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圈泡沫也在破灭?IT大厂BaaS与底层公链之战Ⅱ

2018-12-21
摘要:虽然现在的底层公链在各方面都比拼不过互联网\/IT大厂的BaaS,但他们中的幸存者,实际上是最有可能执行区块链3.0的人

上一篇《链圈泡沫也在破灭?IT大厂BaaS与底层公链之战Ⅰ》我们分析了底层公链的危机而IT大厂都以一个叫BaaS的东西撬开区块链。这一节我们接着来讲BaaS,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大厂的区块链要以这样的形态出现?相比“有币区块链”具有怎样的优势。


我们还是从头开始梳理。相信很多读者都有这样的感受:当他们乍一看到“BaaS”这个词的时候,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说熟悉,是他们对“aaS”这几个字母似曾相识,而陌生,是对“aaS”前面那个“B”从未见过。那么,他们之前究竟是在哪见到“aaS”的呢?


你猜对了,是在云计算领域——在前几年云计算技术及其概念股火热之时,有三个英文缩写曾经席卷了整个科技领域及金融市场,这就是IaaS、PaaS和SaaS,也就是“基础设施即服务”、“平台即服务”、以及“软件即服务”


尽管很多朋友对这三个概念都已经有所了解,不过在这里还是要带领大家复习一下它们,因为这对于我们今天所要深入挖掘的“BaaS”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首先,IaaS(基础设施及服务)主要是指云服务商提供硬件层面的支持,例如虚拟机和其他资源(如网络带宽、防火墙、负载均衡器、IP地址、虚拟局域网)等底层基础设施,不过不覆盖软件层面,也就是说,用户购买 IaaS 产品后必须自己完成环境配备和应用程序开发,一般商业客户很难直接使用,主要针对IT大企业及部分有实力的开发者。


其次,PaaS(平台及服务)则指的是云服务商提供底层软件层面的支持,例如操作系统、编程语言执行环境、数据库、Web服务器等底层软件技术,以便于程序员专注于应用程序开发,它主要的面向对象是程序开发者。


最后,SaaS(软件即服务)指的是云服务商提供可以直接使用的应用软件,包括电子邮件、虚拟桌面、统一通信、在线游戏等,它主要的面向对象是普通的企业或个人。


不难看出,IaaS、PaaS和SaaS的结合,实际上是以“灵活性-便捷性”这条二元一维轴为纬度,对云平台进行的一个分类:例如IaaS的灵活性最强、但便捷性很弱,SaaS便捷性最强、但灵活性很弱,PaaS则介于两者之间,尽管后来业内还出现了“CaaS”和“FaaS”【注】,但依然是没有摆脱“灵活性-便捷性”这条轴的思维框架。


图:从IaaS再到SaaS,目前云服务的分类就像是披萨制作的方式一样


那么,前文所提到的、大中型企业所专注的BaaS(区块链即服务、Blockchain as a Service),在这其中又属于哪一环呢?一般认为,它与SaaS的概念比较类似,因此也同属一个级别,或者也可以认为,BaaS是SaaS的一个分支。其所面对的主要用户,也和SaaS一样,是普通的企业或个人。


而众所周知,我们所熟悉的底层公链,它们的主要面向人群是开发者。从这点来看,底层公链尽管也提供了一些软件层面的基础支持,但相比之下,其与PaaS更为接近,或者用某些业内报告的话语体系来说,底层公链更像是BTaaS(Blockchain Technology as a Service),也就是为开发者提供底层软硬件支持的“区块链技术服务”。


由此可见,很多投资者和从业者在乍一看到IT巨头的BaaS产品时感到蒙圈、难以将其与众多初创公司的底层公链进行对比,是有理由的。


因为在他们所浸淫的舆论环境里,区块链之间的比较经常是会发生在横向的层面上、也就是在“有币区块链”和“无币区块链”之间,然而中心化巨头们的BaaS已经超出了这个层面,直接从底层公链所处的PaaS跨越到了SaaS。


也就是说,当人们想要将大公司的BaaS与小公司的底层公链进行比较时,不仅要在横向上进行公有链和联盟链的对比,还要在纵向上进行SaaS和PaaS的对比,这可以说是完全超出了这些观察者此前的认知边界,因此他们一时间感到无从下手,也就不奇怪了。


图:公有链与BaaS的对比?对不起,这题超纲了...


那么,处于SaaS层级的BaaS,和处于PaaS层级的底层公链(BTaaS)相比,究竟孰优孰劣呢?对于这个问题,正如我们上面在“灵活性-便捷性”一轴中所展示的,底层公链的灵活性更强,可以满足更多个性化的需求,但其主要针对Dapp的开发者,使用的便捷性较弱。


而BaaS已经把很多代码函数事先封装在了模块中,只要通过API和SDK等接口连接,便可以即插即用,更适用于想要搭建个性化应用的企业和个人,便捷性有余而灵活性不足。


也就是说,在传统中心化互联网的世界里,这两者都处于“灵活性-便捷性”这条轴上,各有千秋,很难分一个绝对化的高下。


但是,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情况也会是这样的吗?



 触碰不到甲方客户的公链集群 


相信很多朋友都会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最近关于底层公链和联盟链的报道和追踪突然多了起来,鉴于很多媒体都是报道“有币区块链”出身,因此对身为“无币区块链”的联盟链常会多有微词,尽管不会明面点破,但也会用中文特有的春秋笔法来玩一个含沙射影。


这其中的一个黑点,就是联盟链的合作伙伴相对比较少。


不过,从现实情况来看,虽然联盟链看上去的“官宣合作伙伴”数量确实不多,但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相对低调,且无需在交易所的要求下定期发布周报的原因。


事实上,如果“合作伙伴”指的是直接接入区块链的企业单位的话,那么联盟链的合作伙伴实际上是要比底层公有链要多的。这样一来,便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对于企业来说,他们似乎是更加愿意接入到联盟链、而非被业内人士更加看好的底层公有链当中?


毫无疑问,在很多企业客户看来,区块链产品开发者过去的经历,是企业方面能否相信他们的一个重要条件。目前绝大部分的联盟链开发者都是互联网/IT大厂或是金融大企业,他们在过去已经有开发出较为成熟产品的经验,所以更能得到客户的信任。反观底层公链领域,大部分团队之前有开发出过什么风靡的产品吗?


众所周知,答案是No。


事实上,很多“明星底层公链”所谓的成绩,只有在数字货币市场上进行市值管理,把币价拉升千百倍。这显然是无法拿到台面上来展现的,至于在区块链行业获得的各种奖项,实际上也没有太大的说服力。


在笔者所接触到的实体经济从业者中,很多人认为这些所谓的奖项只不过是区块链领域自颁自领的行业自嗨而已,换言之,这些荣誉得到的更多是乙方同行的认可,而不是甲方客户们的认可。


然而,从笔者个人的角度来看,虽然互联网/IT大厂对初创公司在公信力上的碾压,足以弥补联盟链相对公有链的劣势(币圈从业者视角),但这当中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对于企业来说,他们可以直接接入处于SaaS层的BaaS,从而快速地布置自己的区块链应用,反观底层公链的BTaaS,他们处于PaaS层,跟终端的企业和个人之间还隔着一个Dapp的开发者。


也就是说:用户可以直接使用联盟链的BaaS,但却还要花钱雇程序员才能享受到公有链的服务。那这就涉及到了一个问题——用户现在究竟有没有动力,去花钱雇人在底层公链上开发区块链应用?


毕竟,这可是促使底层公链能与BaaS重回同一起跑线的必要手段。


图:对于用户来说,他们往往直接就能调用BAAS的功能,但却需要开发团队的帮助才能享受到底层公链的服务


答案可能会让很多业内人士心头一寒:几乎没有。


作为区块链的从业者,我们现在一定要搞清一件事情:这个行业目前所面临的情况是——不是身处甲方的实体企业对乙方的区块链技术跃跃欲试,而是乙方在上赶着恳求甲方使用自己的去中心化应用。


毕竟在技术一侧,在面临很多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时候,企业通常是会抱有比较保守和谨慎的态度的,尤其对在2018年声名败坏的区块链技术更是如此,现在很多知名企业,听到“区块链”三字简直是唯恐躲之不及,生怕被媒体扣上割韭菜的帽子。


而在场景一侧,很多时候用户其实并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直到他们接触到了某款产品,并对其抱持有良好印象之后,对应用场景的想象力和需求才会喷涌而出。


就像移动互联网一样:在传统互联网时代,谁都没觉得一个手机能有多大的用途,然而在人们接触了智能机、以及最初的几款高体验应用之后,针对各行各业的App瞬间如雨后春笋般开始爆发,拦都拦不住。


从这点来看,在行业发展还处于非常早期的这个阶段,区块链企业实际上是不适合把自己的产品太“个性化”的,毕竟用户现在都没搞明白这个技术现在能干嘛,你再去跟人家天马行空地玩,未免不太合适。


比较合理的步骤应该是:先通过便捷性比较高的SaaS服务,让用户较快地熟悉Dapp的功能,在他们对区块链的各种应用产生需求后,然后再吸引各行各业的技术服务商来自己的PaaS平台上来开发相应的Dapp。


毕竟,哪怕是在商场搞促销,你也得先给消费者一个试吃的过程,然后人家才愿意掏腰包去买你其他的商品不是?


分析到这一步,底层公链所面临的风险已经十分明显——他们是在用看得见摸得着的真金白银,去赌一个非常虚无缥缈的未来,其所付出的时间与金钱成本极高,能够获得的收益却很难覆盖这些费用——毕竟谁也不知道,用户会不会对区块链应用产生需求,即便是产生了需求,又会不会选择他们这条底层公链上开发应用。


反观IT大厂,绝对要比初创公司的底层公链风险更低因为他们的BaaS布局是在已经构建好的联盟链上进行搭建的,比如说腾讯的TBaaS就是基于Fabric的服务平台,这件事情的投入成本远比从头开始搭建底层公链更低,但可以接触到的终端客户资源却要更多。


这样一来,当某一天客户想要定制个性化的区块链应用时,他们首先想到的技术供应商,也必然会是这些与他们走得更近、且名声也更大的互联网/IT巨头。



 区块链明年还有新一轮泡沫破裂?


通过上面的分析不难发现:目前我们在市场上所见到的诸多底层公链,他们在互联网/IT大厂的面前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竞争力。


这其中,人们对企业品牌的信任程度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但更关键的地方在于:与互联网/IT大厂们“即插即用”的BaaS相比,底层公链所处的“PaaS”层,实在是有点脱离群众了,以至于会给人一种悬浮在半空当中难以落地的感觉。


在这样的情况下,发轫于去年年底的底层公链浪潮,实际上正在一步步地走向今年年中交易所和平台币的后尘,只不过与FCoin因逻辑崩盘而产生的瀑布式下跌不同,公链集团军的陨落,更多地会以“钝刀子割肉”式的阴跌方式来进行。


那么,对于区块链行业来说,未来突破到区块链3.0的方向在哪呢?关于这一点,在此前已有阐述,那就是基于分布式自发社群(DAO)的去中心化C2C应用,事实上如果你去看最近几年的很多所谓创业风口,会发现他们虽然叫的名字不同(例如所谓的共享经济),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把原有的、以中心化公司形式存在的B端服务提供商,打散成为去中心化的、以社群形式存在的C端服务者。


从这点来看,我们所熟悉的滴滴和爱彼迎,其实从商业模式上更贴近于抖音和微信公众号这样的应用,而与ofo和街电这类所谓的共享经济同门师兄弟并不是一类事物。


但是由于一些原因,这种去中心化的应用近两年遇到了一个发展的瓶颈,而突破这一瓶颈的重点,初步设想是在服务提供者每完成一项服务之后,便可以利用智能合约,迅速地得到自己应得的数字货币奖励,从而促进他们投身于去中心化中心体系的积极性。



但是,就目前来看,很多人的思维实际上似乎是被束缚住了,在他们看来,数字货币有且只能有一项功能,那就是激励节点记账,任何超出这一规则的token,都是违反“币圈正统”的。


然而,如果将数字货币的作用仅仅限定在这一用途之上,那基本可以确定,现有的公有链将会变得和联盟链没什么区别,使用的场景时很有限的,因为你的数字货币的有效流通范围,实际上只包含两种角色,一是区块链系统,二是记账节点,跟其他的经济体系参与者没有太多关系。


所以说,在实现以DAO的核心的区块链3.0的过程中,我们一定要打破“数字货币只能用来激励记账节点”的思维约束,合理的利用现有的链上通证,在维持其价值尽可能平稳的前提下,赋予其更多的功能,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进行多种代币组合的尝试,毕竟就算是一个国家,也没见过一张国债打天下的。


除此之外,还需要包括货币、股票、期货合约等各种标的存在,才能打造出一个相对合理的经济体。否则的话,我们很有可能将会变得和那些固守传统、不愿迎接变化的人殊途同归,只不过坚守的东西不一样罢了。


从这点来看,虽然现在的底层公链在各方面都比拼不过互联网/IT大厂的BaaS,而且他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会消失一大半,但他们中的幸存者,实际上是最有可能执行区块链3.0的人,可在这个阶段来看BaaS更胜一筹。



参考来源:巴比特《链圈泡沫也要破裂?IT大厂BaaS与底层公链集团军之战》



— 推荐阅读 ——

链圈泡沫也在破灭?IT大厂BaaS与底层公链之战Ⅰ

十个做区块链的九个在做溯源,还能不能干点别的了?

被币圈伤害的区块链爱好者,进来

游戏DAPP 明天会更好?

接二连三的落地应用,戳穿了区块链“无能”的谎言

看病换家医院CT要再拍一遍,数据壁垒下暗藏各方“小算盘”

从币圈苟活下来的人都有点邪的!

滴滴顺风车下线后的第17天,想它

我在区块链赌球赢钱了,现在慌得一批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