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救命!快点放开我...”

2019-07-11 阅读量 401
摘要:“今年我三十出头,就是没有女朋友……”漆黑的小路上,杨星辰骑着他的电动自行车,一边哼着小歌,一边朝家开去。前

“今年我三十出头,就是没有女朋友……”漆黑的小路上,杨星辰骑着他的电动自行车,一边哼着小歌,一边朝家开去。

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穿过这条大马路,在有两公里的小路,就到自己租的房子了。

电瓶车刚骑到有灯光的十字路口,就看到路边停着一辆红色豪车,子还在微微晃动着。

车震?

艾玛!这是妥妥的给自己撒狗粮来了!

杨星辰在心里狠狠的呸了一声,刚要开过去的时候,突然间听到车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呼救声。

“救命!混蛋!你放开我!唔……”

草!还是霸王硬上弓啊!

杨星辰立即将电瓶车支好,几步窜了过去,这才发现原来车门并没有关紧,怪不得有声音传了出来。

“救……唔……”

刷的一下,杨星辰狠狠的把车门给拉了开来。

车门一打开,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一个穿着非常暴露的长腿美女,被一名西装革履的小四眼按在车座上。小四眼的一只手还捂在长腿美女的嘴上,转过头惊慌而愤怒的盯着杨星辰。

“哥们,玩的挺嗨的呀?”杨星辰冷笑着用着揶揄的口吻说道。

小四眼愣了几秒钟,突然间暴发,“怪泥玛的屁事,我俩是情到浓时,在车里亲热一下不行呀?你个小瘪三多管的什么闲事?滚!别打扰本少的好事!”

“情到浓时?恐怕是小蝌蚪上脑吧?麻痹的,给劳资出来!”杨星辰一把抓住小四眼的衣服,像拖死狗一样猛的把他给拽了出来。在小四眼还没来得及咆哮的时候,一巴掌甩了过去。

“我草泥玛的,你敢打我,我特么弄死你!”小四眼也不含糊,咆哮着一拳朝杨星辰头上砸去。

从小就在大山里经常打架的杨星辰,怎么可能被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四眼打到。他微微一偏头,啪的一声,在让过小四眼拳头的同时,又是一巴掌扇在小四眼的脸上,一下子将他的眼镜给扇飞出去。

“啊!李宇成,你个混蛋敢欺负我,我打死你!”长腿美女气急败坏的下了车,朝着小四眼没头没脸,又抓又挠又扇耳光。

小四眼一边躲闪一边不停的求饶着,“哎呀,紫夜,我这不是太喜欢你了吗!哎呀,你别挠我的脸呀,哎呀……”

我去,这两人还真是认识的呀?那自己是不是有点多事了?杨星辰摸了摸头,有些懵逼起来。

“滚!别让我在看见你,恶心的东西!”长腿美女终于停止了抓挠。

小四眼自知理亏,不敢去怼长腿美女,他咬着牙对着杨星辰指了指,狠狠的做出一个开枪的动作,然后一声不吭的走了。

从他那阴毒的眼神里,杨星辰知道这家伙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他心里不禁有那么一丢丢后悔起来,自己一个外地来的小农工,管这等闲事干吗?偷偷的报个警不就完事了么!这下好了,妥妥的给自己拉来了一个超级大仇恨!

“帅哥,谢谢你救了我,我叫紫夜,你呢?”长腿美女转过身问道。

“我叫杨星辰,美女,你俩认识?”

“哦,他是我们一个圈子里的,以前可听我的话了。我泡夜店的时候,经常让他送我回家,一点事儿都没有。今天也不知道他发的那门子疯,兽性发作,差点欺负了我。对了帅哥,你的手机号是多少呀?”

泡夜店?

呵呵,你一个女孩家家的,穿着这么暴露去泡夜店,还喝了那么多的酒,是个男人都会有非分之想的。

这样的女孩杨星辰是真心不想去深交,谁知紫夜直接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用他的手机拨打起自己的号码来。

完后把手机又朝杨星辰口袋里一塞,很是自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帅哥,你的英雄救美已经结束了,回家去吧,过几天请你吃饭哦。”

“你喝了酒是不能开车的。”虽然不喜欢这样的女人,但杨星辰还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放心,这一点我还是有数的,我这就叫人过来。”紫夜说完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点动着。

既然她都联系人了,那自己也没必要在再这里呆下去了。于是杨星辰对着紫夜点了点头,说了声当心。跨上电瓶车,穿过大路,朝着对面的小路开去。

不过杨星辰是个非常细心的男人,在车子开出一段路后就停了下来,关掉车灯,站在漆黑的小路上抽起烟来。

不一会儿,他看到有辆车过来,从车里走出一男一女,跟紫夜说了几句话后,女的跟着紫夜进了她的车里。就这样两辆车一前一后开走了,杨星辰这才跨上电瓶车继续朝前开去。

这条小路非常的窄,且一片漆黑。杨星辰刚开出没多远,就看到路中间斜停着一辆摩托车。

顺着电瓶车上的灯光,杨星辰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男人,站在路边抽着烟。

男人脸上的刀疤足有一拃长,像一条丑恶的大蜈蚣爬在他的脸上。那长长的刀疤两边,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缝线的针印,像蜈蚣的爪子一样,使得大汉那张脸更加的狰狞。

我去,那来的这么个凶神恶煞,杨星辰心里没来由的跳了一下。

路本身就很窄,刀疤脸的摩托车斜停的路中间,使杨星辰两边都过不去。于是他停下电瓶车,一只脚撑在地上,对着刀疤脸说道,“哥们,你的摩托车挡道了,请挪一下好吗?”

“你叫杨星辰?”刀疤脸冷声问道。

杨星辰本能的愣了一下,“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是谁你无须知道,你只要知道你马上就去见你爸妈就可以了!”刀疤脸掏出一把带着消音器的手枪,朝着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杨星辰咔的就是一枪。

无声手枪也不是真的没有声音,只不过声音很轻很脆,就像是扳断了一颗小树枝的声音。

两人相差不到三米,如此近的距离,在没有准头的人也不会打偏的。子弹准确的射进了杨星辰的左心房,在他胸前爆炸出一团血花。杨星辰惨叫一声,一头栽进了路沟里。

杨星辰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总之一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胸口的枪伤竟然开始结巴了,一颗黄澄澄的子弹落在身边。

咦?这是哪?自己不是被刀疤脸枪杀了么?难道这里是阴间;

可是阴间的空气有这么好么?

深吸一口气,感觉这里的空气空前的清灵。每吸一口,浑身汗毛都舒服的舒展开来,比老家山区里的空气都不知要清新了多少倍。

自己不会没死吧?

对了,自己的心脏跟常人不一样。自已的心脏是长在右边的,刀疤脸这一枪并没有当场要了自己的命。

难道说自己是穿越到了某个未知的空间里?

杨星辰激动的站了起来,看到前面有一间小茅屋,茅屋前面有一口井,井前面有一大块空地,茅屋后面则是一大片青青竹林。

他抬脚就向小屋里走去。

屋内的摆设非常简陋,靠着墙边有一张小木床,屋中间是一张八仙桌,桌子上面放着一本厚厚的书籍。书面上闪烁着三个金色大字,逸仙诀!

逸仙诀?什么东东?

就在杨星辰疑惑的想打开书的时候,突然间手中的书无风自翻,无数金字如潮水般朝他脑中飞去。

“我草,我草!”杨星辰惊得不停的大叫着,本能的想逃,但身子却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动都不能动一下。

过了一分钟左右,等那本书里的金字全部跑进他的脑海里后,他这才可以动得了身子。

这本书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直接让星辰拥有了绝世针灸医术和超强的推拿按摩术,第二部分是逸仙诀的精髓——运气术!第三部分则是介绍门前井水的作用。

从进入大脑里的信息里,杨星辰这才知道原来井里的水竟然是灵水。用灵水泡过的植物或动物,体积不但会增大,且还充满了清灵的气息。不但口感无与伦比,且营养价值还是空前绝后的。

最重要的是,他如果想要把几套针法完全使得出来,那身体里必须要有强大的灵气。而想要身体里有灵气,不但要经常修炼逸仙诀,还要经常喝井里的灵水。所以这灵水非常的金贵,轻易不得给别人饮用。

但书里同时也指出来,如果用几滴灵水掺进一大桶普通水里的话,虽然清灵的气息没有了,也没有纯灵水那变态的功效。但口感还是十分的好,且营养价值也是人间没法比的。

这么六?

杨星辰半信半疑的走到门前的那口井边,看到井里的灵水都快与井口一样高了,那水不但清澈的如透明的玻璃一样,且还不停的朝外散发着清灵的气息。

怪不得这里的空气这么好,原来是这里散发出来的呀。

既然是灵水,那怎么能不喝呢!他弯下腰,双手扶着井边,把头朝井里一伸,就这么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感觉井水微微有点清凉,每一口都充满了清灵的气息,喝下去后全身立即舒爽无比,脑子里渐渐的有了空前的清明。

一连喝了十几口,这才抬起头长长的喘了几口气。

咦?哪来的一股臭味?

他四处一闻,发现臭味竟然来自自己的身上。低头一看,一下子惊得大叫起来。原来他发现皮肤里竟然冒出一股又黑又臭又稠的液体。

不光是身上都是,连脸上头皮上到处都是,这臭味差点把杨星辰自己给熏晕了。

他立即脱下衣服,双手捧起井里的灵水不停的擦洗起来。

用灵水洗澡,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会不会把自己给活活的揍死?

洗好澡穿好外套,杨星辰愁了起来,这里虽然好,可是自己总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吧,自己该如何出去呢?

就在杨星辰刚想着要出去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花,他发现自己竟然还在路沟里。

地上是一大滩血,血中间有一枚碧绿的玉戒清晰可见。

杨星辰没事时也喜欢看一些网络小说,经常看到主角会得到什么异能戒指或者玉坠的,里面的空间老牛鼻了。

难道自己刚才就是进了戒指空间里面的?

他立即捡起了玉戒,将上面的血迹擦掉后,朝自己的左手上一戴,在心里想道,我要进去。

刷的一下,竟然真的又一次进了戒指空间里。

哈哈,好玩好玩,原来真的有戒指空间啊!

他就那么激动的又进又出玩了好一会儿,这才注意到已经到凌晨三点钟了。

当他将电瓶车扶起来的时候,猛的一愣,感觉电瓶车好像轻了不少,像纸糊的玩具车一样。

难道说喝了灵水后,力气变大了?

他就这么着一只手轻轻松松的将电瓶车提到了路上,看来真的是不想流憋都不行了!某货咧着嘴傻笑着向前开去。

笑着笑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自己跟刀疤脸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要打自己的黑枪?而且还是指名道姓的打,这泥玛妥妥的寻仇节奏啊!

首先肯定不是小四眼派人过来的,就承认小四眼道上有人,他也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知道自己姓名的,更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人世的。

那会是什么原因呢?

情杀?

别开玩笑了,自己跟前女友分手都五年多了,那来的情杀。

想不通暂时先放在一边吧,如果不是这家伙来杀自己,自己还得不到玉戒这个宝贝呢!

到了家里后,想到自己凭空得到了一个法宝,杨星辰还是兴奋的睡不着觉。

他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皮肤竟然比以前嫩白了许多,变化最大的就是眼睛。那眼睛变得跟空间里的灵水一般,清澈而深邃。更如天上的星星,闪烁着令人着迷的光芒。

娘的,这眼睛也太令人着迷了,杨星辰臭美的拿起木梳梳起了头。

突然间猛的一抖,一下子惊呆了。

我去,戒指丢了?

杨星辰大吃一惊,本能的低头朝手上看去。咦?没丢呀,不是还好好的在手指上戴着的么?

那刚才对着镜子怎么会没看到呢?难道刚才自己看花了眼?

他又抬头朝镜子里看去,没错儿,镜子里的左上手还是什么都没有。在低头朝手指上看去,还在!

用肉眼直接看就能看得见戒指,而镜子却照不出来,难道说戒指隐身了?

为了印证这个想法,杨星辰立即掏出手机,对着戒指拍了几张照,然后急急的调出图片,天啊,真的拍不到耶!

这个发现又着实让他惊喜涟涟。

那么拿出来放在桌上拍呢?

可是任凭他怎么拔也拔不下来,戒指像是完全长在肉里面一样。好吧,既然拔不下来那就算了,天也不早子,这么一折腾,都快五点了,还是睡会吧。

想到戒指空间里充满了清灵气息,他当然喜欢到那里面睡觉了。意念一动,刷的一下进入了戒指空间里,走到小茅屋里,倒在小木床上睡了起来。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凤梨小秘书(微信号:fenglica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