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小姨子在我面前宽衣解带

2019-05-06 阅读量 1202
摘要:第一章 第一章天上掉下个小姨子    “姐夫?我到海州了,快来接我!”    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从手机那头



第一章 


第一章天上掉下个小姨子

    “姐夫?我到海州了,快来接我!”

    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正要对着手机发火的钟晓飞压住了火气,如果对方不是一个女人,他肯定会破口大骂,无论是谁,在星期天早上的春梦被惊醒,都不会有好脾气。天知道,在梦里,女神吴怡洁在他身下###吁吁,婉转逢迎。他已经深深地进入了……

    “打错了!我不是你姐夫,我连老婆都没有呢……”不等女人再说话,钟晓飞粗鲁的挂断手机,骂了一句,蒙头再睡,他奢望着能继续刚才未完的春梦。

    他闭上眼睛,抖动右手,刚刚失去的剧烈快感迅的又奔腾而止……

    但手机铃声再一次的划破了寂静的空间,惊醒了钟晓飞的幻想,也打断了他套动的激情。

    还是刚才那个号。

    钟晓飞真的是生气了!

    他抓起手机。“臭三八,你想死啊……”

    他的话没有骂完就愣住了,因为女人娇嗔着在大喊他的名字,“钟晓飞!你要是不来接我,我就让我姐和你离婚……哼,再从机场的航站楼上跳下去!”

    钟晓飞目瞪口呆,原来女人知道他的名字。

    “喂,你是谁……”钟晓飞刚要问,手机啪的一下被挂断了。

    钟晓飞拿着手机发呆,原来以为女人是打错了,不过女人却清楚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而且听口气也不像是找错了人!难道她真是自己的小姨子?可自己还没有老婆呢!哪里会有小姨子?难道是有同名同姓也叫钟晓飞的?可是手机号码总不会也同名同姓吧?

    一肚子的疑惑。钟晓飞回拨回去,想把事情问清楚,不过很遗憾,那是机场的一个IP公用电话。

    钟晓飞没办法了,他非常肯定和确定自己没有老婆,当然也就没有小姨子,但是,当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喊他姐夫,还要从航站楼往下跳的时候,他觉得,他应该到机场走一趟,不管从澄清误会还是从救人一命的角度,他都应该去。况且他还隐隐的预感到,打电话的女人是一个美女!因为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相信容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反正今天是星期天也没有什么事。

    有美女就是有动力!钟晓飞下床穿了衣服,洗了一把脸,直奔机场。

    钟晓飞今天24岁,身高一米七八,相貌气质上佳,名牌财经大学毕业,供职的TY公司是国有名的证卷公司,薪水万元起跳,按全国的平均薪资水平应该属于高薪,照理说他这样的条件找一个女朋友应该不成问题,但非常不幸,他到现在依然是孤家寡人一个!

    原因很简单,这里是海州,寸土寸金,房价逆天,美女们找男朋友首要的标准就是房子和车子。

    钟晓飞没有房子和车子,票子也不多,只够温饱,所以一切免谈。

    时间是上午的十点,阳光火辣,天气闷热,只下楼走到小区门口,钟晓飞就出了一头细细的热汗。“热死了……”如果不是有这个电话,钟晓飞是绝对不会出门的,这种的快要燃烧的天气,出门就是受罪。唯一庆幸的是,小区离着机场很近,出小区,打出租车十分钟就可以到。

    海州国际机场是亚太航运心,是国内最先进、最繁忙的机场,每天人来人往,输送的客流累计在十万人次以上。

    十几分钟后,钟晓飞到达机场出口处。同他一起等在出口处的还有十几个男男###,都是来接机的。

    一大批乘客从机场里面走了出来,钟晓飞身边的人纷纷迎上去,相互拥抱跳跃,有亲人相聚,有恋人相见,一片的温馨场面。钟晓飞伸长了脖子左右的看,想要找寻打电话的“小姨子”,但没有找到。眼角看见大厅右边有一排IP公用电话,不过并没有人。他心里不禁开始怀疑,难道是有人在恶作剧?

    “姐夫!姐夫?我在这!”一声娇媚无比的细声软语,宛如小溪边的百灵在低鸣。

    钟晓飞的心,怦怦的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这声音比手机里听起来更好听。

    他转过头,然后就看见一个美得让他心脏狂跳的女人正向他小跑过来。

    美女身材高挑,肌肤雪白,一头流瀑的秀发,带着一顶白色的遮阳小帽,有着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睫毛长长的,瓜子脸,红润的嘴唇两边各有一个迷死人的小酒窝。笑起来的时候,让人魂飞魄散,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因为天气太热,她扭开了上面的两粒扣子,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隐隐的还能看见黑色的蕾丝和丰挺的###。一条深灰色的紧臀薄细牛仔裤,显得又性感又休闲,脚下是一双精致的厚底凉鞋,白色的。

    就像钟晓飞预感的那样,她的确是一个美女。

    没料到的是,她的性感和漂亮,让钟晓飞的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啊,啊……”钟晓飞结结巴巴的回答。

    “姐夫你怎么才来?人家都急死了,哼,你要是再不来,我肯定让我姐跟你离婚!”美女的娇嗔的噘起了小嘴。一边说,一边亲昵的把小手伸进了钟晓飞的臂弯。美女的左手放在钟晓飞的臂弯里,右手还拉着一个旅行包。

    一缕淡淡的清香立刻飘进了钟晓平的鼻子,

    钟晓飞快要晕过去了。

    “你……你……”钟晓飞终于可以确定对方是认错人了,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这个美女,想说你认错人了,但怎么也说不出来。他心脏跳的厉害。

    “姐夫,愣着干什么?快接我回家啊?人家都快饿死了……”美女小鸟依人的依偎着钟晓飞,一边说,一边还摇着钟晓飞的胳膊。

    “啊,啊……”钟晓飞白痴一样的啊啊了两声,还是咬着牙,“那啥,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呀?”美女娇嗔着打断了他的话,“别说了姐夫,人家都累死了,快带我回家吧,喏,帮我拉行李。”把拉着的旅行包塞到了钟晓飞的手里。

    美女的小手很柔很滑,被她的指尖一碰,钟晓飞的手背酥麻酥麻的。

    “你认错人了……”虽然不情愿,但钟晓飞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因为这事情瞒不过,迟早会露馅。

    美女睁大了眼睛,上下下下的看着他。

    在美女灼热的目光前,钟晓飞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穿衣服似的。他白痴一样的傻笑。

    美女噗哧一声的笑了,“姐夫,你开什么玩笑啊?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啊,”咯咯咯咯的笑了一阵,胸前的两只小白兔不住的在颤抖,抖的钟晓飞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美女终于不笑了,伸出葱白的小手,指着钟晓飞的鼻子,“你叫钟晓飞,24岁,在TY公司上班,是不是啊?”

    钟晓飞愕然的张大了嘴,点头。“是,你怎么知道……”

    “那就没错了,”美女抱着钟晓飞的胳膊,“你就是我的姐夫,如假包换……”

    “可是……”钟晓飞还想要说,但他的话再一次的被美女打断了,美女拉着他的手,向外拖,撅着小嘴抱怨,“姐夫,快走了,有什么话一会再说好不好,人家的肚子都饿扁了……”

    美女的话太好听了,钟晓飞的骨头都酥了,接着,他踉踉跄跄的被拉出了机场,虽然他一直想要解释,但一开口,就被美女打断,然后美女嗲声嗲气的跟他撒娇,抱枕头一样的环抱住钟晓飞的手臂,钟晓飞感觉手臂被两团软软的,弹弹的东西压着,全身都激动在颤抖,最后,他心里猛的一横,心说反正是你自己认我当姐夫的,可不是我强迫的,要是认错了你也不能怨我!

    美女陪在身边,钟晓飞晕晕乎乎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机场,上的出租车。

    “姐夫,人家饿死了,你带我去哪里吃饭啊?”在出租车上,美女抱着钟晓飞的胳膊,在他的耳朵边吹气如兰的问。

    “你说去哪?”钟晓飞一边回答,一边绞尽脑汁的在想:难道是自己老家的小姨子?可是自己在老家也没有现任的女朋友啊?虽然在高的时候处过两个,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人家说不定早成家生孩子了,自从离开老家上大学之后,他基本就没有和老家的女孩打过交道,再说了,这个美女说话的口音也不是老家的啊?

    如果不是老家,那是哪的?

    难道是李小冉?

    李小冉是钟晓飞大学时候的女朋友,长头发,皮肤白,声音很甜,最重要的是四个字:波涛汹涌。

    钟晓飞忽然的有点恍惚,心里又甜又酸的。李小冉,这个名字多久没有想起了?原以为自己已经彻底的把她忘记了,想不到她还深藏在自己的心里,冷不丁的就冒了出来。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应该也嫁了吧?

    “姐夫,你想什么呢?”身边的美女摇着钟晓飞的胳膊。

    “没什么,”钟晓飞仔细的打量着身边的美女,想要从她的身上找出李小冉的痕迹。

    同样的长头发,微卷,同样雪白的肌肤,说话都是那么的甜,只是脸型有点不一样,李小冉是瓜子脸,美女是鹅蛋形的,还有,美女的眼睛也比李小冉的更大更水灵,但钟晓飞还是从美女的身上看到了李小冉的影子,尤其是胸口那一片雪白和隆起的汹涌,让人忍不住的有摸一把的冲动,啊,她肯定是李小冉的妹子。

    “你在想我姐姐了,是不?”美女眨着狡黠明亮的大眼睛。

    钟晓飞恩啊了一声,想着究竟该怎么问才合适呢?

    他肯定不能直接问:嗨,你是不是李小冉的妹妹?那样太唐突,太没有风度。

    可是要怎么问呢?重要的是,他还不知道美女的名字呢。

    “别想我姐了,先带我回家吧,人家拖着行李吃饭不方便,天又这么热,人家要先洗个澡……”

    “嗯,行。”钟晓飞忽然的口干舌燥起来。

    他家里只他一个人,带着这么一个性感漂亮的大美女回家,还要洗澡……钟晓飞不敢再想下去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身体的反应很强烈。

    大约是旅途累了,美女渐渐的有了困意,她靠在座位上,歪着脖子打起了瞌睡,钟晓飞可以肆无忌惮的欣赏起她的美丽了。

    她是那么的性感脱俗,雪白的肌肤,小翘晶莹的鼻子,长长的睫毛,长发乌云一样的披散下来,柔柔的散落在胸前,和胸口那一大片的雪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钟晓飞看着面红耳赤,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拉开美女的衬衣,看一眼那黑色的蕾丝,哪怕只看一眼就好。

    但钟晓飞还是忍住了,他伸出手,轻轻的将美女揽在怀,闻着那股淡淡的肌肤香气,贪楚地大吸了几口。

    心猿意马,终于到家了。

    出租车停下的时候,美女醒了,她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两下,睁开了,钟晓飞赶紧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美女伸伸懒腰,坐直了身子,眼睛看车窗外,恢复了活力,“哇,姐夫,你住这里吗?嗯,很好的地方耶!”

    钟晓飞租住的地方是一栋还算比较高级的公寓,环境不错,邻居大部分都是高级白领。这个小区在海州,就居住环境来说,属于是等水平,但因为地理位置好,处在市心,所以房租不是一般的贵。

    钟晓飞付车钱。

    “年轻人,她真是你小姨子?……”出租车司机忍不住的小声的问了一句。刚才钟晓飞和美女在车里的旖旎,他一直都在看直播。

    “嗯嗯嗯,当然……”钟晓飞尴尬的笑。

    “哦,”司机意味深长的笑。

    “走啊,姐夫!说什么呢?”美女下了车,催促。

    钟晓飞答应一声,带着美女回家。

    美女左看看,右看看,对小区充满了新鲜。面对这个同天而降的小姨子,钟晓飞虽然激动兴奋,有一种要和美女同居的期待,但同时更有疑惑,起码到现在他还不知道美女来自何方,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只知道,他的生活肯定会因此发生改变。至于是什么改变,钟晓飞一点把握都没有。还有,美女为什么要认自己为姐夫,她不会是有什么图谋吧?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