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抄袭,唱小黄歌,骂脏话,但我是个好姑娘

2019-03-06
摘要:饿死原创的,撑死抄袭的。


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

——《周易·系辞下传》

 

因《盗将行》歌词与大学教师骂战硝烟未散的花粥,近日又再次上了微博“沸”搜。此次不再是止于行文意境艺术层面的简单探讨,而是直指创作伦理中涉及底线的抄袭侵权。

 

事情的导火线源于花粥2012年发布的一首单曲《妈妈要我出嫁》。该歌曲的歌词完全照搬了同名俄语歌曲,只字未改。虽然翻唱民歌本来也谈不上是什么侵权或者抄袭,但花粥这次受到质疑主要来自于她直接使用了歌词翻译家薛范的翻译版本而未做任何说明,同时自己未经原创作者授权更改了歌曲的作曲,意图掩盖这首歌曲是翻唱的事实。

 


面对公众的质疑,花粥在3月3日晚上发出了道歉声明,称《妈妈要我出嫁》是自己在2012年作曲并翻唱的歌曲,由于2019年之前没有签署任何公司团队,所有事务均由自己和朋友打理,导致在打包上传平台时出现了工作疏漏,未能注明歌词的来源和译者。同时,她经纪公司也提到会积极联系版权所有方及作者,并愿意接受一切法律责任。



其实《妈妈要我出嫁》并非是花粥首次受到抄袭质疑的歌曲。早在2018年9月她和王胜男合作的作品《出山》与《盗将行》被人发现编曲来自德国说唱歌手Kram D的《Anders Als Ihr》。《出山》则是由王胜男购买了《Anders Als Ihr》编曲的使用权之后由花粥重新作曲和填词做成的。

 

“民谣女流氓”,很多时候花粥喜欢用这个带着调侃意味的标签,来昭示标榜自我与普通大众民谣歌手的不同。如今“女流氓”这三个字变得异常可笑。论文抄袭尚且要查重复率,她的抄袭却是复制黏贴,一字不差,真真是强盗流氓所为。



除了民谣女流氓花粥,摇滚界段子手大张伟的作品也是一直受人诟病。

 

2006年,大张伟最先爆红的《嘻唰唰》就被人指出抄袭日本组合Puffy的歌曲《K2G奔向你》,两首歌除了开头略有不同外,副歌的旋律几乎一模一样。除此之外,歌词方面也出现雷同情况,《嘻唰唰》有句词是“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K2G奔向你》里同一旋律的歌词翻译成中文是“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

 

在经历《嘻唰唰》抄袭风波后,同年9月份大张伟发行的《花天囍世》再次被指出抄袭。后来花儿乐队解散,大张伟单飞。


沉寂多年,直到参加《百变大咖秀》,凭借里面的表现和段子手的身份,大张伟再次爆红。



可惜即使如此,抄袭仍旧像个冤魂,一直“缠着”大张伟。


2016年8月,著名音乐人梁欢指出大张伟新歌《爱如潮水 Remix》副歌编曲抄袭Zedd 的Candyman。大张伟再次受到公众指摘。



而当时大张伟回应说是对Zedd 的致敬,梁欢则认为对方在洗白,双方一来一往胶着不下。娱乐圈纪检委王思聪看不过眼,亲自下场手撕大张伟。Zedd知道这件事后也表示不认同大张伟的说法。同时还调侃:“如果你喜欢大张伟那首‘盗版’,那你肯定会爱上我们的原版。”



不过就算原创作者都出来认定大张伟抄袭,但这事对大张伟的影响颇微,他照样录综艺、当主持、任导师,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不得不说,在中国,抄袭的成本还是太低了。娱乐圈的生存法则“饿死原创的,撑死抄袭的。”

 

版权保护的大旗很早就被内容创造者们举起,但为何时至今日仍能看到抄袭、盗版之风盛行?这是因为我们国家的知识产权系统是残缺的,再加上音乐版权本身存在的分割性,导致了目前音乐行业面临的版权保护问题尤为复杂。

 

一首原创歌曲,要厘定它的版权,首先要厘定它的主版权涉及完整唱片)。此版权通常由唱片公司拥有,且可将其授权给位于它国开展业务的子公司。此外,主版权可能会随时间推移进行转让或重新包装。

 

接下来是作曲版权。如果不同音乐家在同一曲目中合作,或者某首歌曲成为专辑中的封面曲,那么其版权最终会以多种方式进行拆分。另外,如果该艺术家委派所在地或地区性表演权组织担任其代表,那么这些组织也将享有一定权利。

 

随着流媒体的人气逐渐高涨,这也意味着人们能够在全球各地随意收听更多音乐。但这同时也给出版及唱片公司带来挑战,他们很难确保版税能够以合适的数额被支付给正确的对象。

 

那么作为这样一个业务复杂、抄袭盛行的实体行业,音乐产业能不能够利用区块链技术来改变呢?区块链遇上音乐版权,又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众所周知,区块链技术不仅可运行智能合同,而且还能有效管理庞大数据,因此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很可能从根本上解决一直以来困扰音乐家们的问题。它可以有效地跟踪音乐的版权以及分配版税给版权所有者;发布版权注册,并通过多重签名来保护数字资产的安全,执行多方条款,服从管辖的规则。

 

此前高晓松的栏目“晓说”当中也提到了区块链。不同的是,他从Token经济出发,与自身熟悉的音乐版权业务进行了结合,提出了以下几点应用。

 

1.利用Token经济,区块链可以将版权确权分散化,让很多人可以共同持有某项版权,从而把非常零散的价值体现出来。

 

2.通过Token的方式,粉丝可以为偶像发唱片提供资金,持有Token的粉丝就是“股东”,这些“股东”有分享未来的收益的权益。

 

3.Token可以革新底层的产业链基础,而5G时代的到来,又可以将上层场景分散,因此未来会为市场带来更多的创业机会。

 

从历史角度讲,版权的传递非常困难,因为它会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发生变化,因此它也从来没能在物理框架中真正实现具体的表达。希望区块链技术的出现,能解决音乐版权一直以来存在版权破碎、难以厘定的难题。真正让内容原创者得到应有的尊重和报酬,促进整个行业的健康长足发展。

 


蔡徐坤的100万+,新时代的大跃进

豆瓣啊豆瓣,《流浪地球》到底好不好看?

一场没有受益人的金融狂欢

链圈泡沫也在破灭?IT大厂BaaS与底层公链之战Ⅰ

链圈泡沫也在破灭?IT大厂BaaS与底层公链之战Ⅱ

十个做区块链的九个在做溯源,还能不能干点别的了?

接二连三的落地应用,戳穿了区块链“无能”的谎言

看病换家医院CT要再拍一遍,数据壁垒下暗藏各方“小算盘”

我在区块链赌球赢钱了,现在慌得一批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