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币向数字货币迁移的两条合规的道路

2019-04-10
摘要:

从法币向数字货币迁移的两条合规的道路

众所周知加密数字货币相对于法币的好各种优势。我认为未来的加密数字货币会以两种形式存在。一种是各个中央银行基于其信用发行的数字货币,通常被称为 CBDC。另外一种是基于所抵押的数字资产,以分布式方式产生的数字稳定币。第二种方式是沿袭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分布式的和自动运行的传统,但同时又是基于现实社会中的实际的资产和权益。其价值因此有坚实的基础,而不是像比特币和以太坊那样,其价值实际上是市场共识的结果。

未来的数字货币的体系比现有的法币体系更加合理公平,而且效率更高。数字货币的流通性更强,不同种类数字货币之间的竞争因此会更强。全球的货币体系会像其它产品一样,集中到少数几种数字货币在全球范围内流通。这样的一个体系会遏制很多新兴国家自己发币的动机和能力。这就有助于全球经济更加均衡地发展,有利于全球范围内的社会的稳定。另外,全球市场中的数字货币之间的竞争,也会像商品之间的竞争一样,迫使每种数字货币都努力提高本身的质量。像委内瑞拉这种不负责任地滥发货币的政府,其颁发的货币会更快地被市场淘汰。

即使是在目前,市场中对稳定币的需求也是非常强烈的。而且这种强烈程度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预期。譬如最近 MakerDAO 不断地提升其稳定费用的举措,就表明市场对稳定币的需求非常强烈。但是,目前市场中稳定币的产生机制还是零星分散,处于发展的非常早期。譬如在美国只有几家提供稳定币的服务商。它们都是基于所抵押的美元发行等量的稳定币。由于这种发行方式盈利性低,所以估计业务规模不会做得很大。市场中对稳定币的需求,远远不能以这种方式来满足。

市场中的一个期望是希望一些中央银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但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一个国家的货币不仅是这个国家的经济生活的基础,而且是这个社会稳定的基本基础。很多政权的倒闭都是因为滥发货币,进而导致货币大幅贬值的结果。货币的稳定因此对一个社会的稳定最至关重要。对中央银行来说,如果没有强大的市场需求或者明显的效益的情况下,不会轻易地发行数字货币的。

货币的数字化进程最好是在合规的前提下,从社会的局部开始,在有限的范围内流通使用,然后才逐步地在全社会推广使用。这个过程肯定是一个不断推进的,同现有的货币形式进行竞争的过程。

货币和资产数字化的过程实质上是把新生和存量的货币和资产数字化的过程。这可以用一个二维象限来分析这个过程。一个维度是现有形式和数字化形式,另外一个维度是新生和存量的货币和资产。按照这个维度,我们就可以分析出在哪个象限最容易推进数字化的过程。对于货币和资产来说,切入的象限是完全不同的。对货币来说,最可行的方式肯定是从存量转向数字化的过程。而且这种转化过程一定是在现有的法规范围内完成的。只有在现有的法规范围内,才能完成这样的系统性的转换。进行这种转换的两种主要领域分别是支付和证券交易。这两个领域尽管是不同的应用领域,切入的途径不一样,但在支持的技术底层和流通的稳定币方面,两者是相同的。而且两种切入途径会最终汇集到一个共同的生态。

1、支付

在支付领域,这个过程是一个人们从习惯使用法币到习惯使用数字货币的过程。在此方面两个重要的因素分别是作为媒介的数字货币和支持其流通的底层清算系统。

在支付行业中率先使用的数字货币就是基于法币抵押而产生的数字货币。这样的数字货币通常同现行的一个法币挂钩,譬如美元。而且这个数字货币产生的过程需要符合相关的法规。譬如现在美国市场中的这些稳定币通常是将所抵押的美元存入到具有托管资质的银行当中,而且还会聘请第三方进行定期的审计。由于这个过程合规,因此用户就可以基于美元抵押发行等量的数字货币,因此也就完成了从法币转向数字货币的过程。

在支付领域,如果没有相应的底层清算系统的改造,也就是说将目前的中心化的清算系统改造为分布式的清算系统,那么采用稳定币的进行支付的收益对交易双方来说是有限的。在目前的支付业务中,清算的成本日益突出,越来越成为支付过程中的一个主要成本。如果能实现点对点的转账结算,交易双方的成本会更低,这就会促使交易双方采用这种支付方式。其他的支付方式如信用卡和银行卡之间的转账就会逐渐减少。人们对数字货币的使用程度因此就会更高,就逐渐地实现了向数字货币的转换。这个清算系统的实施落地同样需要是一个合规的过程。在美国市场,目前有几种这样的清算体系的。从 1974 年开始的银行之间的 ACH 体系,到信用卡公司 Visa 和 MasterCard 的清算体系,到互联网时代出现的 PayPal 清算体系。在区块链的时代,一定会出现一个基于分布式记账技术的清算体系。IBM 与恒星体系合作的 World Wire 可能就衍生出这样的一个清算体系。World Wire 目前是服务于跨国银行之间的不同货币之间的转账。但恒星体系设计的初衷就是服务个人用户的 , 所以基于恒星体系开发一个支持个人直接转账付款的功能是非常有可能的。现在又有 IBM 这个巨大的系统集成商提供相关的技术配套服务,它们的组合比当初的 PayPal 应该更有机会建立这样的一个清算体系。

2、交易

从法币向数字货币转换的另外一个合规的道路是加密数字货币和 ST 的交易。目前在美国运行的一些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如 Coinbase 和 Gemini 都登记为 Money Services Business,有的还获得了纽约州的 BitLicense 牌照。因为这些交易所是在合规的范围内经营,因此它们就可以使用银行服务。它们的用户因此也就能将法币合规地转为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由于比特币和以太坊为代表的数字资产,其价值都是市场共识的结果,所以它们还不能吸引市场中的大量的法币转换为这些加密数字货币。在交易领域,下一个大规模的将法币转换为数字货币的渠道应该是 ST 交易。在美国目前的市场,基于 ST 的融资可以在相关的监管法律内进行。尽管这方面的法规限制还是非常严,目前还是极大地限制了 ST 的发展。但毕竟这个 STO 过程是可以在合规的范围进行,因此就存在着一条合规地将法币转为数字资产的渠道。基于 ST 的融资对基于股票的融资的取代是必然趋势(见我的文章,为什么 STO 一定会取代 IPO?)。全球市场对此已经形成共识,只是发展的时间快慢的问题。在目前的美国市场,基于 ST 的融资的市场需求开始出现,特别是房地产权益类的融资。市场中提供融资服务的相关机构也在不断地出现。所以美国的 ST 市场的供需双方正在不断地发展。美国的相关的监管政策肯定也会进行相应的修改,以适合市场的这种需求,毕竟美国 SEC 的三项职责中的一项就是促进市场中的资本的形成。在国际方面,加拿大已经开设了完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交易所,加拿大证券交易所。瑞士交易所计划于 2019 年推出完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交易所 SDX,专注于交易数字化的证券。由于这些交易所都是在合规的范围内进行,因此用户就能将其法币合规地转换为数字货币进行使用,因此完成从法币向数字货币的转换。

同支付过程一样,在证券领域,从法币向数字货币的迁移同样需要有底层的清算和结算系统的迁移,也就是从中心化的清算和结算系统向基于分布式记账技术的清算和结算系统的迁移。只有同基于分布式记账技术的清算和结算系统的共同使用,才能充分发挥出数字货币在证券交易领域中的价值。实际上,自从区块链技术的价值刚刚被人所发现,市场中的共识就是区块链技术在证券行业中的最直接的应用,就是交易后清算。因此,在 2016 年就已经高调的出现了专注此方面解决方案的公司。在美国是 Digital Asset Holdings,在欧洲是 SETL。在 2018 年,人们更加认识到区块链技术可以用 ST 的方式来代表现实中的各种资产和权益,并且可以用 ST 进行融资和交易。所以现在是可以区块链技术来完成数字资产从产生到流通的全流程。所以目前的 ST 市场实际上是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这个完整的流程,而且是在监管的范围内进行的。因此用户就可以合规地将其在银行中的法币在 ST 市场中使用。尽管各个国家和各公司在这个发展的道路上所采用的技术不同,所处的阶段不同,但是基于区块链技术来管理加密数字资产生命周期的全流程,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的。

3、支付与交易的融合

如以上所述,从法币转向数字货币的迁移过程会在支付和证券交易两个领域以合规的方式进行。尽管这个过程是在两个不同的业务领域发生,但这个两个领域中的迁移最终都会转移到同一个技术和市场基础之上。未来的数字资产世界一定是一个数字金融网络生态(看我的系列性文章 统一的交易所和银行生态,数字金融网络生态的结构,通向数字金融网络生态之路)。这个生态一定是以同一个区块链技术底层为支持,在其之上支持数字资产的产生、流通和支付使用。我认为未来的前景是这样的,而且目前的发展过程也一定是支付和证券交易场景密切结合的过程(见我的文章,Square 们如何绕过法币清算?)。如果一个联盟一开始就以此为目标,并采用相应的基于 DAO 的组织原则(见我的前文章, 下一个基于区块链的跨国界金融联盟),那么这样的一个联盟就有很大的概率在合规的前提下,率先实现数字金融网络生态这个目标,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完成法币向数字货币的迁移。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