快速回本,热衷于计算回本周期。今天,矿机回本周期已大大拉长,大资本入局,资本看年化收益,等于说计算的基础变了。资本看重长周期挖矿,而未来是规模化、集约化、精细化的挖矿世界,快速回本的期望是不切实际的。

从加密金融到加密矿业,美国都开始冲锋在前。今天的中国还是比特币矿业的绝对霸主,2021年这个趋势会不会改变?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值得期待。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