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尔谈闪电网络:没有用户规模,终究只能沦为概念炒作丨陀螺专访

2019-02-25
摘要:把闪电网络作为区块扩容的替代,注定是走不通的


闪电网络自2018年3月份上线以来一直备受关注,最近的“闪电火炬”传递活动更是将闪电网络的关注度推向了高潮,截止发稿,比特币闪电网络节点数为6675,通道数为30452,网络容量达到724.76BTC。


比特币闪电网络能加速比特币交易,在处理小额即时交易上表现出优良的性能,但尽管如此,闪电网络目前也存在一些核心问题尚未解决,如何客观地看待闪电网络?闪电网络容量的增长会给比特币带来怎么样的变化,它是天使还是魔鬼?陀螺财经近日就闪电网络这一热门话题专访了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就闪电网络目前存在的一些争议性问题展开了深入的讨论。


以下为采访实录,略经删减,并已经由江卓尔本人校对。


陀螺财经:近段时间闪电网络无论是节点数,还是通道数和网络容量都迅猛发展,您同意以上的这三个指标是衡量闪电网络发展成功与否的标准吗,如果不是,评价闪电网络成功与否的标准应该是什么?


江卓尔:评价闪电网络成功与否最好的标准,就是看闪电网络上的币有多少,单看节点数和通道数实际意义并不大。因为节点和通道的成本很低,你可以随意地开节点和通道,但是你要把币放到闪电网络里面去,是要付出资金成本的。如果闪电网络里有很多币,那就说明它能满足很多人的需求,很多人需要把币放到里面去用。


现在闪电网络通道内,全网只有700多个BTC,甚至还不到一个大户的币量,所以可以说,闪电网络现在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闪电网络本质上是某一种货币的一个支付网络,我们可以把它类比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网络只有形成规模化了,它的作用才会凸显,如果只有很少人去用,它是没什么价值的,如果需要给出一个标准的话,我认为在整个支付网络中,闪电网络至少要有百分之二三十的用户占比,或者有10%左右的比特币在闪电网络上面,而现在闪电上面的币量微乎其微,意义不大。    


截止2月25日 15:35 闪电网络网络容量超过720BTC

 来源:1ML网站


陀螺财经:闪电网络支付目前是否存在资金安全问题,安全问题要如何解决?


江卓尔:闪电网络的安全性问题体现在,它交易对方可能作弊。比如你和商家之间打开了一个支付通道,但你出于作弊,偷偷广播了一笔早期的交易,想篡改通道里的帐户余额。但商家如果及时发现了,它可以再广播一个最新的交易,按规则惩罚你,使你损失更多的币。但你完全可以把这个通道里面的币全部都用光了再去作弊,这样最差的情况下你已经没有币了,但是你可以去博一下,说不定对方节点一时间没有发现你的作弊行为,这样你就可以得逞了。


因此闪电网络要求节点长时间在线,否则可能被对方偷钱,但也不是不可以解决,大不了就把节点反作弊托管给别人(虽然会带来中心性问题),所以安全性倒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陀螺财经:闪电网络的应用场景有哪些?波兰合规交易所BTCBIT已经在交易所部署LN支付,某支付公司大佬预言在交易所使用闪电网络进行日常交易将成为主流,如何看待交易所对闪电网络的使用?


江卓尔:只有当两个节点之间本身就存在大量的往来交易,他们之间打开闪电网络才有意义,从这个角度来看,交易所之间的结算,以及交易所跟钱包等支付中心之间的结算,有望是最早落地的应用场景,因为从技术上来说,交易所之间打开闪电网络通道后,用户可以从一个交易所,立即瞬间提现充值到另外一个交易所。


但实际上,出于商业角度的考虑,交易所可能也不大喜欢闪电网络。比方说,交易所未必愿意跟另外一个交易所打开通道,因为这等于在跟另一个交易所分享用户。再比如,以前用户充值到交易所,币的控制权是在交易所手上的,但现在如果走闪电网络,那么币是在通道里面的,这就意味着交易所拿不到用户的币,甚至还要承担技术风险,因为通道存在对面恶意作弊的风险,它需要不断地去照看那么多的通道,这也就是我说交易所可能不会喜欢闪电网络的原因。


陀螺财经:之前您在微博上有说过,闪电网络的最大问题是流动性问题,这个流动性问题如何理解?


江卓尔:要理解这一点,我们首先要清楚闪电网络在通道内进行交易,需要事先锁定一定数量的币,这部分的币只能用于通道内交易,当你想把里面的币提现到主链上变成可以自由使用的币,你必须再发起一笔主链交易,这其实是相当麻烦的。


举个例子,你经常去一家面包店买东西,为了方便日常的往来结算,你和面包店之间打开了一个通道,但你需要先一次性充钱进去(比如说是100块钱),然后每次花10块钱,过了一个月才用完。但实际上消费者并不喜欢这种预付方式。


这个就是流动性问题,预押的好处是能快速进行一些小额的交易,但不好的地方是它占用了用户资金,导致用户资金紧张,资金成本高,我想没有消费者喜欢预付卡消费吧?


陀螺财经:研究报告数据指出,比特币闪电网络对于小微支付表现出非常好的性能,但随着支付金额的增加,支付成功率会骤降,而且虽然通道数量一直在稳步增长,但交易效率并没有提高。请问您认为影响支付成功率的因素有哪些?


江卓尔:闪电网络里面的币有点类似于一个算盘上面的算珠,你只能把它从通道的左边拨到右边,或者从右边拨到左边,在你把通道关闭,发起一笔主链交易提现之前,这个通道里面的币是跑不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的,所以它永远达不到支付宝一样的便利。


     

闪电网络现在设计的路由方法,有可能会经过多个跳,也就是说可能你要先连到商店,然后商店再连到另外一个饭店,然后再通过饭店支付给最后的商家,这样过程中每增加一步,就有可能导致通道里面根本没有足够的币,所以你经过的跳数越多,最后能支付的币就越少,支付的成功率就越低,也就是说,你最后能转多少币,实际上取决于一系列通道里面,最小通道里面的币数。


我用一个例子来阐述这个问题。你跟Bob建立了通道,通道里面有1BTC,Bob跟面包店之间也有一个通道,但里面只有0.1BTC。那么你和面包店之间,能支付的金额,取决于途径所有通道的最小值,也就是0.1BTC。


     

甚至如果Bob和面包店之间的通道,里面的0.1BTC,在之前已经被Bob支付给了面包店,那你能支付给面包店的金额,就是0。


     

更麻烦的还有一种情况,Bob建立了和面包店的一个通道,以为里面有0.1BTC可用,但某一天Bob要用这0.1BTC时,却发现已经在之前的一次路由中,被你提前用掉了,这无疑是很令人恼火的。

     


Core设计这种 “算盘上的珠子” ,却希望币能像 “水管里的水” 一样,自由流动。


Core希望在很多节点和通道互相连接后,通道里的币能达到往复平衡,这是无视货币流动规律的的无知;认为支付网络的规模效应,会从天上自己掉下来,这是无视经济发展规律的自大;因为闪电通道而拒绝扩容,更是使BTC社区遭受重大损失的鲁莽。


陀螺财经:闪电网络的设计容易形成一些大的中间节点,因而也一直受到“中心化”的诟病,您如何看待闪电网络的“中心化”问题?


江卓尔:闪电网络的“中心化”是一个问题,但这还不是最致命的,因为中心化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被政府监管,失去了经济自由的最大价值,甚至被端掉。但如果它能够发展很长的一段时间,还没有被干掉的话,它至少是可以得到很好的发展的,因为中心化的发展效率是很高的。


闪电网络的致命性问题主要还是出在它本身难用,需要把币锁死在通道里面,而且大部分的支付网络又是单向的,即使是上面我们举交易所跟支付中心之间结算的例子,交易所跟支付网关之间也是总体单向,资金大部分从交易所流向支付网关,然后短时间就耗尽通道里的BTC,而每次清算都意味着开关一次通道,这会增加交易手续费,从而降低商户采用闪电网络的意愿。


     

陀螺财经:闪电网络和区块扩容本身是否存在矛盾,或存在一个孰优孰劣的问题?


江卓尔:闪电网络和区块扩容之间不矛盾,它是区块扩容的一个补充,或者说是主链交易的一个补充,它只适用于一些少数的场景,像上面我所说的交易所互相之间的资金结算,或在线赌博网站的充值后提现等一些少数的,有资金往复来往需求的场景。


所以Core团队如果希望把闪电网络作为区块扩容的一个替代的话,那这条路最后注定是走不通的,BTC社区已经为此付出,并将继续付出巨大的代价。


陀螺财经: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充当一个节点,也可以建立自己的通道,但是否选择充当中间节点,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江卓尔:中间节点不是想当就能当的,需要有足够多的节点和通道与其进行连接,就跟支付宝一样,并且存在大者恒大、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


现在技术上创建一个闪电网络节点很容易,但问题是你建完之后,有没有人跟你进行往来交易。建节点和通道,跟它有没有被用起来,这是两码子的事。就好比说你去淘宝上开一家店铺,十分钟就可以开张了,但自己开起来以后有没有人过来买东西,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对于普通用户,他可以去尝尝鲜,先去建立一个节点,和几个热门节点打开通道,但是下一步就结束了,因为他之后就没有什么可做的了。 


陀螺财经:闪电网络的使用门槛如何,普通用户要如何上手?


江卓尔:现在普通人没法用,没有一个可以用的去中心化钱包,现在市面上的闪电钱包,默认都是中心化托管,本质上都是一个离线钱包,真正易用性的,带图形界面的闪电钱包,还没有。


陀螺财经:闪电网络的迅猛增长能否为比特币带来牛市?从短期来讲,对矿工和比特币价格的影响几何?


江卓尔:目前闪电网络上面实际上只有一些测试用户和设置节点,并没有发生有实际经济意义的交易,所以短期来说的话,对矿工和比特币价格肯定是没有影响的,因为它连用都还没用起来。


陀螺财经:有分析认为,短期内闪电网络、比特币ETF、摩根大通发币有可能是带动行情的三大利好预期,您对此有不一样的看法吗,2019年有哪些机会是您认为值得关注的?


江卓尔:闪电网络只能是一个概念,实际上很难用起来。


比特币ETF应该也很难通过,因为以我的了解,传统金融圈和监管机构,对于比特币这个东西,现在还是处于一个无视和鄙视的阶段,这时候要通过比特币ETF是非常困难的,这跟矿机厂商港交所上市一样。理论上来说,矿机厂商的盈利情况没有问题,但港交所还是拒绝了,主要的拒绝理由就是它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发展会怎么样,它也不想成为第一个上矿机厂商股票,然后又出现倒闭的交易所。


再者是摩根大通发币,稳定币确实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风口之一,因为区块链具有可以打破国境的性质,所有国家货币都必须直面货币竞争,所以稳定币会是一个强需求,它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牛市的推动点之一。


2019年的机会,目前看来非常少,除了稳定币以外,新技术上的机会有可能出现在文件存储也就是IPFS这一类相应的存储系统上,但它们的开发难度相对来说也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暂时也不做指望了。




近期精彩文章:

闪电网络很难懂?你需要看看这篇文章 | 硬核科普

币安的公链野心:干掉中心化交易所

给「摩根币」泼一盆冷水

加密货币世界里的「数字乞丐」



合作 | 约稿 | 加入团队(实习/全职)

杨达豪(微信号:yangdh007)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