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链接财经】专访Clipper数币银行刘震:DeFi多是口号,CeFi才是未来

2019-09-17 阅读量 329
摘要:9月22日将在深圳召开Clier数币银行的全球发布会!

链接财经
——区块链接世界。


随着比特币价格重回1万美金,币市又开始重现生机。年初的IEO 让大家兴奋了一阵,但之后的“模式币”又让币圈被资金盘攻陷。曾经高谈阔论的“共识”和“自治”在盘圈套路面前不堪一击,“去中心化”的乌托邦也沦落为空气币的遮羞布。数字货币的应用到底是什么?币圈的下一个风口又在哪里?成为币圈众生共同的迷茫与期待。

 

去年小编听人讲“币就是用来炒的”,当时嗤之以鼻。但回头看去,似乎金融的确是币圈至今唯一的落地应用。随着币市回暖,BTC表现超越了大多山寨币,已经占70%的数币总市值,交易所平台币的比重也在快速上升。但BNB,HT,OKB等几个头部交易所的平台币已经被IEO拉得挺贵的了,下一个数币黑马或许就会出现在数币金融的风口。

 

经过一番调研,小编发现了CCCX,它是Clipper数币银行的平台币它在2018年5月首发,不但熊市没死,还通过数币对冲基金逆势发展,并利用独创的“红利模式”起死回生,今年暴涨了几十倍,如今已经进入数币市值前50,来头的确不一般。但小编不是搞金融的,利息也分不清红白,所以带着对Clipper数币银行的好奇,小编联系采访了其创始人刘震先生。

 

Clipper数币银行创始人刘震


刘震先生是Clipper数币银行的创始人兼CEO,也是HKBA 香港区块链协会的创始人兼共同主席。


1987年刘震先生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90年去美国深造,获得物理和计算机双硕士学位。1995年刘震先生在著名量化对冲基金 D.E. Shaw & Co 开始华尔街生涯, 随后在Bank of America、UBS,及 Brevan Howard 等担任对冲基金经理,成绩卓著。2009年刘震先生出任易方达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总经理,2010年发行并管理了中国首支对冲基金。2015年刘震先生创建蓝海智投,成为中国首家智能投顾。2017年创立CCC数币投行,为数币市场提供专业金融服务。

 

记者:熊市中多数“去中心化xx”都成空气币了,为什么CCCX 可以起死回生呢?


刘震:多谢认可!俗话说,温故而知新,那我就先介绍一下CCCX的由来吧。其实我们2017年初就进入币圈了,8月在ico.info上第一次进行ICO,半小时就融了近8百万美金的BTC+ETH+EOS。可惜94紧随而至,我们也只好退币。2018年3月在香港重新私募,5月14日 CCCX 在 Coinsuper 首发,6月份成功登陆 FCoin。2018年4月开展了数币对冲基金业务,随着币圈进入深熊,下半年基金规模迅速增加,并依靠管理费开始盈利。2018年11月与香港 Axis Capital 合作申请了香港证监会的数币资管9号牌,目前进展顺利,有望成为香港第一批合规数币资管机构。2019年4月开发了比特币挖矿业务,现在成为一个重要业务方向。2019年5月14日上币周年日,推出了 Clipper 数币银行,并开启了“红利计划”,币价也从熊市底部暴涨了几十倍,比私募时也涨了5倍,如今已经进入数币市值前50了。

 

记者:这段历史很精彩!但我还是不太讲明白“红利模式”,可否详细介绍一下?


刘震:Clipper数币银行采用CCCX作为平台币,并给持币者发放红利。目前每1万CCCX每年享有100USDT的红利,每天自动发放在用户的Clipper账户中。现在1万CCCX的市价在2000人民币左右,每年红利100USDT折700人民币,红利率就是红利除以价格,大约35%,红利的收益非常可观。

 

当然CCCX的币价随市场有涨跌,但因USDT的红利是确定的,它给币价奠定了一个价值基础。假如币价下跌到1万CCCX 只有1000人民币,红利率就会高达70%。这时市场上就会有聪明人趁机抄底,于是币价也会自然回升。这就是为什么“红利模式”给CCCX的币价兜了个底。

 

记者:“红利模式”与现在流行的POS Staking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其他项目不发USDT红利呢?


刘震:道理很简单,因为Clipper 数币银行可以通过投资赚钱,以分红的形式与持币者分享业务发展的成果。目前市场上有很多钱包和项目方做POS Staking,分给大家的是项目的代币,看起来代币的数量在增加,实际上并没有价值保障。例如锁仓到期后项目方给20%的奖励,意味着你拿到了120%的币。但如果锁币期间币价跌了20%,你的数币的法币价值变成了原来的120%*80%=96%,还亏损了4%。现实情况可能跌的更惨,而且暴跌期间你还无法减仓止损。如我前面解释的,只有用真钱发的红利,才会给数币奠定一个价值基础。

 

者:Clipper 发红利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是否可以持续?


刘震:我们的主营业务主要有三块:数币资管,数币银行,和项目投资(包括比特币挖矿)。数币资管是我们的核心业务,有多种数币对冲基金和多个机构数币专户,可以收取管理费和业绩提成。数币银行为客户提供汇兑存贷等商业银行服务,靠存贷差和服务费盈利。项目投资目前主要聚焦于比特币挖矿产业,这是一个相对长期但投资容量较大的方向,随着币价上升成为我们至今最盈利的项目。我们会根据资金的预期收益及久期配置在不同业务线上,即可以保持流动性,又可以提高收益。Clipper 能够穿越牛熊持续盈利,并以美元红利的形式与持币者分享,是目前大多数区块链项目做不到的。

 

记者:Clipper数币银行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刘震:Clipper数币银行作为一个全新的数币金融生态,可以为用户提供数币支付、兑换、存贷、理财等一站式金融服务。其实Clipper 的商业模式与传统银行非常类似,只是基础货币不再是人民币和美元,而是BTC,ETH,USDT等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是一个自由金融市场,在繁荣创新的同时也会良莠不齐,如何建立一个良币驱逐劣币的信用机制成为持续发展的关键。Clipper数币银行努力建立商业信用,为存贷双方提供一个可靠的信用中介,让有剩余资金的人放心存币挣利息,也可以为需要资金创新的人提供风险资本。这就是为什么商业银行在现代经济中起到核心的作用,我们认为这也是数币市场下一个风口。

 

记者:可以介绍一下Clipper 数币资管的业务吗?


刘震:数币资管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基金,但这里是以数字货币为本位的。Clipper 数币量化对冲基金业务是2018年初开始的,下半年随着熊市的加深,多数人不再投项目,而量化对冲基金以其持续稳健的业绩,规模逆势扩张。我们也开始靠管理费和业绩提成盈利,团队以此熬过了币市严冬。

 

2019年随着币市的回暖,我们也应用户需求陆续推出数币宏观对冲基金,和比特币杠杆基金。目前数币基金无论从业绩,规模,种类都在业内名列前茅,也受到了广大用户和同行的认可。对于高净值客户和数币机构我们提供数币专户理财服务,可以根据客户风险收益需求定制投资策略。专户的门槛比较高,为100BTC,也欢迎有需求的朋友联系我们。



记者:听说Clipper 是最早在币圈推出数币对冲基金的公司,可以详细介绍一下吗?


刘震:Clipper数币资管的核心业务是数币量化对冲基金。我们采用多种数字货币对冲策略,投资多种主流数币现货,并利用相关衍生品保持对数币市场的中性,以获得长期持续稳健,高投资性价比的绝对收益。自从2018年初我们推出量化对冲之后,无论牛熊都取得了持续稳健的业绩,费前年化收益超过50%,费后超过30%,夏普率超过4。目前量化对冲已形成主打产品线,有BTC,ETH,EOS,USDT等多个本位基金。

 

记者:为什么量化对冲能在熊市盈利,有什么神奇的量化策略吗?


刘震:我们团队凭借过去十几年的华尔街对冲基金理论基础和实战经验,打造了一套数币数币智能投研系统 Quantum Leap (量子跳跃,是我给起的),其中包括价格采集清洗,模型研究,回溯测试,算法交易,业绩归因,风险控制等多个功能模块。我们采用的数币对冲策略多数是借鉴传统金融市场对冲策略,例如期限套利,统计套利,CTA等,根据数币市场的特殊情况进行改进,实践证明是非常有效的策略方向。

 

记者:麻烦介绍一下你们团队。


刘震: 我们投资团队来自原易方达量化团队和蓝海智投的投研团队,有金融市场知识和实战经验的精英,有奥数竞赛金牌得主,有国内外名校的数理尖子。对冲基金是个零和市场,只有最聪明胆大的团队才能获取Alpha。

 

随着Clipper数币银行业务的突飞猛进,我们也在快速扩招,投研,技术,产品,市场、营销,欢迎所有聪明能干有志向的朋友加入我们。



记者:最近连币安推出币安宝,似乎大家都在看好数币金融这个方向?


刘震: 是的,目前很多交易所都在往数币金融的方向努力,比如像币安的“币安宝”,OKEx推出的“余币宝”,SilkTrader的“理财通”和“活期宝”等,都支持BTC、USDT、ETH等主流币种的理财产品, 也都是CeFi。

 

Clipper 的优势是凭借自主投资团队,充分保障产品安全,同时收益也全面超越币安,OKEx,欢迎大家进行比较。

 

记者:前些日子DeFi的概念很火,刘总怎么看?


刘震: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实质是货币的去国家化,例如Facebook 要发的Libra 就是去国家化货币最好的例子。但去中心化不等于去中介化,经济学的规律在数币市场照样成立。数币价格的发现需要交易中心,例如交易所;数币投资信息不对称需要专家与基金经理的帮助,例如券商与基金;数币存贷需要通过信用中介,例如数币银行,才有可能把风险规避的存款转化成可承担风险的投资。

 

举个例子,BTC是去中心化的,任何两人之间都可p2p交易,但BTC的价格则需在中心化的交易所通过买卖博弈而决定;数币市场种有几千种数币,多数人投资时无法决策,需要寻求专业分析师和基金经理的意见;通常存款人不希望承担风险,但借款人总有违约的可能,无抵押数币借贷无法达成,而抵押借贷的资金效率非常低,这时就需要数币银行作为信用中介,以较低的利息吸储并以较高的利息贷出,以所得息差利润覆盖坏债,以保证存款的安全偿付。

 

目前DeFi的推动者多以技术导向,但缺乏基本经济学常识,预计多数项目会以失败告终。如同不懂物理学原理,无论多么心灵手巧的工匠,也无法做出永远转动的永动机。

 

记者:为什么目前大家嘴上都在讲DeFi,而做的多数是CeFi呢?


刘震:如我刚才讲过,目前DeFi项目多以技术导向,但缺乏基本经济学常识。目前比较有名的DeFi项目,例如 MakerDAO,Compound都只能提供抵押贷款,抵押额最低是贷款额的1.5倍,但为避免爆仓通常是3-4 倍,导致资本利用率非常低。目前DeFi还无法提供信用贷款,而这是现代金融市场最重要的功能之一。

 

所以目前真正做数币金融的机构,例如币安、OKEx、火币这些主流交易所,逐渐开始提供包括资产管理、借贷、交易等全方位服务,而绝大多数都是CeFi。其实大家都明白,技术如何进步,经济学规律不可改变, 中介机构的需求永远存在,数币金融率先落地和大范围应用的一定还是CeFi。

 

记者:无论DeFi/CeFi,你如何看待数字货币的监管?


刘震:我们的态度是拥抱监管,共创未来。数字货币是自由金融市场,而传统监管是国家垄断,从理念上有根本的不同,两者的摩擦碰撞不可避免。但科技的进步势不可挡,而各国监管机构也在与时俱进。

 

2018年11月1日,香港证监会公布了对虚拟资产的监管框架,我们第一时间与香港Axis Capital合作申请了数币资管9号牌,目前进展顺利,有望成为第一批拥有合规数币牌照的机构。



记者:除了牌照和团队,Clipper的商业信用主要从何而来呢?


刘震:目前数币银行还没有真正的牌照背书,Clipper数币银行的信用策略是通过小额快速的交易与用户建立商业信用,再进一步扩张延伸。其实CCCX红利计划就是这个“小额快速”信用积累的一部分:今天买了CCCX,明早钱包里就能收到红利。自从5月15日红利计划开始,我们已经连续100多天按时给用户发红利,这在币圈里是没有先例的。可以想象一年之后,Clipper 将成为币圈第一家持续一年给客户发钱的机构。而这样长期积累起来的商业信用,将成为Clipper最重要的竞争壁垒。

 

记者:最近Clipper 业务进展如何?


刘震:自从今年5月14日Clipper 数币银行的推出,业务突飞猛涨。至今注册人数已经突破50万,用户活跃度大幅提高,资产管理规模也在迅速增加。我们正在开发一个“聚合交易所”,预期10月份上线,之后会带来新的一波发展。

 

自从我们公布红利计划后,CCCX币价也从熊市底部涨了50倍,是之前私募价的5倍多,总市值已突破1亿美金,进入了数币市值前50。

 

记者:听说Clipper要Pre-A融资了,您觉得现在是数币银行好的入场点吗?


刘震: 目前比特币重回1万美金,传统金融机构正在积极准备进场。Facebook Libra 的推出大幅提高了大众对数币的认知,推动各国监管的进展,并在科技金融巨头之间展开一轮数币军备竞赛。国内央行也在考虑发行数字货币,行业合规化已提上议事日程。

 

我们认为数币金融将成为下一个币圈热点,而目前正是参与者抓紧入场的最好时机。因此我们9月中会在香港进行一轮Pre-A融资,主要面对可以带来战略资源的投资人,以助推 Clipper数币银行抓紧时机巩固扩大先发优势。

 

记者:Clipper近期有什么新的动向呢?


刘震: 9月22日 我们将在深圳召开Clipper数币银行的全球发布会,届时会宣布Clipper的品牌升级,聚合交易所的上线计划,新的一批全球分支机构,更强力的市场推广策略,当然还有Pre-A轮融资进展等,敬请期待。

 

记者:感谢刘总的精彩分享,对Clipper感兴趣的朋友如何进一步了解?


刘震: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下载Clipper APP(链接地址t.cn/RDMRIcs), 如有问题可以联系客服“蓝海Mary”(微信号Clipper_Mary)。感谢您的采访,期待有机会再与您的读者分享。


—— / END / ——



点击这里下载APP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