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凤梨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内容与凤梨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区块链不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野鸡协会才是!

2018-08-31
摘要:走过最长的路是野鸡协会的套路

熊市之下,越假的消息越容易被人相信,越是顶风作案越有灯下黑的效果。


8月初,一篇叫做《国家出重拳,对区块链大改革(链改),脱虚向实-赋能实体经济!》的文章火了,还带火了一个组织——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该组织于8月5日发布消息,宣布国家成立区块链改革全国行动委员会,为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下重拳。

8月末,两份有关“链改行动”的红头函件又火了,甚至连网易财经、凤凰网财经、腾讯新闻等等主流门户也对此争相报道,发函方正是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

一份红头函,一份复函,发函方“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致函“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希望邀请其合作。“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回函称接受了邀请,希望共同组建链改发展基金,打造国家级区块链技术团队和资源配置平台,助力建设链改试验区、链改实验室、链改技术队,推动区块链技术赋能实体经济的发展。

一个月两次代表国家对区块链工作作出批示,“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和“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看来必是国家重要协会组织了吧。

定睛一看,诶,好像哪里怪怪的。

文件章竟然不一样。喉爷敏感的神经已嗅到一丝骗术的味道。

随手一了解,发现大象区块链已经挖过红头文件的其中一方“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详见《请你放过区块链,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不做赘述。

这位记者大象君的调研结果:

1、“区块链改革全国行动委员会”在工信部和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的网站无相关信息,也没有明确的哪一级政府来明确表态,要支持区块链专委会来开展“链改实验”;

2、“区块链专委会”正式成立时间是去年1月,而此时它的运营机构和执行机构还没有成立,正常的协会成立应该是先有运营机构和执行机构。


但事情却不像大象君想的那样简单,他忽视了野鸡协会也会下大棋。在“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被质疑后,开始找“更高一级”协会的背书,“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出场了,也就是上图复函文件的组织,喉爷沿着大象君的思路继续往下查的时候,一片全新的世界正缓缓打开大门。

所谓无利不起早,枪打出头鸟,谁名头大先查谁,却发现“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常年出台的只有一个主任——李贻良。

上图为开篇2份红头文件的线下见面会,来自某媒体新闻报道截图,图中四人分别为,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的主任王军、秘书长何超,全国互联网金融工委主任李贻良、全国互联网金融工委常务副秘书长邱红玲。

李贻良,“现任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主任,全国互联网金融理事会理事长,中国金融文化研究所特约研究员,科技部上海培训中心讲师,全国互联大健康联盟创始人,大公国际基金首席金融专家。”百度百科上这么介绍他。

这位名头响亮的“专家”,非常热衷于为各类金融企业、传销组织背书,包括各种暴雷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中再融、悦天使、云付通等等。

图:李贻良为云付通站台


图:李贻良为中再融站台

最值得注意的还有一家已被警察查抄的巨型传销组织——云联惠。

云联惠在四年多时间里,由一个注册资金1000万的小公司,发展成为案值3300亿的巨型传销组织,通过举办论坛、活动,为欺诈项目量身定做各种“中”字级荣誉,为诈骗犯包装,极具迷惑性,社会危害极大。而这个云联惠能够发展壮大,全靠各种名头响亮的协会、专家背书,依附在云联惠身上吸投资人血汗钱的山寨社会组织多如毛牛。

而长期为该组织背书的就有 “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及主任李贻良,在网络新闻还搜出了其考察和出席了大量疑似传销、非法集资盘搞的活动,为他们站台。

图:为李贻良考察云联惠留影

上述新闻报道记者还曾质疑“全国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及其他他名下的三个社会组织(全国互联网金融理事会、大健康联盟等)均是山寨社会组织,多次为非法项目颁发荣誉证书。

问题来了,李贻良究竟是何许人?

李贻良生于1963年,2006年成立山东天元担保有限公司,担任该公司董事长,企业信用查询网显示该公司2006年成立,但李贻良曾对记者称该公司是2004年创立,主要业务是给中小企业银行贷款作担保及其他业务,通俗来说,这是一家民间借贷公司。

公开企业资料显示,该公司涉及11桩官司,可谓官司缠身,不过业务却做得很大,2011年的山东齐鲁晚报采访新闻中显示,李贻良曾对记者表示该公司业务金额超过10亿元。

不过如今,这家山东天元担保有限公司名义上已经与李贻良无关,但是该公司2017年的一个官司显示,被告人却是李贻良,可以看出,李贻良仍然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过查到这里,另外一个人却意外出现在了喉爷眼前——全国互联网金融工委常务副秘书长邱红玲,也是签署这次区块链红头函的四人之一。

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国家级别协会核心成员全是山东老乡,还都是一家企业董事,甚至有可能是一家人,你觉得可能吗?但是全国互联网金融工委却能做到,这个秘书长邱红玲不仅是李贻良在这个金融协会的同事,还是李贻良主任创办的山东天元担保有限公司的董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喉爷实在是好奇,一个山东济南的民间借贷公司老板是如何摇身一变成为中国金融界、政界专家的?

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平台显示,李贻良先后成立过7家公司,其中有四家被吊销了营业执照,至于吊销过程,请自行联想上述官司缠身的天元担保公司。

在李贻良从一个商人转变成一个金融专家后,李贻良来到了北京,这些年确实勤勤恳恳在媒体、各类活动中发表其对中国金融的看法和见解,俨然一副金融专家姿态。李贻良同志还经常会带领人参观其成立的互联网金融工委会。

秉承着电视剧里反派都死于话多的原则,在李贻良同志乐此不疲的进行协会组织介绍时,有人不小心拍了照片还上传了网。

这张组织架构图看似很宏伟,喉爷只是随便查了最下面一排的几个下属的联盟和协会,就发现这些组织没有一家有备案,全部是野鸡协会,而这些协会却不断为李贻良及各种专家提供了以假乱真的身份证明。

如今,传销被端、P2P暴雷,这些一个个包装的天花乱坠的野鸡协会又把手伸向了区块链,配合一个个空气项目,将好好一池春水越搅越浑。喉爷关注区块链工作这么久,身边的圈外人都觉得区块链=传销,求求你们放过区块链吧。

区块链不是流氓的庇护所,野鸡协会才是!


想了解“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的背景,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请你放过区块链,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




原创区块链门户,关注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数字货币、市场行情和价值投资。聪明的投资者都在大象区块链。

微信ID:i54daxiang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

凤梨小秘书(微信号:fenglica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