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我家小三竟然是我亲亲老公的初恋

2019-06-29 阅读量 169
摘要:阳春三月,一片江南好风光。  午饭后,我泡了杯清茶,坐在公司顶楼惬意的晒着春日的太阳。  正和同事闲聊时,手

阳春三月,一片江南好风光。

  午饭后,我泡了杯清茶,坐在公司顶楼惬意的晒着春日的太阳。

  正和同事闲聊时,手机里突然出现170开头的电话号码发来的见面短信。

  “陈肖,今天下午2点,老地方见,不来后果自负。”

  我疑惑的看着这条短信,像是要发给我老公-陈肖的,但又像是发给我的一封警告的短信。

  “你是谁?”我发回了短信。

  良久过后都没有收到回音。

  上神,夫人逃婚了!

  发短信的到底是谁?

  后果自负这个后果是什么?

  我按耐不住内心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和不安,拿起手机,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里机械的女音传了出来:“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我看了看手机时间,12点30分。

  我起身,假装镇静,打算不予理会。

  重返旧时光

  走进了电梯,我回到办公室,准备午休。

  然而今天,躺在午休躺上,我辗转反侧,心里因为那条短信变得越来越焦躁不安。

  短信老地方是什么地方?

  突然我脑子里灵光一闪。

  虽然短信内没指明地点,显然发短信的人知道我跟我老公的老地方在哪。

  我脑子里回想起这半个月来陈肖的一些不正常的举动,抓起包包,我冲出了办公室,冲下了楼。

滨江城著名的景点-樱花道上,此时两边的樱花树上已经花团锦簇,远远看去是一片浪漫的粉红花海!

  午后两点。

  有一个身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站在宁静的花海里眉花眼笑,她身边矗立着一个着蓝色西装的男人,默默的注视着她,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温柔和眷恋!

  我站在花海的另一边,把这一切尽收眼底,当然也看到了那从不曾给于过我那个温柔和眷恋的眼神的他。

  我掏出手机,找到陈肖的电话号码拨过去。

  花海中的那个男人拿出手机,犹豫了下,接通了我的电话:“梦宁?”

  “老公。”我故作镇定,用温柔的声音说:“我想你了,你在干嘛?”

  那个男人迟疑了一下说:“梦宁,我在公司开一个紧急视频会议,有什么事晚上回家说。先挂了啊。”

  他急急的挂了电话。

  “呵。。”我看着电话,冷冷的笑了。

  这里容我先自我介绍下。

  我叫林梦宁,今天23岁,已经婚妇女,不过看样子,马上就要变成失婚妇女喽。

  花海中的那个男人,是我爱了五年,刚结婚一年的老公,陈肖。

  花海中身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是他一直珍藏在心中的初恋----刘岩雨。离开多年的她回来了!

  很狗血吧,我家小三竟然是我亲亲老公的初恋,啧啧啧,我都快为他们这份纯真的感情给感动得热泪盈眶,并伸手为他们鼓撑并呐喊:在一起在一起!

  吻安,顾先生!

  我愤怒的目光透过空气,直射在花海里那对情深意切的男女身上。此刻的刘岩雨正垫着脚,吻了下陈肖的左侧颜。

  似乎感受到我的眼光,陈肖不经意地往我这个方向瞥了一眼,惊愕的看到了花海的另一端的我。

  像是不被想发现一样,我转身准备离开,手臂被奔过来的陈肖紧紧抓住:“林梦宁,你听我解释。”

  我用力挣扎,恶狠狠的说:“放手!”

  陈肖还是死死的抓住我的手:“林梦宁,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她。。”

  陈肖刚说什么的时候,刘岩雨走到他身边,挽着他的手说:“陈肖,她是谁?”

  我冷哼的看着刘岩雨挽着他的手,陈肖立马把刘岩雨的手甩开。

  刘岩雨脸上露出了受伤的样子,眼睛迅速蓄满了泪水:陈肖,你什么意思?她到底是谁?

  陈肖看着我,没有回答刘岩雨的话。

  我挑衅的看着陈肖说:“怎么着,不敢跟你家红玫瑰承认我是谁了?”

  见他还是没吭声,我非常主动好心的对着刘岩雨解释:“不好意思,自我介绍下。我是他法律上的老婆。我们结婚一年了!”

  刘岩雨尖叫一声:“你说什么?”

  我心里冷笑,想:“装,接着装。”

  但我还是露出了牲畜无害的笑容对刘岩雨:“我想刘小姐这么聪明,耳朵应该没聋,应该听明白我的意思。”

  末世系统之永夜

  刘岩雨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问陈肖:“陈肖,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陈肖终于点了点头。

  刘岩雨抚着胸口,后退了几步,痛苦地说:“陈肖,你不是说会等我回来?”

  陈肖没有说话,眼光闪炼又矛盾的看了看刘岩雨,然后把目光留在我身上:“当年我以为我们分手了,刚好又碰到了她。。。。”

  刘岩雨痛苦的哭出声:“我不相信。”

  站在他两边上的我,像是在看一出狗血的电视剧一样看着他们,一个西装革履,一个清纯可人,真是绝配啊。

  我盯着刘岩雨的惺惺作态,不由得冷笑一声。我听到我魔鬼般冰冷的声音从我心里涌出,然后通过的喉咙发出来:“刘岩雨,不用在我面前扮小白兔了,你不是很稀罕这个男人吗?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现在不要这个男人了,我把他还给你。”

  陈肖听到我的话,满脸通红,紧张到了极致,抓住我的手腕说:“林梦宁,你什么意思?”

  我冷冷的看着他说:“陈肖,我们离婚,我成全你们!”

  陈肖惊住了,我竟然在他眼中看到了不舍。

  而我的目光落在站在陈肖背后的刘岩雨身上,此时的她嘴角挂着得逞的笑容,眼中一闪而过的阴狠。

  “呵,刘岩雨的清纯无害的样子装给谁看?”

  我想我应该能猜到中午那条引我来樱花道的短信是谁发的了。

  我用力甩开他的手,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走离了他们的视线。

“阅读原文”直达免费地界
阅读原文在这里哦!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凤梨小秘书(微信号:fenglica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