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的100万+,新时代的大跃进

2019-02-27
摘要:让“流量”能真正代表流量,让榜单能真正有权威。

1月8日,微博管理员就发布公告,“为了构建健康的微博内容生态和关系生态,鼓励良性互动。微博站方将于近期对微博转发、评论计数显示方式进行调整:微博转发、评论计数显示上限均为100万,超过100万时显示为100万+。”


2月3日,有粉丝发现,偶像微博的前端数据显示已经调整,以前大家还有个比较,现在是齐刷刷的100万+了。


二十天后,央视新闻直播间用近7分钟的时间披露了“数据造假,流量作弊“的产业内幕,画面中出现蔡徐坤、易烊千玺、朱一龙等当红艺人的微博账号,并以蔡徐坤的一亿微博转发量为例,道出了“人为操纵流量,数据造假”的平台乱象。




 流量造星时代 


俨然,“流量”在娱乐圈和互联网圈是两个词。


娱乐圈的“流量”是“流量明星”的缩写,互联网圈的“流量”是“用户”的意思。对于“流量明星”们来说,流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源泉。


我还记得2011年,宫斗穿越剧《宫锁心玉》热播,主演杨幂一夜之间家喻户晓,从《神雕侠侣》和《仙剑奇侠传三》里的女演员身份跳脱出来,击穿圈层,晋升为全民偶像,微博粉丝突破千万,成了热搜常客。



7年后,杨幂微博粉丝突破一亿,成了中国第三个粉丝过亿的明星,但比这更重要的是,杨幂划时代地成为中国第一个把高人气直接变现的偶像演员。


她出演的一系列影片都是“高票房,低口碑”,高额片酬和代言源源不断地找上门来,品牌商和广告主都看清楚了,一个明星商业价值的高低,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人气。


但人气这东西,是可以轻易被制造出来的,一个制造人气,“制造”偶像的时代到来了,经纪公司和媒体平台推波助澜,亿万粉丝武装上阵,为流量展开了搏杀。


2012年,男子偶像团体EXO在韩国出道,不久后,组合中的几个中国成员纷纷解约,回国发展,成了微博上吸粉无数的“归国四子”,许多故事将为他们谱写。



其中鹿晗最为亮眼。2014年,鹿晗刚刚回国,热情高涨的粉丝们就送上了一份“大礼”,在他的一条微博下评论1300万条,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此后,鹿晗人气一路飙升,直到2017年10月6日,在微博公布与小花关晓彤的恋情,引发微博崩溃,鹿晗从此再不复当年辉煌。


如果说杨幂让商家看到了人气的价值,那鹿晗就是创造了一种模式,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明星只靠数据而不是作品就能赢得公众瞩目,相比好作品需要的积淀和偶然性,数据制造可谓轻而易举。


有了这样的造星手段,粉丝永远不怕缺少偶像,脱坑了一个,还有下一个,而且与杨幂、鹿晗不同,通过刷数据,粉丝们可以亲手制造偶像,也只有粉丝自己捧出来的,才能真正重视粉丝,疼粉丝,不会像鹿晗那样说恋爱就恋爱。


2018年的选秀热潮中,蔡徐坤冉冉升起,可以说,他的一切都是粉丝给的,粉丝选出他,捧红他,为他砸钱,为他买光鸭蛋。



但在每个粉丝心目中,蔡徐坤都是努力而优秀的,值得粉丝对他如此这般,但局外人有时还是分不清,到底是粉丝的爱造就了蔡徐坤的“优秀”,还是蔡徐坤的优秀吸引了粉丝的爱意。


为了让出道不久的新人蔡徐坤有更好的资源,粉丝们会使出浑身解数。但怎么才能让更多人看到偶像的努力优秀和正能量,尤其是被品牌方和广告商看到,这对于一个艺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无数先例在前,答案不言而喻,有了数据,应有尽有。




 虎扑直男,开始怀恋吴亦凡 


是的,很快蔡徐坤就应有尽有啦。蔡徐坤火了,成为中国的顶级流量明星并成为NBA新春形象大使。


只不过虎扑直男突然想起了鹿晗和吴亦凡的好。一共快4万人投票,在还没有水军进入的时,近80%都觉得“这很垃圾”。



之前虎扑刚和吴亦凡进行过数轮的大战,结果现在他们突然开始怀念吴亦凡的好了。



充分说明有很大一部分直男,看不惯这些流量明星不是酸,不是因为嫉妒。


而是因为真的觉得这些人得到的,向公众展示的,和他们本身拥有的实力不匹配。


再举个新一点的例子。



这是2018年话语歌曲热度排名前12的歌曲,拿着这些歌去问了身边的80后,90后,00后一共十多个人,结果没一个人能完整唱完排名前十的任何一首歌。


曾经我以为这是因为我老了,不懂年轻人的世界,我不熟悉这些新人就像我爸至今无法接受周杰伦一样。


所以每次和比我年纪小的人去KTV,我都会问是不是他们现在都唱TFBOYS,蔡徐坤的歌。


他们都会用很异样的眼神看着我,然后点了一屏幕的林宥嘉,周杰伦,中国有嘻哈和coldplay。对比10年前,热度排行前十的歌大家至今都会唱。



你说他们唱功好,上榜大家认了,没问题。你说给他们写歌的人厉害,做出来的歌好听,上榜大家也认了,没问题。


问题是他们唱功不好,这些歌也并不好听,传唱度还低,却是去年最受欢迎热度最高的十首歌。乃至于热度排行前10的歌,身边几乎找不到一个人会唱,也是现在很奇怪的一件事。


往大了说叫“劣币驱逐良币”。这是非常奇怪,并且正在发生的事情。


关键这话我还只能在公众号说,如果在微博说,会有一大堆粉丝过来控评。想一想,大概也就知道为什么这些没人会唱的歌能排上热歌榜前十了。


不然吴亦凡的歌曲还在美国销量第一呢,你问问美国人,多少人听过kris wu的歌?



举完这些例子让我想起历史上的大跃进。



当时的人民明明知道都是假的,但是上下都是其乐融融的生活在谎言里。就像现在各路广告商、片方依旧从容为“流量”买单一样。



 让榜单能真正权威 


粉丝经济也好、饭圈也好,作为在国外被验证过的商业模式和文化现象,在我们这儿出现是无可厚非的。


但它在我们这儿的异化,则很大程度是我们缺少一个真实的、健康的、围绕作品的娱乐产品可以相信的衡量标准。


物极必衰,流量泡沫的破灭,2018年开始就屡现端倪。


粉丝们用尽办法为偶像挣来了资源,一次两次还好,长期才不配位,就如经脉不稳非要练绝世神功一样,必遭反噬。


投资人们发现,以往屡试不爽的“大IP+流量明星”的影视剧路子走不通了,多部大制作扑街。


反倒是那些长期沉寂的演技派,重新找回了场子,章宇、王传君、任素汐等人,得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关注度,无数迹象表明,观众们已经受够了流量明星自带偶像光环,演什么都像演偶像剧的尴尬演技。


甚至于在“流量”二字的长期荼毒下,大众意识中已经产生了抗体,形成了“流量=演技差=烂片”的固有印象,在豆瓣上,只要有流量明星出演,很多人看都不看,直接给出差评。


行为很武断,但是效果却是显而易见。


中国电影陆续收获了一大批优秀作品,《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流浪地球》,在提高受众鉴赏能力的同时,进一步把从业者从流量思维的怪圈中解放出来。


从长远来看,直接“差评”的武断行为并不值得推崇,终归需要一个公平公众的方式来替代现有的“流量”,记录下民众真实可靠的评价。


让“流量”能真正代表大众选择,让榜单能真正有权威。


具体的形式一下子也不是拍拍脑袋就能想出来,但新兴的区块链技术终归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参考方向。


泡沫不是一天吹起来的,但泡沫能在瞬间破裂,流量时代的神话,以央视的这次报道为节点,大概就此终结了。


说不定借这个机会,娱乐产业和市场真的能重新获得一个生长的机会,能逐渐建立起来一个围绕作品而不是资本和流量的内容消费生态呢。




第1批区块链从业者正奔赴金三招聘季

豆瓣啊豆瓣,《流浪地球》到底好不好看?

一场没有受益人的金融狂欢

链圈泡沫也在破灭?IT大厂BaaS与底层公链之战Ⅰ

链圈泡沫也在破灭?IT大厂BaaS与底层公链之战Ⅱ

十个做区块链的九个在做溯源,还能不能干点别的了?

接二连三的落地应用,戳穿了区块链“无能”的谎言

看病换家医院CT要再拍一遍,数据壁垒下暗藏各方“小算盘”

我在区块链赌球赢钱了,现在慌得一批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