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茶的链想:一场缺席170年的盛宴

2018-11-02 阅读量 173
摘要:在区块链加持下,茶产业能给世人带来哪些想象?

编辑 / 大象君

作者 / 齐木



无论传说亦或史册,世界的起源究竟如何,已被尘埃淹没,唯留下《圣经·创世纪》里那句“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如同神管理人类,现实世界里,也是一部分人创造了一些东西,并以此管着另一部分人,他们控制着某一区域或领域的信息、规律,就像一场游戏里,管理者决定游戏的开始和结束,决定你在哪一关碰到哪一个怪兽。

但火种不是人创造,早在人类出现以前火种就存在,只是火焰一旦被人类发现,就再也不会遗忘,也不受任何人垄断和控制,除非最后一个人类死去,这便是一种共识和普世价值。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如今与互联网平行的区块链世界里,也出现了“光”,一如普罗米修斯盗下的火种,让无数人疯狂。起初,它的名字叫比特币,“神”叫Satoshi Nakamoto (中本聪)。这是一个由代码、白皮书、共识构筑的全新世界。

这场“普罗米修斯盗火”后的盛宴,一夜暴富的梦想充斥着每一个角落,神话毁灭的炼狱锤炼每一根神经。度过了十年光阴后,似乎在背离着自己的初心。幸好,一场不期而至的凛冬,让一部分先知们开始觉醒,在他们看来,更值得发现的应该是另一个如同普世价值一样的技术,它让人类历史上从来不存在的现象,将再一次进入到这一文明中。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区块链+”运动开始展开,作为茶叶的原产国,在缺席了全球茶产业170年的盛宴之后,在区块链加持下,茶产业能给世人带来哪些想象。一副以“茶的链想”为主题的画卷正在徐徐展开。


1


老茶农的七十之惑

“年轻那会去深山找千年古茶树,那古树是有灵性的,我就寻着那个味,那个影子,一路寻,有时候要翻过许多山,危险的很,但它制成的茶,那茶滋味,一生受用。”方老先生美滋滋闭起眼,一袭对襟长衫,坐在我对面,已过古稀之年却如童子一般,眼明心静,村里人都敬他称方老先生。

从他手掌沟壑相交的纹路里,我看到了山路再崎岖、岁月再无情,也阻挡不了的那种制茶的热情。用方老先生自己的话说,他是有茶魂的人。

茶魂,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它是讲茶,却更在讲人。

制茶者,无初心,不成茶。这是方老先生常挂在嘴边的话,也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他说,他炒了一辈子茶,祖上也曾有万亩茶园,那时外国人也大爱他们的茶园,尤其是英国人和美国人,他说,父辈告诉他那时候许多茶都是出口海外,好不威风。但他又笑着说:“外国人哪里懂!”

在他眼里,中国的茶是世界最好的茶,不仅因为茶好,更是因为不同的气候产不同的茶,不同的茶用不同的制茶工艺,每一种都代表不同的意蕴,这是外国人不懂的。

只是已过七十古稀之年的方老先生,如今却有了困惑。

“去年,我小孙子带我去英国参加一个茶峰会,我看到许多国外的商店里没有我们中国的茶,我们还去拜访了一些的国外的茶庄,我才知道,国外茶庄和我们同规模的茶庄,出口的茶量是我们的十倍之多,我看新闻才知道甚至印度红茶也远超我们。”

说到这里,方老先生摇摇头,说,我不懂。他说,我们的茶,那是多好的茶,那是皇帝老儿尝了,也要说好的,我们的技术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他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世界上最流行的,不是产自中国的茶?

其实方老先生不懂的还有很多,在很久之前,茶就已经不是中国独有的标签了。日本从中国引进了制茶技术,他们发扬了茶道;英国人从中国带走了制茶技术,带到了印度,印度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茶出口国;英式红茶、锡兰红茶等等都是世界上比中国茶更耳熟能详的;作为茶的原产国,掌握着世界茶标准的却不是中国;而号称十大茗茶的中国茶叶甚至没有诞生一家闻名世界的茶叶公司……

更为惊心触目的一组数字是,2017年全国茶叶出口总量约为16亿美元多,相比全球茶叶龙头英国立顿公司在2016年30多亿美元销售总额尚有较大差距。

虽然随着互联技术的来临,打开中国茶销往世界的渠道,2015年中国曾一度超越印度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茶出口国,但中国茶要排到像中国丝绸和瓷器这样的地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每一次技术革命对茶而言,都是机不可失的存在,如今的区块链技术亦然。

2


中国茶叶的170年之殇

佛曰:既造业因便有业果。今天包括方老先生在内所有中国茶人的惑,都源自170年前的盗茶故事。

将时间指针拨回到19世纪30、40年代,彼时天朝上国的晃晃大梦还在不断膨胀,虽然7年后这个美梦就要被坚船利炮所惊醒,不过此时凭借茶叶这一当时全球最具有经济价值的植物,以及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形态的支撑,当时的大清王朝对已经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日不落帝国依然保持贸易顺差。

原因就在于当时茶已经成为英国从贵族到平民不可或缺生活必需品,于是就造成了英国政府每10英镑税收中,就有1英镑来自茶叶的进口和销售。

巨大的贸易逆差,对当时已经成为全球最强大的大英帝国来说,显然是不可接受的。于是鸦片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但是大清朝也不是吃素的,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不断外流,以林则徐等为代表的一些有识之士开始呼吁禁烟,作为向中国出口鸦片的罪魁祸首,英国东印度公司也受到了惩罚,1834年,其丧失了茶叶进口的权力,一块大肥肉吃不到嘴里,这种感觉肯定不爽,自己生产茶叶就成了该公司的主要目标。

于是,史上最知名的茶叶大盗—伦敦切尔西皇家植物园园长罗伯特·福琼开始登场。1848年6月,罗伯特·福琼带领一队人马,启程前往中国,开始了其攀登人生巅峰的旅程。

对于中国,福琼并不陌生,如果从1839年算起的话,这已经是其在十年内第四次抵达中国。前三次的游历都是斩获颇丰,先后引走了秋牡丹、桔梗、金钟花、石岩杜鹃、柏木、榆叶梅、榕树、柏木、榆叶梅、榕树、12—13种牡丹栽培品种、云锦杜鹃等植物,并根据经历撰写了《华北各省三年漫游记》,这些成就让他成为当时英国最有名的中国通,也让他成了此次盗窃茶叶的不二人选。

1848年9月,刚到上海的福琼就剃光了头发,还别出心裁的用马鬃编织出一条假辫子,穿上灰色的丝绸大褂,完全伪装成一个清朝人。此后,其走遍江南、武夷山茶区,蒙骗了不少淳朴的茶农。由于其出手大方、表现得体,主人不仅拿出珍藏的好茶招待,甚至还会将独家秘方倾囊相授。

但福琼也遇到了挫折,便是茶苗在运输过程中的死亡,不过很快,他就探索出了正确的方法,正如伟人所说,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借全新的手段,在抵达中国两年后,福琼满载而归。他带着在主要产茶区采集的整整16个巨大玻璃柜,包括17000粒茶种、23892株小茶树,还带着8名名武夷山制茶师傅,以及大批的制茶设备工具,在上海登船,在辗转香港后,历时一个半月抵达印度加尔各答。这是当时中国最大出口产业的全部核心机密。

随后,福琼带去的这些茶种、茶树开始在喜马拉雅山麓生根、繁衍,凭借着最先进的机器生产,成就了阿萨姆、大吉岭、尼尔吉里全球著名产茶区地位。反倒是作为茶叶故乡的中国,在失去了全部核心机密后,开始陷入睡眠。

这一睡就是170年。

当区块链的曙光照进世界,能否唤醒沉睡的中国茶产业,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先行者已经在探索了。

3


茶的链想

黄山氤氲的雾气当中,一场肃穆的仪式开始了,为首的人先是祭拜了一套古朴的茶具,而后凝神静气,开始洗茶、冲泡、封壶、分壶、奉茶,每个动作中都充满着敬畏。茶贝创始人Gavin告诉我们,这是茶术。而他,已是这一片最成功的茶商。

就像“互联网+”给无数传统产业带来了想象力一样,区块链的诞生,给了这群以茶为生的人,一个如茶马古道和丝绸之路一样把茶的全貌带给全世界的机会。

在已知的“区块链+茶”的项目中,供应链溯源、消费端点对点直达、智能合约降低成本提高效率,都为茶产品的全球推广打开了大门。但是对于小部分人来说,仅仅这些还不够的。

“茶的全场景应用在区块链中是巨大契机”,Gavin这样对记者说,在他看来,区块链作为价值互联网,除了对茶产业外,对于茶文化走向全球同样意义巨大。

中国茶道强调“道法自然”,包含了物质、行为、精神三个层次,而这种精神美学和哲学思想,让茶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某种意义上看来,这与区块链融合了实体经济、社会共识到价值上链的三重架构从原理上也是想通的。

从6世纪茶叶经丝绸之路传向全球,到20世纪90年代已经形成全球茶叶贸易市场和全球茶产业经济及关联产业经济,全球化的普及也让茶产业面临品质标准混乱、价格与价值偏离、供需信任缺失、贸易成本高企、品牌难以达成共识的问题。中国茶的地位也逐渐在这样全球竞争中失去领先优势。

而区块链的特性,不仅可以从茶产品的溯源、销售上发力,更让行业看到让茶成为一种价值凭证,横跨跨链式硬件端口(矿机)、二次元数字场景(Dapp)、三次元数字场景(应用),实现从投资、到商业应用、再到文化传播的新业态模式的可能。而这正是醉心“茶术”的Gavin和茶贝一直以来的念想。

就像伴随STO而被热议的艺术品上链一样,赋予茶这样价值的不仅仅是单纯的茶产品,还有其背后如茶经、茶术、茶司马、茶商军等长达数千年的中国茶文化。而这些文化都是Gavin寄希望通过区块链向全球传达的,“170年前我们失去了茶的全球领导地位,现在我们希望通过区块链向全世界传递中国茶文化的声音”。

中国茶文化的崛起和衰落来看,到区块链+茶实现产品和文化价值上链,未来越来越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将在区块链上再次迸发价值。 或许,如今,我们还无法估量这场颠覆有多少金钱的价值,但不可否认的是,此时的中国茶上链之后,不会再一次经历茶盗之痛。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