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8年前:李敖就揭发了龙应台是台独!是骗子!是臭鸡蛋!《大江大海骗了你》

2019-09-06 阅读量 1290
摘要:内容提示:龙应台的畅销书《大江大海1949》成为大师李敖新书的题材,李敖以辛辣的笔触写出了《大江大海骗了你》

内容提示:龙应台的畅销书《大江大海1949》成为大师李敖新书的题材,李敖以辛辣的笔触写出了《大江大海骗了你》,说明《大江大海1949》的错误。李敖在本期节目中指龙应台基本上是一个文化上的台独分子。


凤凰卫视2011年2月8日《解码陈文茜》节目,以下为第一部分文字实录:

陈文茜:先祝所有的观众朋友春节快乐,我们在上一集特别制作了一个专题,大江大海骗了你,新作者李敖,这本新书《大江大海》,我们要一起拿,我跟你讲到美国去最高级的,或者是在法国最高级的法国餐厅,吴淑珍曾经去过,我舅舅曾经被我骗着带我去过,一克是500到800美金,一个人,他上菜的方法就是所有的盘子一起上,然后盖子掀开来的时候一起掀,就是正确的方法,所以我们要这种,来1、2、3,李敖的新书《大江大海骗了你》。那我在上一集曾经说过,其实李敖过去从来没有写过一整本书来批评一个女性。你对女人平常比较宽容,你就骂人家丑,满脸肥肉,我看都是这样嘛。

李敖:不是这样子,我也赞美女人漂亮,好比说一个女人,年纪比龙应台小一岁,就是我的前妻胡茵梦我就不太骂她,因为她写的书,我不太骂她,因为她文字很晦涩,还有她的美女,我也不太骂她。

陈文茜:丑女你就骂吗?

李敖:丑女还作怪,我才会骂,丑人作怪我才骂,否则也不会骂。

陈文茜:那你到现在还没有写书骂我?不值得骂。

李敖:你是美女。


李敖讥笑龙应台 没有比对史料能力

飞去美国抄写蒋介石日记 蒋“不立文字”骗术 骗倒龙应台

陈文茜:老了,完了,跟龙应台一样讨好统治集团,就本节目现在的统治集团。来,龙应台出的这本书籍里头,其实也不止是龙应台,非常多人在美国最近都飞到胡佛,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去看蒋介石的日记,那龙应台也搭上了这个顺风车,大陆有一批研究蒋介石的人,甚至还看了蒋介石的日记以后,出了书平反蒋介石,替蒋介石说话,说在他的日记里头,我们看到我们不了解的蒋介石。

但有另外一群人,打开蒋介石的日记,像任显群的女儿任祥,顾正秋的女儿大哭,在里头写一段她爸爸,就这么几个字,定了他们一家残破的一生,然后骂陈诚,骂一大堆人,叶公超是秦桧,张邦昌是卖国贼,孙科是败家子,孙立人是匪谍,就原来这个人是一个把他身边所有他假装重用的人,统统都骂的一文不值的人。

每个人在日记里头都看到不同的东西,但你李敖,在这本书里头不止是这样的论谈,所以去看过日记的人都是笨蛋,因为蒋介石做坏事的时候是不留文字,不留记录的,你咋说?

李敖:蒋介石做了很多事情,他是我们的文字里面看不到,好比说何应钦跟日本人梅津美治郎签的何梅协定,何应钦说没有这个协定,可是日本人把它当成条约,它就是条约,赖不掉的,蒋介石的很多事情,他是不写的,或者写了以后,他把重点转移,所以我们有没有是错的,事实上是有,而日记里面不记载。

陈文茜: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你在这本书里头,当然我在下面已经看过了,没关系,还是只要摆这本书就好了,再来一次,《大江大海骗了你》,你怎么没有做法国餐厅的做法。就是你特别提到,国民党杀了多少人,可是都找不到蒋介石的手谕。就这个人是绝对不留下文字作为蛛丝马迹让别人可以逮到他的证据,所以现在台湾查二二八,他们说二二八是陈仪,是谁,是谁,是谁找不到蒋介石下令二二八杀人的证据,觉得这太正常了,蒋介石杀人从来都是如此的。

李敖:太正常了,德国也查不出来希特勒杀犹太人证据呀,也没有这个证据,犹太人300万人不见,跟希特勒无关吗?当然有关,可是没有证据。

陈文茜:也没有证据,所以你觉得一堆人飞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去阅读蒋介石日记,把它当一个《良友画报》可以,把它当成史料这个要小心。

李敖:可以看出另外一部分他的性格也可以看出来。

陈文茜:当《良友画报》讲,当《良友画报》看可以,就是有趣。看出他的一面,就是看到他说,他同时再用陈诚,怎么骂陈诚。

李敖:一个人格这样分裂的人,怎么可以作为一个所谓国家的统治者,他就是样分的。

台湾李敖:龙应台臭鸡蛋!


东北人的苦难见证

一是国民党大官关中 一是孙立人部下李鸿

陈文茜:你在这本书里头,特别提到了一个很有名的人是孙立人的部下叫做李鸿,你谈了就是当时东北人,因为东北是国共战争的最早的战场,是从东北四平街那个地方打起的,你提到在台湾当考试院院长的关中,他每次看到你吃饭,他就头低低的,因为他自己非常了解他们家的情况,整个当时东北的状况。

李敖褒奖“曾心仪” 一个白色恐怖年代写“孙案”的女作家

勇敢、机警、文字又妙 一位龙应台从不认识的前辈

陈文茜:然后你特别提到李鸿,就是作为孙立人的部下,李鸿的悲惨,可是这些悲惨,在蒋经国统治的时代,你和一位了不起的女作家叫曾心仪,现在没有人知道她哪儿去了,她在那么严重的恐怖的时代,她就偷偷去访问那些快要死掉的孙立人的老部下,老人也找到他们很机警,然后文字写的非常非常的好。

可是这些人现在都不是龙应台《大江大海》写的范围,当然一本书能够写的有限,但你主要是抨击她,我算起来她和曾心仪年龄是差不多的,两个人是同一年,那你其实提到,其实有非常多重要的史实是《大江大海》里头,最重要的是完全她漏掉,而且是偏颇的。

李敖:那是北京的1949,就是听蒋介石错误政策守长春,最后守不下去了,可是他们一心向往蒋介石,后来被共产党放出来以后,他们回了台湾。

陈文茜:孙立人还去接了他。

李敖:然后就关起来了。

陈文茜:两个月。

李敖:只有两个月,就困了26年,就这样子。

陈文茜:那蒋介石关人家的理由是什么?说你没有死守?

李敖:就是共匪,你是共产党,替共产党做工作。

陈文茜:为什么?

李敖:没有为什么。这是定的罪名,他没有说没有死守,蒋介石自己也没有死守,你为什么离开南京,你一个统治者,一辈子丢掉两次首都,首都南京丢掉两次,你丢不丢人。

李敖举刘玉章之例 谈蒋介石及国民党在逃难前夜

如何牺牲自己子弟兵 龙阅读了刘玉章回忆录 却只谈52军雄赳赳北上

陈文茜:你还特别举了一个人叫刘玉章,你谈了蒋介石跟国民党自己在逃难前夜的时候,就叫别人牺牲,一定要牺牲,要死守,要不然就格杀勿论,然后好让自己逃掉。你提刘玉章的理由。

李敖:刘玉章是在东北营口那个撤退的时候,部队对没有撤出来,后来守上海,安排在第一线,他很机警,就发现很多军车都往回开,他就奇怪怎么回事儿,他就打听发现当天就要撤退,所以他没办法,只好把一部分部队留在前线抵抗共产党,自己就跑着撤退,这个时候呢,船上不去,因为上船很慢,最后很多兵都绑着腿耷拉在船上往上爬,他最后船开的时候,他们用刺刀把你的割断,很多人掉在水里去了。

陈文茜:就死了。

李敖:有一个没掉在水里的老兵,就52军的老兵,他在台北正好替我擦车,我去了他就擦车,他告诉我这个故事,所以我们在刘玉章回忆录里面有看不到这么多悲惨的故事,龙应台看过这本书,可是居然只写了52军那个光荣战士这些内容。

陈文茜:你为什么知道她在《大江大海》提到了刘玉章这本书?

李敖:它不是书,他根据传记文学发表的,她不晓得这本书,所以龙应台在现代史的知识上面非常的薄弱。

陈文茜:她在传记文学里头念到的那一篇文章,她会不知道,当时撤退的时候,蒋介石如何牺牲子弟兵,然后让有一群人在前线打共产党,然后让跟他,以及他自己最嫡系的某几个人好撤退,然而人家要走的,他就把别人杀了,她难道都不知道这个过程吗?

李敖:我想她应该知道,这是常识,她应该知道,可是她不肯写。就像杨虎城的例子。

李敖抨击龙应台 竟然连雷震回忆录也不看!

陈文茜:你抨击龙应台的部分我看到了,你说她连雷震回忆录都不看,这个我很吃惊,因为雷震这批人,如果你今天要写《大江大海》,你有一个自由,就是对我们说,你要写大江大海1949,那雷震这批人,他们跟着蒋介石来,蒋介石是一个坏蛋,可是雷震这些人在当时是个大官,后来他们基本上是自由主义者,这群人他们的很多回忆,他们的很多见证,于是他们被国民党破坏过,他们在这个所有的过程里头写下来的回忆,应该是比较可靠的史料,那你说她的大江大海,她居然不阅读雷震的回忆录?

李敖:这是个典型的例子,雷震一直帮着蒋介石,最后守上海的时候,他也帮忙,最后来台湾的时候,我们在逃难,他家里的、小轿车来两辆。不过雷震到台湾来了以后,开始反省,他说我的房子越住越小,汽车越坐越大,他开始公车,他有反省,可雷震做了十年牢出来以后,他居然还上述给蒋介石,还对蒋介石有希望,希望成立中华台湾民主国,所以我在说雷震的牢白做了,做了十年牢以后,头脑变得这么坏。

可雷震这种人的反省是1949年大江大海的大题目,龙应台应该发掘这种题目,来前因后果的给大家串在一起来发挥,她都没发挥做到这一点。所以雷震的一个特色就是,他真正的反省了,国民党过去在大陆做了什么错事,做了什么坏事,我到台湾来反省,可这里面最成功的于海国。

陈文茜:所以这个你觉得,你在这本书里头,当年最重要的就是说,龙应台她的整个1949里头,你认为她是讨好蒋介石,一口咬定她是讨好蒋介石?

李敖:没错,因为她最后肯定了什么东西呢,你看到没有,基本上龙应台是一个文化上的台独分子。你仔细看她,她是个文化上的台独分子。可是在整体上面,她是国际派的,她是相信美国的,相信德国的。

陈文茜:这点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觉得她不是文化上的台独分子,因为她在香港跟左派会,她在大陆的时候,她是台独分子,在台湾的时候她是中国人,你为什么不争气,然后拥抱右派,在香港的时候她是跟左派的人在一块的。她有她的聪明。

李敖:不错,可是她香港也不是真的左派啊?

陈文茜:我要讲的就是说她有她的聪明,所以她可以今天建立龙应台这个品牌,不是你讲的这么简单的一种方式。她其实是有一套在各个不同的场域里头。

李敖:伊索语言里面蝙蝠的那种身份,又是兽又是鸟,又是兽长的像老鼠,可又是鸟,又会飞,她就属于这种类型的人。

陈文茜:在台湾她不批判统治团体,在北京的时候,她变成了台独分子,然后在香港的时候,她是左派,在台湾的时候她喜欢捧钱穆这种右派,台湾不会有一个左派看得起她。

李敖:当然美国是什么,你到了美国,到了欧洲是什么。

李敖点出龙应台“1949搬黄金”的表面动人文字叙述

骨子里却是胡抄美国野史“宋氏王朝”

陈文茜:这个李大哥最近出的新书叫做《大江大海骗了你》,《大江大海》在台湾卖的非常好,但是你一开始就点破你说卖的好,不是好书就不是好书,不是史料就不是史料,拍统治者马屁就拍统治者马屁,可能很多读者并不觉得她在这本书里头拍了蒋介石的马屁,他们只觉得她写了那个大时代的悲剧,李大哥你觉得这个现象?

李敖:这就是她的技巧,她的真相不露出来,可是技巧上面处理的很好,所以她不动声色的做到要做的目的,就被我把它点破了而已

陈文茜:在这本书里头有一段也是我看了有一点吃惊的,这个是我自己的,没有告诉龙应台的,因为她谈到国民党怎么样搬黄金,因为这是很容易找到的史料,就是像我这种,不用你这个大师,我小师,李敖大概他的妈妈就知道国民党当时怎么样,蒋介石叫蒋经国分几次从国库里头中央银行在上海的银行,怎么样有计划的把黄金给搬出来,他连搬故宫的国宝都这么有计划,开始在龙应台的大江大海里头,居然把搬黄金变成了很可笑的挑夫的各种状况,你就点出来说,她这个没有,后来没找出来,他为什么会这么严重?

李敖:是希格里夫,宋家王朝的。

陈文茜:就是你后来说她为什么会犯这么严重的历史错误,因为她看的是美国人写的野史,因为不是美国的史学家,是稗官野史,叫宋氏王朝,她抄里头的,所以被你找到了,你很厉害。

李敖:所以我说龙应台她如果谈的范围只限于中国人不生气,只限于《野火集》。这个层次的,她的感想我没意见,我也懒得管,因为她这次很严重,她谈到了是中国现代史的一些关键问题,尤其1949前后的关键问题,这个是硬碰硬的,如果你史料不足,或者知识不够,一下就泄底了。

李敖援引雷震日记

蒋介石自己安全撤退却要人做烈士 否则格杀勿论

陈文茜:可是如果她愿意去读真正为自由主义付出重大代价的雷震,是看当年人家怎么突破党禁的人所写的日记,她就会看到当时蒋介石自己如何安全撤退,却要别人做烈士,否则格杀勿论。这个都被你一页一页把它引述出来。

李敖:她完全没有看到这一部分的史料,雷震怎么写的,雷震可以看出来,她最后还讲到了,看到了怎么样的刘安琪,国民党的军头在青岛撤退以前,怎么样把共产党丢到海里去,其中还包括两个立法委员,蒋经国告诉雷震,雷震写在当年的日记里面。

陈文茜:蒋经国告诉雷震的。

李敖:所以龙应台完全回避这些事情,是没有道理的,她不能回避这些故事。

李敖新书揭开杜聿明将军一家的悲剧

杜家血泪 龙应台不会写

陈文茜:杜聿明呢?杜聿明的部分也很惊人。杜聿明当时在东北的时候,他参了孙立人一笔,那最后蒋介石就把孙立人调到台湾来,可是杜聿明后来家里的悲剧也很可怕,那龙应台她就说她不想写这些大人物,所有我们认得的大人物,她都不想写,所以她不想杜聿明的悲剧。

李敖:那你就不能了解这一段嘛,你了解龙应台她的爸爸吧,一个县兵连长,县兵连长也说谎话,他跟日本人打了四天四夜。

陈文茜:杜聿明故事太精彩,就是她不写实际上是很错误的。因为杜聿明的问题不是他丢掉了东北,而是蒋介石告诉他们说你们只要勇敢的打仗,我好好照顾你们的子弟,最后后来杜家到了台湾,蒋介石跟宋美龄怎么对待他们,这个里面说了。

李敖:是吗,后来杜聿明被俘,蒋介石就把他全家运到台湾来,答应照顾他们,结果杜聿明太太没有饭吃,在台湾的烟酒供卖局做个收发,就给人家送信的。

陈文茜:穷苦的不得了。

李敖:养婆婆,养六个小孩子。后来幸亏他得大女儿嫁给了杨振宁,杨振宁在六年以后得了诺贝尔奖,然后他们杜家等于说咸鱼翻身,宋美龄又请杜聿明太太喝茶,喝茶中间,蒋介石就从后面走出来,好久不见,然后就说你去美国把你女婿杨振宁找回来,给她来回飞机票,她去了以后,就把回程的飞机票退掉了,就是说不要回来了。

陈文茜:她不会被蒋介石骗第二次。

李敖:就是她不肯回来了,可台湾扣留她女儿,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还在台湾,她也不肯回来。20多年以后才见到面。

西安事变杨虎城在1949年9月6日一家、秘书、小孩

全被蒋介石歼灭了 他也不在“大江大海” 被龙应台“落海”了

陈文茜:另外一个我看到你在批判龙应台书里头,你揭露的是,西安事变的主角杨虎城将军的故事。就蒋介石最后跟张学良谈判,宋美龄飞去的时候就是既往不咎了,我们愿意就是停止剿共,然后我们好好的抗战,国家是一起的对抗日本人,可是大陆要失守了,1949年9月6号,也就是他自己眼看江山没了。他下令他的手下把杨虎城一家儿子、太太、秘书。

李敖:太太死了。

陈文茜:太太死了、儿子,小女儿,秘书、秘书的小孩,全部灭门杀光了。

李敖:没有错。杀了以后,就杨虎城,当年的杨虎城后来就被杀掉了,杀掉了以后就埋在这里,脸上浇上硝镪水,浇上盐酸硫酸,然后毁容,然后埋在这里。共产党进了成都才发现,这都是1949年的大事。

陈文茜:1949年9月6号,重庆大屠杀。

李敖: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完全不谈这些事情。

陈文茜:1949年的9月,当时的重庆大屠杀也不在她的书里面。

李敖:都不讲。

陈文茜:她为什么要不提事情呢?你觉得。是因为她有没有可能,我替龙应台讲话,她总是我好朋友,有没有她真的知识不是很够,会不会?

李敖:当然可能知识不够。

陈文茜:她不是故意袒护蒋介石。

李敖:知识不够你就不要谈1949年,你就不要谈大江大海1949。

陈文茜:像重庆大屠杀这些东西,其实1949蒋介石要走之前怎么杀人呀,我以前在我的节目里讲过,讲过的时候有一个老兵就写信来臭骂,我告诉你这个家伙怎么样怎么样,很生气我骂蒋介石,所以我当时其实就有一个观点,其实二二八的大屠杀不是蒋介石对台湾人的屠杀,是蒋介石对所有他所统治的土地,只要他控制不了,他统统都屠杀。

那台湾当时官逼民反,然后他不是打外省人,后来他派军队来就开始杀台湾人,杀的范围也超出原来应该杀的范围,可是李大哥就是说你如果从咱们中国的大史观就知道,那个时候蒋介石他们的军队是四处杀人,走到哪里都杀人的,屠杀蒋介石从1945到1949,不是新闻的,可是也有可能我是替龙应台开脱,就是她不是为了袒护蒋介石,就很可能她只是一个文字很好的作者,但是大家以为她是个学问很好的学者,所以她犯了就是所谓于是捧蒋介石。

李敖:我讲你文字很好的作者,你写文章,写散文,写感想,写爱情小说,写《野火集》也行,你不要碰现代史的这种大题目,这种大题目里面都硬碰硬的事实,史料,如果你没有看过,或者你看过以后忽略了,或者忘记了,或者曲解了,就犯了大忌,就被我逮到了,就这么简单。

中外闻名作家李敖临终前仅说了四个字,令人赞扬不已

李敖: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阴谋

▶14年后,再看李敖对 香港 的忠告,佩服大师的家国情怀!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凤梨小秘书(微信号:fenglica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