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火者”邓永强的创业新局:区块链新生态!

2018-11-08
摘要:区块链新生态,是勇者与智者的江湖。

引言:


“五到十年内,叫过渡期也好,升华期也好,区块链业界还是要有秩序。古典也好,迭代也好,或者叫混合所有制,最终都是要回到维护行业秩序中来,维护产业的规律,要守住道德底线、法治底线、人性底线。”


“我们倡议做样板,或者做先锋,一起重塑区块链新生态。我们叫盗火者,点燃区块链生态的新火种。不是说要把整个世界砸烂,这是一个继承、一个升华、一个迭代”。


区块链生态是一个全新的起点,对邓永强来说,恰似为他量身定做的。


邓永强是国内最早一批创业生态的创建者及实践者,早在2012年,他与几个清华校友一同创立了国内首家硅谷模式的创新型创业孵化器,提供线下创业者聚集的场地,提供创业咨询服务,包括资本、培训、技术、媒体等全链条的创业全生态服务逐渐成型、完善。


2017年底,区块链创业如火如荼时,邓永强突然意识到,提供区块链生态服务的土壤亦已具备。在他作为主要发起人的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基础上,邓永强以其敏锐的嗅觉及敏捷的行动,加之连续创业经验,迅速链接起区块链领域的资本服务、媒体服务、政策咨询服务、培训服务等。如果说之前邓永强用了五年时间打造出创业者服务生态,这次他仅用了半年,就构架出区块链生态的各节点。


▲ 盗火者生态3大板块


这不仅是针对创业者的生态,对于传统企业的区块链化、大中型企业的区块链落地,盗火者区块链实验室及所链接的资源,都能染及。


这又是邓永强一次全新的开始。


邓永强说,作为连续创业者,深深地感受到创业路途中的孤独,这也是他最近6、7年来全身心致力于创业生态建设的根本原因。把创业者聚集在一起,把创业者与资本对接、与产业对接、与政府对接,邓永强渐渐摸索到一些规律,深刻地体会到不同群体的不同诉求。“只要是创业者关心的,就是我们关心的”。


区块链生态是一个全新的起点,对邓永强来说,恰似为他量身定做的。

 

“盗火”,勇敢者的实践


2018年9月23日,在资本市场学院主办的第6期西丽湖金融科技大讲堂上,盗火者区块链实验室创始合伙人邓永强指出:“区块链是非信任环境中的信任服务基础设施,这是它的本质”。


他预计,2020年前区块链就会有更高效率、更安全、强壮、精心设计、更包容的设施,可以促进区块链产业和实体的对接和融合,同时实现区块链的社群价值和社会价值。


▲ 第6期西丽湖金融科技大讲堂现场演讲


(编者注:资本市场学院由中国证监会和深圳市政府联合举办的资本市场专业性教育培训机构,于2012年12月3日设立。)


 邓永强直言不讳地指出,若无良好健康的生态,区块链产业里每个环节都不可能有持续的、可扩张的、规模化的回报,因此他呼吁业内人士共同建立区块链行业自律组织,一起和政府、产业、各界对接,并依法合规发展。


建造健康的区块链生态,是邓永强创建盗火者区块链实验室的初心。

 

创新、领先、价值、实用,“盗火”二字与区块链如此紧密相连,是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逐渐为业界认同的结果,联盟发起人之一邓永强更是热情高涨、纵情向前,这是坚定的信仰、理性的情怀,热火与热情的结合。盗火者实验室、盗火资本、盗火传媒……邓永强从创业生态实践者,进一步成为区块链生态坚定的构建者、实践者及布道者。


有人问邓永强,为什么想着一起成立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他回答说,这是一个很自然而然的过程。“我们这些发起人都是互联网的老人,这个模式用了二十年,都是类似的套路:包括依然火热的互联网创业,要先抱团、互相学习、资源共享,做上下游的对接,一块来共建和共享生态”。


“对于区块链的未来走势,大家心里不很踏实,因为我们都是过来人,对于产业的布局及对事业的格局有相对长远的考虑。大家便一起来分析,共享资源,为更长远的布局,做更有格局的大事。”

 

2018年初投身区块链的决定并不太难,包括互联网和区块链领域资深创业家、投资家和科学家,中国青年天使会主要成员,清华系、英诺系和港澳、海外知名区块链专家等联合发起了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那个时刻,上百家区块链媒体成立,游戏链、消费链、打车链等等细分领域的区块链项目如雨后春笋,纷纷破土而出。


2018年10月再谈区块链时,数字货币的市场走势已让绝大多数自称区块链坚定信仰者没有了脾性,所谓的明星区块链项目大部分被打回原形,出局、出走、不再更新成为了新常态。邓永强坐在笔者面前,却依旧热情高涨,他说:“现在泡沫破灭,对于区块链的技术研发、产业对接和应用落地是大好事,势必会加速整个行业洗牌,并促进行业趋向良性发展。”


盗火者生态看似在逆势布局,却有更长远的用意,其设想及实实在在的布局依旧让人心潮澎湃。


强调“用圈”,生态核心是投资


不少区块链项目都有自己的数字资产的钱包系统,都有自己的媒体,冠予“某某财经”之名,甚至都自己的交易所。也就是说,“生态”是区块链创业者最喜欢使用的名词,如同互联网创业者喜欢用“平台”二字一样。


不过,盗火者区块链生态自有它的不同。


问及盗火者生态的优势时,邓永强兴奋了许多,他说:“我们有很好的产业资源,海内外的产业资源都能对接上”。


“我们是借鉴硅谷的模式,结合中关村的特色,体现清华系的特点。许多清华校友互联网与新媒体协会的理事、会员,和清华大学校友创业导师、投资人、技术专家,是搭建创业服务生态的起点,也是搭建区块链生态的起点,就是盗火者生态的极大优势。”

 

全身心投入区块链生态的建设,邓永强也经历了一些认识上的变化,同时也是对自身优势不断确认的过程。


几年前,邓永强就意识到区块链技术的力量,当时只是从技术、从产品角度思考,认为区块链会带来一些新的应用、新的商业模式。更深层思考时,邓永强发现,区块链在解决信用与信任问题时将深远地影响到社会变革,同时,区块链能跟海外社群对接,这就不只是技术应用的范畴了。“它比互联网更快、更直接地跟国内外链接,直接就是社区、社群的对接”。


另外,区块链能促使投资理念的升级。


邓永强介绍说,“盗火者”区块链生态的核心还是投资。英诺天使基金是国内Top 10基金,如何投资和管理项目,如何服务和支持项目,邓永强都有较为顺畅的磨合。但区块链领域天使投资如何去适应,以及整个投资理念和模式如何迭代,则需要到第一线去实践、去摸索才能获得。


▲ 寻找中国创客2018年度路演之区块链专场


到底是按币圈的模式,用币就把所谓古典投资机构给颠覆掉?还是二者要结合起来?区块链发展到现今阶段,邓永强认为已证明一年多来团队的思考是对的:区块链新兴投资模式要与传统投资模式结合起来。


“区块链的模式在可预见的将来,还是要投资股权,投资机构以股东形式来参与,而不是完全交给社群。股份制对于创业团队本身是一种监督、一种制衡,甚至必要时候是一种制裁跟接管。”

 

邓永强强调说,人性有很多恶的一面,我们不需要故意回避人性之恶,两个陌生人之间在没有信任基础上的交易,通过技术解决人性之恶,还需要时间。交易、退出,然后交给社群,投资人只是社群的一部分,这种模式有很大的问题。“客观地讲,远远不只是中国,全世界的区块链创业团队,在拿到了大量的金钱之后,不仅要自律,更需要进行监督,现在更证明了监督和监管是必须面对和处理的大问题”。

 

“Token投资与股权融合,要螺旋上升,叫升华也好,通过这种股权模式来有效地制衡”。


邓永强认为,这恰也是区块链生态重要性的体现。投票权是一种制衡,通过行业资源,通过生态也是一种制衡。


区块链还是在遵循四百年以来的证券市场这种会计规则、信用规则。“有人讲区块链是对四百年来会计规则的颠覆,我认为,至少十到二十年还不可能,目前阶段还是这四百年的一个延伸”,邓永强说,“区块链是一个价值互联网,从信息互联网到价值互联网,但是还是基于互联网,脚还在地上。”

 

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一直强调的是“用圈”,它还率先在国际上提出“用圈”三原则。


1、针对实体经济和社会服务的需求和痛点,积极探索和实践区块链解决方案,促进产业区块链的发展和普及。


2、不为链技术先进至上,以实用好用为先。这个就是专门针对一些所谓区块链原教旨主义者一些观点的对应做法。


3、是单点场景应用突破,然后在各个行业和领域迅速推广普及。


作为盗火者区块链实验室的创始合伙人,邓永强介绍说,盗火者区块链实验室是为链接创业界、产业界、投资界,共同建立区块链产业共同体、协作体,打造出区块链新生态。


“我们倡议来做样板,或者来做先锋,重塑区块链新生态,我们叫盗火者,点燃区块链生态的新火种。不是说要把整个世界砸烂,这是一个继承、一个升华、一个迭代”。


盗火者区块链实验室目前已服务企业20多家,部分已支持企业包括:BUMO、UTour、万维链、氪星球、智秘、积木云、脑海链、哈希世界等。


区块链从天摔落,再战江湖


相比区块链领域的所谓网红创业者,邓永强搭建的区块链生态,一定更稳固且可持续。


邓永强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87级,国内第一代的互联网专业学生、互联网用户,以及互联网领域连续创业者,还热心社会工作,同时担任清华校友TMT协会秘书长、清华校友三创大赛组委会执行秘书长、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发起人、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创业互联网分会会长、中国高校创业孵化器联盟副理事长等等。他完整亲历了30年来中关村的迅猛发展,以及直接参与了20年来互联网多个产业的更迭周期。


▲ 清华学子邓永强


“无论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中国股市近30年,还是中国互联网20多年,移动互联网10年,中间每一浪我都完整地见证着、经历着、参与着”。他如是介绍自己。

 

有媒体这么总结过邓永强:


40多年前:出生于广东,全程见证中国改革开放40年。


30多年前:1984年,参加首届全国青少年计算机竞赛;1987年,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本科,1990年国内第一代互联网专业学生,1995年水木清华BBS第一批用户。第一代互联网码农,全程见证中关村30年江湖风云。


20年前:1999年参与第一批国内互联网证券交易公司:华夏资讯;2002年发起国内第一批语音识别和声纹识别公司:得意音通;2008年发起第一批大陆智能手机应用公司:航班管家。


邓永强2012年发起国内第一批创新型孵化器:厚德创新谷;2013年 参与国内第一批机构化天使基金:英诺天使基金。

 

邓永强一直身处热闹的创投一线。“那些所谓的区块链网红,没真正运作过基金,没操作过产业,自己去幻想一些产业场景,编造一些概念,虚构一些自己都不一定信的所谓赚快钱大钱的前景”。


2018年区块链寒冬到来时,许多网红,红起来有多快,摔落就有多快。邓永强说:“他们没有很好的资源,没有很好的生态,做投资也好,做创业也好,做社群运营也好,大的环境一变,迅猛的崩盘一来,他们没有经验、资源,更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去适应断崖式的变化,就只能被淘汰”。

 

对许多新入场的人来说,还没准备好,没开始热身呢,就直接被冻死了。有些因为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没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更是直接吓死了。很多打着区块链社群名义的号召力,其实是建立在虚无缥渺的概念和幻想之上。各种各样肮脏的、没底线的行为曝光出来后,社群的力量也就轰然崩塌了。


但邓永强依旧愿意传递区块链积极健康的那一面,在区块链的寒冬之际,他在公开的演讲和文章中总会强调:区块链创业带来了比互联网创业更大的激情与前景。


国内互联网行业快速发展,依赖于国内相对封闭的网络和市场环境,但是巨头们难获得国际竞争力,更不足以引领全球。区块链新创项目则不同,很多一出生就具有全球属性,就是跨国、跨境经营。因为多方面的原因,国内区块链创业者大多都会到海外布局、发展,区块链产业天然需要有国际的适应力和竞争力。

 

邓永强说,做区块链生态需要关注到每一个环节,并会参与到每一个环节中。有些领域盗火者生态会积极牵头,比如投资,它一直是邓永强及其团队的优势;比如培训,盗火者生态希望能培训一批区块链技术工程师和产品经理,真正能做出色的基础设施研发、适合市场的应用开发,做跨界、跨行业的产品和市场开发。


“我们要培训一批产业结合、跨界融合的行业骨干,辅导和支持他们把市场规律、价值规律、经济规律,与自己的行业结合,与区块链的模式结合起来。另外,也需要对一些行业主管部门的相关人员进行培训,深入交流和共同探讨。


区块链的发展也要遵循产业发展规律、市场经济规律,并不是脱离当今社会和市场的平行世界。盗火者生态带来的不仅是资本、资源和经验,还有行业的需求、人才的培养和政府、产业、金融、媒体等等的对接。

 

问:今后的布局,盗火者生态会更强调哪些点?


1、回归到把区块链目前的模式更多地与股权投资相结合,按照金融和经济规律,合法合规地健康发展,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


2、会和志同道合者,一起筹建股权基金和产业基金,从产业角度来做资本,帮助区块链项目更快更好地落地。


3、开展区块链的前沿研究,促进国内外相关领域的学术、技术、产业、商业的合作,组织交流活动和会议、研讨等。


4、积极跟踪报导、普及、教育区块链的技术和应用发展。

 

邓永强总结说,盗火者区块链实验室首先是生态建设者;其次是资源的连接者;第三,在一些领域是倡导者、发起者。比如新的行业标准、新规范,行业应用新模式等,盗火者实验室会起到倡导者、发起者的作用。


▲ 盗火者区块链实验室6大特色服务


链改?证改?夜郎自大而已


邓永强还是知名IT评论家,在互联网进入国内后就笔耕不辍。他曾写过一篇文章邓永强:区块链与互联网的本质区别是什么”,成为网络热文。文章强调,区块链并不是一定要去中心化,更多可能是弱中心化,而在商业模式上,则是去中介化,但并不需要去政府化。


回顾互联网20年多年来的发展历程,按照盈利的次序,首先是金融领域,然后就是文创领域。过去和现在,很多高谈阔论互联网第一轮大泡沫的人士,只看到1999年时电商、门户、社区的烧钱,没有看到或者忘记了当时招行网上银行已经获得了大批白领和精英用户,产生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并直接奠定了招行的地位;也没有看到当时网上证券交易直接促进了股民方便、安全、快捷地进行交易而增长的巨大交易量及佣金。2003年后就是游戏崛起,造就了中国一个又一个的首富,碾压房地产商们。接着就是网络文学的盈利,连续成就了一批上市公司。


区块链的诞生和发展,就是要解决信用和信任的问题。这也是困扰国内金融和交易的重大的、本质性的问题,所以从金融和交易切入,应该也是区块链应用落地的先机和重大价值所在。


“透过现象看本质,为什么作为老一代的互联网人、老一代的互联网创业者、互联网股权投资人这么看好区块链、看好区块链的产品、技术、运营、服务,我们认为它是非信任环境中的信任服务基础设施,这是它的本质。”邓永强指出。

 

邓永强认为,区块链相比互联网,如果说互联网是研究生博士阶段,区块链至多是小学阶段。“我们把自己的一些经验,一些资源,把养分贡献出来,像园丁一样来参与区块链新生态建设。”


邓永强对目前“链改”、“证改”这些提法不以为然,他认为,区块链不管编什么新概念、叫什么“改”,都无济于事。重要的不是造出什么概念,关键的是要符合经济规律,要回归金融的本质。


他举例说,整个数字货币按美元对价,市值最高时6000多亿美元,一家苹果公司市值一万亿美元,腾讯几千亿美元,“你最辉煌的时候,就是那个量级,你是一个儿童,即使再踮起脚、拉大嗓门去跟一大堆巨人叫板,怎么看都荒唐可笑,甚至人家都懒得笑你,夜郎自大而已”。


邓永强认为,现在的区块链整体环境有点像1995年到1997年的互联网,不但基础设施不完备,还存在系统效率低、安全性差等问题,而且行业缺乏足够的人才,活跃用户少、投资机构也少,行业混乱、监管和法规跟不上发展。


区块链要茁壮成长起来,不能只是个人、单个团队的奋斗,要一群人抱团发展,像当年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一样,“从婴儿、儿童、少年、青年,现在成年,从一两个到一大帮,需要大家联合在一起,联盟在一起”。


▲ 2018全国中小企业双创服务对接大会现场演讲


现如今是区块链从业者的一段艰难时期、坚守期,邓永强展露的却是更强的信心。


“坚定的信仰者在寒冬中踏实探索,这个时候成本会更低,人才会更容易挖掘,心态也更加稳定、成熟。未来他们将会在更高山峰上看到更美的风景,挖掘到更宝贵、更丰富的矿产”。


区块链新生态,是勇者与智者的江湖。


采访嘉宾:邓永强,英诺创新空间创始合伙人、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清华校友TMT协会秘书长、盗火者区块链实验室创始合伙人。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是互联网领域连续的创业者和投资人,20多年来在软件开发、智能语音、移动互联、新媒体等领域拥有丰富的创业与投资经验,创立和投资了包括得意音通、航班管家、英诺创新空间、品玩网、南友圈等机构。

 

作者:邱恒明,财经作家,著有《创业大浪潮》、《创业第2课》、《这个星球不配我死》、《淘宝创业英雄》等。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