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盘点比特币、以太坊等各大主流币的最新筹码分布

2020-02-24
摘要:Coin Metrics最新报告对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等主流币的持币地址进行了分析,给出了最近的筹码分布图谱。

编译:小葱区块链

来源:coinmetrics 

编者注:本文作了不改变作者原意的删减。

Coin Metrics最新报告对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等主流币的持币地址进行了分析,给出了最近的筹码分布图谱。

比特币

比特币最初由几个人持有,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分配到数百万个不同的地址。

比特币巨鲸地址(持币量至少占总供应量的千分之一)的持币量占总供应量的比例在2011年2月达到了33%的历史峰值,截至今年2月,这一数字已降至11%。相反,自2011年以来,余额在BTC总供应量的千万分之一及以下的小额地址的持币比例则一直在稳步上升。

2011年底至2013年初比特币大幅上涨期间,大型地址持币曾出现过大幅的下降。此外,2018年12月出现的一次大型地址持币下降可能是Coinbase重新分配其冷钱包所致。

来源: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以太坊

与比特币不同,以太坊最初是以众筹方式分配ETH。ETH开始的供应高度集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更加分散。

大户地址(至少占总供应量的1/1K)的百分比占比在2016年7月达到约60%的峰值。随着ICO泡沫在2017年底至2018年初破灭,这些大型地址所持有的数量显着下降。到2020年2月近期,这些大型地址持币量约占ETH总供应量的40%。

持有数量较少的小型地址(占总供应量的1 / 100K及以下)所占百分比一直在稳步增长。

来源: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莱特币

在2013年12月价格飙升前的一整个2013年,以及2018年1月价格飙升前的一整个2017年两个时间段,莱特币LTC的大户地址(至少占总供应量的1/1K)的持币量出现了多次下跌。

有趣的是,相对于比特币巨鲸地址持有的11%占比,莱特币巨鲸地址仍持有近46%的供应量。

来源: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BCH和BSV

BCH在比特币分叉时继承了比特币的筹码分布,但是和比特币不同,在时间的推移中,BCH的大型地址持币量更加集中了。

2017年8月,当BTC分叉时,约有14%的BCH供应由大型地址(至少占总供应量的1/1K)持有,截至2020年2月,大型地址持有约29%的BCH。

来源: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持有BSV供应量的1/1K的大型地址占比一直相对持平,除了2019年2月的大幅下跌和2019年6月的突然增加这两次异动外。2018年8月,当BSV从BTC分叉时,这些大型地址约占BSV供应量的26%。截至2020年2月,它们持有约24%的占比。

来源: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Ripple和恒星币

瑞波币和恒星币都是基于帐户的链,并且都有一个持有大额供应量的官方基金会。XRP有大约85%的供应量由大户地址(至少占总供应量的1/1K)持有。

95%的XLM供应量由大户地址(至少占总供应量的1/1K)持有。这主要是因为恒星发展基金会(SDF)拥有XLM供应的一半以上,它目前拥有29.4B XLM。除此之外,SDF最近销毁了XLM总量的50%,使总供应量下降至50B。这些已销毁的XLM仍在链上显示,因为它们被送了一个销毁的地址上,因此被计为供应分配的一部分。

来源: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Tether

Tether是最大的稳定币,它已经在多个区块链上发布了代币。对于本分析,分别查看USDT-Omni,USDT-ETH版本。

这三个版本的Tether最初的集中度都是100%的,随着时间推移,USDT-Omni和USDT-ETH变得越来越分散。这可能是一个信号,说明它们正被用作交换媒介,这将解释为什么供应量从持有大量余额的地址流向持有较小余额的地址。

值得注意的是,USDT-Omni的分配趋势在2018年1月大盘价格泡沫前开始逆转并变得更加集中。

来源:Coin Metrics Network Data Pro

由此分析,BTC和Tether这样的资产分配的增加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这些资产可能正在得到实际使用,个人用户正越来越多地开始使用这些硬币。

作者:小葱区块链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凤梨小秘书(微信号:fenglica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