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愤怒、轻生、维权   WFee 8亿变100万的一地鸡毛

2018-09-26 阅读量 370
摘要:空气币就是一场“零和游戏”,有人赚钱,就一定有人亏。

空气币就是一场“零和游戏”,有人赚钱,就一定有人亏。

 

听过不少“一币一别墅”的故事,但这背后,是更多人的血泪史。


 

“我的270万,现在还剩6万。我不知道还怎么生活。”

 

WFee投资人小高告诉区块部落记者,270万中,有150万是借的,信用卡、网贷、亲戚朋友都有,这些钱,已经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我现在妻离子散、一无所有了,找到孙高峰是我唯一想做的事情。”

 

据了解,小高口中的WFee是一个自称用区块链技术实现WIFI共享的项目,孙高峰是该项目后期的负责人。

 

截至9月26日发稿前,区块部落了解到,短短几个月时间,WFee价格几近归零。项目最高市值达到8亿元左右,目前币值仅为不到100万元。官网公告回收价在发行价的1000分之一左右,也就是投资的10000元变成了10元。

 

损失惨重的维权者一波北上京城,守在OKEx位于海淀区的办公室维权;一波游走全国,到处收集线索,希望查到孙高峰的行踪。

 

01 妖币


WFee被不少投资人和自媒体称为“妖币”。

 

2018年3月6日,OKEx官网宣布,OK资本领投、国内知名机构共同参与投资的项目WFee即将上线。基石轮锁仓40%,6个月释放完毕。

 

 

2018年1月,该项目上线的时候,自称是全球首个区块链技术的WIFI共享生态,目标是让全球实现共享WIFI。

 

旗号打得不小,不过当时的WFee项目被指存在宣传作假、粉丝靠刷,费尽心机地从投资人手里忽悠到了1个亿,结果一上线就破发3倍等问题。

 

WFee妖就妖在,它并没有就此沉寂,反而翻起大风大浪。

 

在安静了几个月后,6月1日,WFee项目方很高调地宣布:WFee要建交易所了,已经上线火币、币安、OKEx的币种,可以不用进行审核,直接上线WFee交易所,欢迎大家来交易。

  

 

这条消息一发布,让人们认为WFee要从项目方转型做交易所了,再加上白皮书上OK资本投资等重大利好,很多人从此进场。

  

注:资料来源WFee此前白皮书截图(目前白皮书已删除)

 

随后6月8号,WFee上线OKEx,然后价格从0.005(USDT)一路涨到最高的时候0.04,15天翻了8倍,逆市上涨让很多人信心大增。

 

然而出乎人意料的是,6月19日,当重大利好WFee交易所要上线的时候,价格竟在一夜之间遭遇腰斩,让投资者大跌眼镜。

 

 

据投资者透露,腰斩后的WFee依然没有消停,而是“戏精”登场。

 

项目宣布易主,新的控制人孙高峰不断通过微博、社群、媒体等渠道,发布即将拉盘、上线APP、甚至上央视等消息,号召投资者抄底。

 

投资人透露,WFee的价格,每次放出消息就小涨一波,随即砸盘下跌。放消息、拉盘、砸盘到再放消息,一直阴跌到没人再敢接盘。


直到9月19日,WFee跌无可跌,OKEx宣布项目正式下架,最终价格定格在0.00006左右,是上线时的1000分之一。

 

1万块钱进去,10块钱出来,几近归零,投资人一片哀嚎。

 

WFee项目上线OKEx到下架,6个月多一点的时间,正好与OK资本投资解锁时间吻合。

 

  

‍‍‍02 套牢

 

时间播回四个月前,小高还是一个过着自己正常生活的上班族。

 

“我从前年开始关注区块链,也买过一些币,但都没多买。”小高说,去年94之后,他就没怎么关注币圈了,继续上自己的班。直到今年年初接到OKEX的电话,说海外交易平台已经注册好了,国内可以继续投资。

 

小高找回已经忘记了的账号,重新登录了交易所。

 

“我炒过币,也有一些经验,最初看着WFee拉盘,感觉不太对,但想着是OK资本投资的,就先投了10万试试,最初成本1毛左右。”

 

“币价涨起来的时候心里挺高兴,那个时候一天打开APP看好多次,又涨了多少钱。”小高说,但高兴没持续多久,砸盘总是那么措手不及。


“大跌之后,孙高峰都会出来发声,放出很多利好。孙的指定官方客服TOM每次都会出来诱导买入,我就是那个时候不断加仓的。”

 


据投资人提供给区块部落的资料显示,7月11日,WFee公告发布高管增持计划,明确公布项目高管将增持WFee,价格在0.006USDT以上;7月15日,发布回购计划,在10月14日前回购11亿枚WFee;8月14日,孙高峰致投资人公开信中明确表示,WFee马上要开拓新的业务,OKEX不会下架该币种。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骗人的,没有一个实现的。”另一位WFee投资人陈某表示,自己知道投资区块链风险很大,很有可能会失败,但这样拿了钱一点事情不做,每天放消息拉盘,是纯粹的诈骗。

 

“每次跌了我看到加仓的消息,想到是OK资本投资的,又是上的OKEX,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忍不住想拉低成本,一次次加仓。”小高说到这里,后悔中夹杂着愤怒。

 

“看着手机里的5500万个WFee,回首这几个月来的疯狂,因为WFee,我陷入了死循环,越跌越加仓,越加仓亏的越多。”另一位投资人也表示。

 

‍03 维权


“公安部门、金融局、信访、315晚会……能想到的我们都去反映了。”一位维权者对区块部落表示,自己已经在OKEx北京办公室旁边租了一个小单间,准备长期作战。


“上周一周跟OK的保安发生了冲突,这周保安数量减少了,但目前为止还没有高层出来谈。”WFee维权群中的北京联系人小麻花对区块部落表示。

 

 

 

“我现在想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找到孙高峰,我要让他付出代价。”另一位90后投资者对区块部落表示,他和另外几位投资者会收集各种线索寻找孙高峰或他的亲属,孙已经上了失信者名单,无法乘坐高铁、飞机,无法出国。

 

“因为OKEx是注册在海外的交易所,项目基金会也是海外的,立案很麻烦,我们还不知道找哪个部门效率最高,在摸索怎么维权。”

 

“维权很忙,我继续了。”说完,小麻花便没了回复。

 

可能现在,小麻花还在忙着联系投资人、咨询律师,小高和几个男性投资人还在孙高峰的家乡到处打听,有谁认识照片上这个男子……

 

而在法律上,孙高峰们是否有罪?是否会受到惩罚?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律师表示,为了拓展销路,一些公司和自然人常常夸大项目情况,甚至把一些“空气币”描绘成“天使币”,在项目白皮书并没有承诺某些成果的时候,杜撰阶段性成果诱骗更多投资人进场。这就也可能触犯我国刑法第266条诈骗罪、第225条非法经营罪。

 

为什么那么多人发币,还没有被批捕?肖飒表示“时候未到”。从上半年的实际案例看,涉嫌刑法第266条诈骗罪和涉嫌刑法第224条之一的组织领导传销罪,率先亮起红灯。发行空气币,实际上就是诈骗行为。



区块部落将会持续关注事件后续发展,有相关投资故事和见解也欢迎后台留言、爆料。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 end --


后台回复“资料”,领取最全区块链10G网盘学习包

后台回复“纪录片”,观看最经典中文比特币纪录片

后台回复“入群”,加入区块部落链圈红包交流群



>>>>推荐阅读

看得懂丨一个文科生来讲黎曼猜想和区块链之间的关系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