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矿机路| 专访杨作兴

2018-09-11
摘要:杨作兴的芯片往事。

本文超过6500字。为了读者阅读方便,核心要点如下:


1.杨作兴在芯片设计一线呆了20多年,在2014年进入矿圈。


2.比特大陆的S7、S9矿机芯片,是杨作兴在业余时间兼职设计的。在他离开比特大陆后,比特大陆在比特币矿机芯片生产上砸了几十亿元,耗费两年时间却未能实现突破。


3.杨作兴曾在2015年12月份与比特大陆讨论股权的事情,一直谈到2016年5月份,最终因为觉得比特大陆给的股权太少而选择了自己创业。当时,吴忌寒愿意给他2%的股份,但詹克团仅愿意给他0.5%的股份。


4.在和比特大陆谈判失败后,杨作兴成立了自己的矿机芯片设计公司比特微。比特微即将发布的16 nm矿机M10在性能上超过了嘉楠耘智的7 nm矿机,并且大大超过了比特大陆的蚂蚁S9。


5.比特微计划在明年推出自己的7 nm芯片。


6.比特微去年净利润0.7亿,今年上半年净利润3.3个亿,计划在2019年上市。


作者:江小渔

编辑:秦晋


出身清华核物理专业,却在芯片行业浸泡20年


碳链价值:您是从什么专业毕业的?

 

杨作兴:核物理专业。

 

碳链价值:核物理比较涉及基础科学,芯片设计主要是关于算法设计。从核物理专业跳过来做芯片,跨度会不会很大?

 

杨作兴:这两个东西的底层都是电子学。其实在科学领域有两个最厉害的东西,一个是数学,一个是物理学。如果你要在这个领域做出一定的高度,你必须在基础底层有突出的东西,也就是在思维上超出其他人。

 

你看现在很牛的软件工程师,很多都不是从软件专业毕业的;半导体也是。现在优秀的IC设计师,大多数也不是从微电子专业出来的。甚至说这种情况比软件行业还要厉害一些,许多软件专业毕业的去搞了软件,但微电子专业毕业的做芯片设计的少很多。

 

碳链价值:您是学基础科学的,那您最佩服的科学家是哪一位?

 

杨作兴:搞基础科学那当然还是爱因斯坦牛啊,他凭自己的脑袋就能把这个世界构建出来。理论物理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

 

 从小强矿机到烤猫芯片,再从比特大陆到神马矿机


碳链价值:那您当时怎么会想到来做矿机芯片呢?

 

杨作兴:我是2014年进入这个行业的。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也就是2013年到2014年,我在北京君正做深圳公司的总经理。

 

我在芯片行业做了好多年了。当时为什么想从君正出来呢?因为这个行业的付出和收益不成正比,真正赚钱的是系统集成商,而不是芯片设计商。

 

给你举个例子:2011年到2013年的时候,我在RFID做芯片,一个芯片卖出去是1.5美分,但是小区里你随随便便买一张卡都要20多块钱(卡主要是芯片成本),里面这么大的价差都被系统集成商挣去了。我们当时在君正做CPU芯片,卖给步步高,情况跟这个差不多,真正赚钱的是步步高。

 

2014年,我从君正离开了,当时也在寻找自己新的方向,又发现虚拟货币这个东西挺有意思。第一个是“货币”这个东西本身就有点意思;第二个是它要用到矿机,要用到芯片。


碳链价值:您最开始是在烤猫的团队里做研发工作?

 

杨作兴:不,那时我和烤猫、阿瓦隆、比特大陆他们都不熟。

 

当时有一个叫“疯狂小强”的网络作家,他写了一部名为《比特币创富记》的网络小说,在圈内比较有名,讲的是早期比特币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是怎么发家的。(但是后面这么多年都没有更新了,我们是多年的朋友,现在我一直都在跟他说你要不要把后面的故事更新一下。)

 

“疯狂小强”之前是烤猫的代理。2014年,他想用烤猫的芯片做自己的矿机。刚好我有朋友认识他,并向他推荐了我。就这么着,我和他以及他的几个同学一起做起了矿机,名字就叫“小强矿机”。

 

2014年3月份,“小强矿机”开始组建团队;2014年7月份,我们就把“小强矿机”做了出来。在这段时间里,市场上的形势还是可以的,比特币价格虽然说没有2013年8000块钱那么多,但也有4000块钱左右。矿机卖得不错。

 

碳链价值:那你为什么离开了“小强矿机”的团队呢?

 

杨作兴:我在以前公司当老大当惯了。那个时候的创业团队,全是股东,虽然说我是CTO,但大家并不太听我的。

 

也是在那一年,我离开了小强矿机团队,选择了自己创业。

 

我当时创业的思路是提高风速,升压超频,这样算下来每个矿机在规定的时间内能多挖20%,按照当时的币价来说应该是蛮划算的。于是我自己出了50万,两个朋友各出了15万,这家公司就组建起来了。

 

2014年9月份,这个实验成功了。但非常不幸的是,比特币价格发生了大跳水,从4000块钱跌到了2000块钱。这件事对我影响非常大,原来我要实现高速风冷,需要用强大的风机把它的风速提高,需要增加能耗。而币价一跌,电费占比达到60-70%,这种通过增加能耗,提高收益的方法就不划算了。

 

本来8月份还有很多人对我这个产品很感兴趣,要来买我的产品的,结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说明我的创业思路是错误的,于是我就把公司给关了,加入到了烤猫团队。

 

2014年10月,我正式来到了烤猫团队,研发BE300芯片。当时我也是第一次用全定制的架构去做矿机芯片,做出来以后效果很好,比比特大陆的S5矿机还要好一些。当时本来准备在2015年1月份流片的,但很不幸地,币价跌到了900块钱,烤猫也消失了。

 

碳链价值:您觉得烤猫消失的原因是什么?

 

杨作兴:原因很多,我觉得主要有三个。

 

第一就是淮安矿场那件事,他可能受到威胁了,他的矿机拿不回来了。本来烤猫就是一个比较单纯、比较心高气傲的知识分子,几千台矿机被人抢走拿不回来,在他看来可能觉得受不了。

 

第二是币价形势不太好。比特币从2013年8000块钱跌到2015年年初,只剩下900块钱,可能他真的觉得比特币失败了,心灰意冷了。

 

第三是比特大陆采用了更先进的工艺,生产出了领先于自己的芯片,烤猫公司在整体上已经弱于比特大陆了,这也是他不能接受的现实。

 

碳链价值:烤猫失踪以后,您就紧接着去了比特大陆?

 

杨作兴:对,烤猫离开以后,2015年3月份我就去了比特大陆。——当时那家公司的名字还不叫“比特大陆”,叫迪未数视。这是2011年,詹克团在数字太和工作的时候成立的一家公司。

 

我在迪未数视呆的时间不长,大概也就两个礼拜。然后我就跟詹克团说,我上海那边有朋友要做公司,必须要我过去,我不去他的公司就要垮了。詹克团跟我说,你要走也行,但是觉得我用全定制方法学去做矿机芯片特别好,就让我把这件事继续做下去。

 

于是我就从迪未数视离开,去了上海智坤。在上海工作的时候,我用晚上的时间把S7的芯片做出来了。本来他们内部有团队在做S7的芯片,两个方案都在竞争,最后我的方案胜出了。

 

到了2015年7月份,上海智坤的团队组建完了,我自己也想着要创业。当时想做无源无线监控摄像头的芯片,也就是AI芯片。为什么想做这个芯片呢?因为我觉得摄像头是物联网的眼睛,应该无处不在。

 

但当时为什么摄像头并不是到处都有呢?一个原因是因为太贵了,一个摄像头就要5000块,安装还要5000块,也就是10000块。


另一个原因是摄像头安装需要拉电线,拉网线,很麻烦。所以我当时的想法是做成可以贴着电线杆、挂在树上的摄像头,它可以依靠太阳能电池板供电,并且可以一年365天运转。这个用全定制方法来做特别合适,我能够把成本做到500块以内,功耗做到100毫瓦以内。

 

但这个项目需要钱,于是我又从智坤辞职,去做这个创业项目。因为这段时间在找投资人,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做,于是我又利用兼职的时间把S9芯片做出来了。

 

S9做完以后,也就到了2015年年底。比特币的价格从2015年年初一直涨,涨到年底又涨回来了。这个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要正式加入他们,就跟他们谈股份,从2015年12月份一直谈到2016年5月份,一共谈了6个月,结果詹克团只愿意给我0.5%的股份。

 

他们是按照100亿美元的估值来给我谈股份的,但你想我2015年年初加入他们的时候他们估值也才几个亿,到了年末估值就变成了100亿——其实比特币涨到今年,他们的估值也就140亿美元。我当时觉得这个估值太高了,而且觉得这个股份太少了,所以就自己出去,在2016年中创办了比特微。

 

碳链价值:你为什么在2015年年初的时候不跟比特大陆谈股份呢?

 

杨作兴:当时太悲观了。币价跌成那个样子,创业失败,烤猫也跑了,我都准备离开这个行业了,觉得和他们谈股份也没什么意义。

 

碳链价值:所以事情是:你在烤猫团队的时候已经用全定制方法设计好了芯片方案,虽然准备离开这个行业,但还是把方案给了比特大陆?

 

杨作兴:其实全定制方法不是我在烤猫的团队里学来的。在我去北京君正工作之前,在江苏扬州RFID公司工作的时候就利用这个方法学设计过芯片。它是一套逐步完善的东西,在不同的项目中不断地完善和发展。我也没有把在烤猫时候的方案给比特大陆。

 

例如,比特大陆的蚂蚁S9和现在神马矿机的M10,他们都是16nm,用的是同样的工艺,也都是我做的,但为什么M10的性能要比S9提高一倍呢?是因为我的方法学在不停地进步、不停地演进。

 

碳链价值:但是你走了之后,比特大陆就没有生产出新的、更好的芯片了。

 

杨作兴:对啊。其实这个事情,我也没想到。走的时候我把代码留下了,方法学他们大概也知道。可能是后面的人不太能理解这个事儿,因此不能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演进,所以后面研制的12nm等一系列芯片统统失败了,为此损失了几十亿。

 

矿机行业第一重要的是技术,第二才是资本


碳链价值:所以说,你当时进入这个行业是因为机缘巧合;曾经想要离开行业是因为币价跌得太厉害,对行业丧失信心;离开比特大陆是因为股份没有谈好。但你一直掌握着核心技术。

 

杨作兴:对,对。可以这么说。

 

碳链价值:矿机行业现在似乎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厮杀的状态。光是从币圈诞生的,就有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翼比特、神马矿机、芯动科技这几家。现在又听说英特尔、三星等传统芯片设计商要进军这个行业。你怎么看待这个行业未来将面临的激烈竞争?

 

杨作兴:我个人认为,矿机芯片设计行业有两个东西很重要。其中第一重要的是技术,有了技术你就更设计出更好的产品,而产品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利益是矿工们能够看得见的。他们都来买你的产品,你就能扩大市场占有率,就能赚钱。

 

第二是是资本,供应链需要很多钱,资本雄厚,在供应链就要优势。

 

不过我认为主要还是靠技术。只要你技术水平高,能做出好的产品,自然就有资本来投资了。

 

碳链价值:比特微现在大概拿了多少融资?

 

杨作兴:天使轮我们拿了500万元,香港上市公司国微技术董事长黄学良投资的。后面又陆续有人来投我们,到现在已经融到1个多亿。

 

碳链价值:你们现在公司规模有多大?研发人员有多少?

 

杨作兴:公司现在有50多个人,研发人员接近20个吧。

 

碳链价值:相比起比特大陆可以说是很小了。我听说他们现在已经扩张到3000多人了,而且花高薪聘请了许多工程师。

 

杨作兴:是,他们现在有很多人,可研发也不是人数越多越好的。研发不像工厂,可以靠工人们的人海战术堆出来。人不行的话,多了也没用的。

 

碳链价值:所以说当时比特大陆失去你,是一件损失惨重的事情。

 

杨作兴:当时吴忌寒还想留我,愿意给我2%的股份,詹克团不同意。

 

碳链价值:还有这样的细节?你觉得詹克团懂技术吗?

 

杨作兴:他当然懂。他是一直负责比特大陆的技术,不过芯片的连续失败,他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技术排序:神马>芯动>其他家


碳链价值:您觉得现在性能最好的比特币矿机是哪一款?

 

杨作兴:当然是我们的M10最好啊,性能你可以去查。

 

碳链价值:你怎么看待嘉楠耘智最近推出来的7nm芯片?它的出现是否给行业带来了很大的震撼?

 

杨作兴:他们很勇敢,做了第一个7nm,只是功耗指标没有达到预期。


他们是7nm,功耗是85w;而神马矿机M10 16nm就已经做到65w了。


不过他们应该还会持续优化,我们拭目以待。

 

碳链价值:你们当时为什么不在7 nm的基础上直接设计M10呢?

 

杨作兴:7nm功耗应该是不错的,但现在良率还处于爬坡阶段,所以我们就做了16 nm。

 

再一个,由于我们掌握了比较先进的方法学,现在可以用落后一点的工艺达到比较好的水平,功耗低,成本也低。而如果技术不太好的,只能追求先进的工艺,不然产品性能无法和市场中的其他产品竞争。

 

至于7nm芯片,我们不是不做,而想等到他良率上去一些以后再做,这种事情你不能着急。像比特大陆的16 nm芯片,也是从2015年3月份搞到2015年10月份,搞了7个月才把它搞稳定。

 

按照我们的计划,将会在明年推出7nm芯片。

 

碳链价值:目前矿机芯片性能是否在逼近一种极限?或者说将在什么时候逼近这种极限?

 

杨作兴:芯片性能的改善主要是从两个方面来进行的。一个是工艺上的改进,一个是设计方法学上的演进。

 

从工艺上看,按照目前的进度至少还可以走5-10年,走到2nm的时候可能就走不动了。这个时候我们只能从设计方法学上寻找突破。

 

幸运的是,我们目前在设计方法学上处于领先地位。有时候总是觉得没有空间了,但一直在想办法多找出改进的空间来。事实上也一直还是有空间的。

 

碳链价值:现在市场上市场占有率比较高的几家公司分别是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翼特币、比特微、芯动科技。你觉得这些矿机公司水平如何,能做个比较吗?

 

杨作兴:如果要在技术上做一个排序的话,应该是比特微和芯动科技排在前面。

 

熊市是暂时的,比特微2019年上市


碳链价值:一般熊市到来的时候都会伴随着矿难,同时伴随着矿机厂商的出局。您觉得最后这个市场上能剩下几家公司?

 

杨作兴:至少能剩下3家吧。如果行情好的话,市场足够大,五家十家都不是问题。

 

碳链价值:但这次熊市持续的时间似乎格外漫长。

 

杨作兴:熊市是暂时的。牛市一般发生在比特币挖矿数量减半的后一年,大跌发生在减半后二年。

 

上次是2012年减半,到2013年币价到最高峰,砸盘开始,2014年猛跌,跌到2015年价格开始逐步稳定。这次也是类似的:2016年减半,到2017年币价到最高峰,2018年猛跌。

 

下一次减半发生在2020年。

 

碳链价值:所以熊市不会对你们原有的计划有什么影响。

 

杨作兴:能有什么影响呢?这是很正常的。这个行业就是这样的,是一个周期性的行业。只不过还要熊一年而已。

 

碳链价值:现在矿机公司正在纷纷准备上市。如果熊市比较漫长,这些公司是否存在上市中途夭折甚至是倒闭的可能?

 

杨作兴:一些公司可能会上市夭折,不过要说彻底死掉这也不太可能。毕竟大家在前面这一波红利中赚了些钱,应该足够度过这个寒冬了。

 

碳链价值:比特微也有自己的上市计划吗?

 

杨作兴:我们可能在2019年上市。

 

碳链价值:谈回熊市的行业现状。据说比特大陆第二季度面临着严重的亏损。如果比特大陆在今年之内还没有设计出一款比较厉害的芯片,它接下来的处境是不是会比较艰难?

 

杨作兴:我只能从技术的角度来评判此事。我认为,这个行业归根到底靠的还是技术。技术不行,就无法保持领先优势,这是很危险的。

 

碳链价值:比特大陆以专利侵权的名义将你们告上了法庭。串联供电这项技术,是你们一家在用,还是行业内都在用?

 

杨作兴:行业内都在用,但他只告了我们一家。

 

其实,这项技术也不是他们发明的。串联供电首先是Bitfury从其他行业借用到矿机芯片设计中来的,烤猫是第二家用到串联供电的矿机芯片设计商。他们之所以没有去申请这项专利,是因为这些也不是自己发明的,是借用的。

 

因此,如果仅仅是因为我们是用到这项技术,比特大陆就将我们搞上法庭,这是没有道理的。所以最后他们也败诉了嘛。

 

碳链价值:神马矿机现在的市场占有率有多少?

 

杨作兴:我们的上一款产品M3 卖了40多万台,市场占有率百分之十几。这还是在没有大力推广的情况下。

 

碳链价值:那你们现在应该已经实现盈利了吧?收入状况怎么样?

 

杨作兴:还行吧。我们去年收入4.3多亿,净利润0.7个亿。今年上半年销售额13个亿,净利润3.3个亿。不过还没有办法和比特大陆比,哈哈。

 

碳链价值:除了比特币,你们还研发了其他币种的矿机吗?

 

杨作兴:我们还研发了另外一种币的芯片。未来将拓展品类,生产针对更多币种的矿机。

 

碳链价值:你的方法学不仅可以用来设计矿机芯片,还可以用来设计其他的芯片。比特微以后会不会像比特大陆一样,进军AI芯片等其他领域?

 

杨作兴:会的。我们以后还会转战AI芯片、GPU、手机芯片这些领域。只不过现在先从简单的、比较赚钱的矿机芯片做起。事情是一点一点做起来的,我们先做嘛。

 

碳链价值:现在国际上有像你们这样,在方法学研究上非常突出的团队吗?

 

杨作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谈到这个,倒不是说我有多聪明,能够率先想到,而是说这件事纯粹是机缘巧合。

 

我本来是在RFID接触到全定制方法学的,如果后来没有转战矿机芯片,可能就不会这样深入地去探究这个东西了。就像如果我一直呆在海思研究手机芯片,我也不会想到全定制方法学。

 

再一个比较少见的,就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呆在一线搞芯片研发。我在这个领域呆了20年了,一般来说早就去了管理岗位,也没有了悟出这些东西的机会。

 

碳链价值:而且技术一直在演进。当时你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基本上不存在什么技术壁垒,现在再进来已经有点难了。

 

杨作兴:是的,后面的人再进入这个行业,他面临的不是我当时那个一穷二白、壁垒很低的状况了。他首先要先学习和掌握整个系统的知识,加上方法学又一直在演进,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

 

从工艺上来说,现在也已经发展到了7 nm,后面还会有5 nm、3 nm,越来越难。再进来是有门槛的。

 

碳链价值:你们设计的芯片也是由台积电代工的吗?

 

杨作兴:是的,现在是由台积电代工。我们去年是台积电大陆地区的第五大客户。

 

碳链价值:未来会开展矿池业务吗?

 

杨作兴:纯粹从业务角度考虑的话,未来可能会开展这项业务。

END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碳链价值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