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遍美国的匿名社交,让我大胆地在Snap上问候前男友

2019-05-14
摘要:越是匿名,人们就越真实。



作者 / Josh Constine

编译 / 产品猎人编译组

来源 / TechCrunch: #1 app YOLO Q&A is the Snapchat platform’s 1st hit


最近,一款匿名提问应用YOLO,借助于Snapchat的入口,在发布一周后占据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多国总榜第1名:


(数据来源:App Annie)


App Annie数据显示,仅5月7日当天,YOLO在美国地区下载量达10万高峰,之后下载量持续攀升,5月11日下载量高达12万。


YOLO搭建于Snap Kit平台,Snap Kit是一组开发工具,用户可借助其与自己喜欢的应用共享Snap、故事和Bitmoji。


(YOLO基于Snap Kit开发的匿名问题应用现在是美国排名第一的应用)


在YOLO上,用户可以通过Snapchat登录并使用Bitmoji头像,在Snapchat的“故事”中添加一个名为“ask me anything”的标签。


用户的好友可以在Snapchat上收到这条动态,并通过该标签进入YOLO,向用户发送匿名问题。


收到提问的用户可以再发布另一条动态来回答这个问题。


YOLO在年轻用户中颇受欢迎,一位高中生用户表示,“我们高中的每个人现在都在用它。”但根据YOLO的开发者的说法,这款广受好评的应用的开发来自于一个意外。


使用YOLO的用户会联想到另一款应用“Sarahah”。这款应用在2017年年末时突然火了起来。在Sarahah上,用户可以在Snapchat故事里附上一个链接,连接到Sarahah个人资料里,人们可以通过这个链接向指定用户提出匿名问题……直到2018年初,Sarahah因为助长欺凌行为在iOS和安卓的应用市场下架。


现在,YOLO在注册过程中会向用户发出警告,即它“对低俗和欺凌内容零容忍”,并且在应用程序内置标记和屏蔽功能,尽可能避免在YOLO出现负面内容。


YOLO的崛起从另一个方面凸显出青少年在社交上的好奇,他们在社交中希望得到真实的反馈或匿名的八卦。通过Snapchat上的YOLO,年轻用户可以表达真实的想法而不用承担因表述有失而产生的人际成本。


此外,由于Snap Kit导入了他们的账户和Bitmoji,他们无需创建新的个人资料或照片,而且可以Snapchat在用户的动态中分发他们的问题和答案,这让YOLO在Snapchat的使用过程更加自然。这种自然的融入性让YOLO得以登顶App Store的美国应用排行榜。


YOLO的创造者Gregoire Henrion


但和之前的Sarahah、Secret、YikYak等匿名应用一样,YOLO很容易被用来传播仇恨言论和欺凌行为。学生用户会在学校欺凌或侮辱同学,在应用程序上他们也会如法炮制,尤其是当所有人都在用这款应用程序的时候。


初创公司Popshow,也是YOLO的开发商,正努力优化YOLO的服务,并添加新的功能,减少青少年用户的留存。在Popshow的商标和注册文件中,并没有Popshow创立者的公开信息。但是也有消息透露,Popshow和YOLO是由音乐视频制作应用Mindie的前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格雷戈里•亨瑞昂(Gregoire Henrion)创办的。


“我们没有想到产品会成功。我们本来只是想学习一些经验”,亨瑞昂在第一次采访中谈到他的创业经历时说,“我们本来只是想把它放到App Store上,看看人们对它的反响。结果变成了一场病毒式传播。看到它跃至榜单第一,我们自己都难以置信。”


亨瑞恩之前的初创项目Mindie可以让用户在Snapchat的故事中分享录音视频剪辑。它从Lowercase、SV Angel、戴夫•莫林(Dave Morin)、特洛伊•卡特(Troy Carter)等公司筹集了120万美元。但在2015年,由于要求用户提供自己的Snap用户名和密码,该应用因存在安全风险而被Snapchat封杀。


而YOLO则利用了Snapchat的Snap Kit平台的优势,该平台是专门为消除Mindie粗略集成的需要而设计的。Mindie错过了成为现象级视频产品Musical.ly的机会,最终在2016年被Justin bieber投资的自拍应用和内容制作公司collective Shots收购。


到2017年,亨瑞昂和Mindie联合创始人克莱门特•拉菲诺克斯(Clement Raffenoux)又开始创建一家新公司。他们从SV Angel、Shrug Captial、Product Hunt的Ryan Hoover和一些天使投资人那里筹集了一轮融资,并试用了Popshow的视频应用。


但YOLO并不是完全匿名和公开的,而是让用户私下审查问题,自行决定要回答哪些,以及通过Snapchat与谁分享这些内容。“我们觉得匿名可以让用户的行为更加自由,而YOLO也比之前的匿名应用程序更有同情心,更人性化。


结果是“我们预期的1000倍”亨利昂笑说。他强调YOLO的数据都是自然增长。“我们尝试过一些增长手段,但并没有起到作用,”这些手段包括从Popshow的账户回复数千名推特用户“我想念Vine”。“我不再相信虚假的增长数据。我们只是把它放在商店里,人们在搜索框里输入YOLO,这个循环非常有效,产品开始流行起来。”


YOLO可以让你通过Snapchat的故事来询问匿名问题,然后在YOLO上收到这些问题,然后把答案发到Snapchat上


如何保持增长的势头是YOLO将会面临的挑战。另一款名为TBH的匿名问答应用程序在2017年9月冲到了应用程序排行榜的首位,3周后被Facebook收购,但在去年被关闭之前,该应用已经跌出了前500名。


青少年非常善变。如果用户因为YOLO缺乏新功能而感到无聊,频繁受到骚扰,或者被新的社交方式取代,YOLO都很有可能会从排行榜上消失。亨瑞昂说,他的团队正在努力丰富YOLO的功能,同时又不失简单,同时开发自动化工具来清除恐吓、欺凌等负面内容。


YOLO的另一个威胁是,Snapchat自身也很有可能会开发出匿名问答的功能。当然,任何产品都无法避免来自平台的风险,否则应用程序的开发和营销成本也不会如此之高。


但无论风险来自于什么,都无法阻止YOLO成为一个成功的案例,并且吸引大量开发者使用Snapchat的平台。由于YOLO的大部分功能都是由Snap Kit提供的,而这一切对于亨瑞昂来说都只是一次试验,即使YOLO死掉了,他也不会损失太多,因为他还有下一个想法和项目。


如果你既懂产品,又会写,欢迎标注“Hunter计划+文章名称”投稿至:yannyzhou@tencent.com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