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花 | 「凤凰男」炒币的渴望与挣扎

2018-05-26
摘要:我是一个农二代,人们口中的「凤凰男」,在进入币圈之前,我几乎没有参加过投资,不知道买彩票算不算投资,虽然最大中奖也才 20。而我,第一次投资就进了门头沟。

今天的韭菜花征文中,读者向我们分享了作为一名从农村出来的男孩,是如何进入比特币投资领域,又是如何进入门头沟的大坑的。

文章来自区块律动读者【青云】,他获得了由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供的入选奖励。区块律动将尽快向其提供的 ETH 钱包地址 0x5e57a14d09F1698bFED76F17C24BBb5a4C5353c5 转入等值于 50 USDT 的数字加密货币。

本月初,我们更新了韭菜花第三期有奖征集话题:你曾经做过什么样成功或失败的投资?大家可以就新话题继续向我们投稿,更多的征文话题,也将陆续公布。

我是一个农二代,人们口中的「凤凰男」,在进入币圈之前,我几乎没有参加过投资,不知道买彩票算不算投资,虽然最大中奖也才 20。

2012 年我怀揣着对外面世界的憧憬和改变自己命运的渴望坐着 31 小时的硬座 K292 从四川来到了南京上大学,到了南京之后各种新奇的事物吸引着我,不怕大家笑话我上了大学后才第一次尝到肯德基,以前都只是在电视里见到这些。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的观念有了些变化,从「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到「真香」。

看着身边的同学到处旅游,换手机,换电脑,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但是家庭就这样了只有靠自己去改变。

上大学之前我从未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能大到如此地步,上大学之前也从未羡慕过任何人,可能这就是井底之蛙吧。

农村孩子的一夜暴富心态

因为自身条件太差,所以大学几年一直很自卑,没有谈恋爱,因为怕会被嫌弃,毕竟不高不帅所以没人会关注我的内在。

后来遇到了一个女生,她爸爸在南京鼓楼医院工作,她自己也有一辆蒙迪欧供她每周末回家使用,虽然她没有嫌弃我没有钱,虽然我们互有好感,但是我还是感觉差距巨大,自己配不上她这个白富美。

或许有的人会说是我自尊心太强了,但是我发现我们三观还是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所以最后也没能在一起,因为我感觉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未来,自己也给不了她想要的未来

前不久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问为什么农村出来的大学生混的都比较差。有一个答案让我深有感触,那就是农村的大学生都太急于求成了,都迫不及待的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想一口吃个胖子,我,当然也不例外,也幻想着自己能炒币实现财富自由,一朝暴富

大概是大二下学期期末也是 2014 年一月份,我在电脑上寻找计算机网络课后习题答案的时候,偶然发现了比特币,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比特币的理论很符合我喜欢的无政府主义,但是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什么比特币交易所,就把这个技术跟一个同学的同学 Y 分享了。Y 同学是男加州大学的学生,虽然是同学的同学,但是都对计算机的一些新技术颇感兴趣,三观也合得来,于是便一直联系。

我和 Y 一拍即合决定深入了解比特币,买几个观望观望。

但是问题随之而来,怎么买?去哪里买?钱怎么来?

初入比特币,便入门头沟

我东平西凑借钱加自己的生活费弄了 8 千块钱,因为我知道借多了自己也负担还不了(不敢跟父母讲,曾经他们连网购都不信),便将这 8 千多转给了 Y 让他换成美刀。

为了安全,我和 Y 商议去当时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商门头沟(MT.GOX),我只是给 Y 转了钱,其余的都是他一个人在弄。

我清楚的记得 2014 年 1 月 1 号比特币开盘价 4356.65,1 月 31 号 4874.01,涨幅+11.88%,最高价达到过五千八百多,我们总共买了 10 个币,盈利最多的时候差不多净挣一万五千多

当时竟然觉得打开了通往财富自由的大门,觉得赚钱如此简单,如此之快。看着价格波动中上涨,自己也没有心思做其他事情,生害怕跌了,每天时时刻刻盯着走势图,睡觉前最后一件事和起床前第一件事就是看价格,涨了就无比开心,还想它继续涨,跌了就担心会不会还会跌。

这大半个月过的是相当不安稳,有时候甚至半夜准时醒来去看价格波动,就这样总体有惊无险的来到了二月份。

谁知道真正的风险才刚刚开始,我打开手机像往常一样起床,发现 Y 给我发了一串消息说几个交易所被黑客攻击了,我立马登陆门头沟发现网页没问题,还可以登陆。

之后几天我思前想后觉得貌似交易所不太安全,万一再被攻击那么我的身家财产就全没了,但门头沟于 2.8 号说由于技术问题无法提币,我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但自我安慰是黑客攻击后需要时间去修复等等。就这样元宵节前我回到了南京,关于不能提币的阴霾一直挥之不去。

2 月 24 日,门头沟的 CEO Mark Karpeles 在博客中宣布退出比特币基金会,随后访问门头沟只返回一个空白页面。

2 月 25 号宣布暂时关闭所有交易,当日比特币价格跌到当月最低点,我们从赚了一万多变成亏了一万多,想及时止损却不能提币。

2 月 28 日,Karpeles 在记者发布会上说,门头沟的系统有弱点,交易所的比特币不见了,公司向东京地方法院申请破产,共损失了客户的 75 万个比特币和自己公司的 10 万个比特币。

就这样我辛辛苦苦凑的钱像水一样蒸发了,当时的心情怕是只有我一个人才能体会,绝望、无助、悔恨。

连续的失眠,加上精神压力导致自己免疫系统功能紊乱,产生了一些不可逆的后果,得了一种目前医疗无法治愈的疾病——睑板腺功能障碍。

后来跟父母坦白了这件事,自己也渐渐的还了欠的钱,毕业后又回到了成都,心里暗自决定不再触碰这些东西,可是人啊,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好了伤疤忘了疼

毕业这两年在成都混的挺差的,从 14 年看着成都房价从 8000 到 18 年的 20000,我在想凭自己几千的工资什么时候才能在成都买上自己的房,自己又没老可以啃,更别说让父母减轻负担了。

没有办法,买彩票是中不了奖的,这辈子都中不了奖的,想走捷径貌似虚拟币还算是一条路,于是我又重走旧路,经过了前几年的沉淀,我相信自己比以前更成熟了,再也不会拿出绝大多数钱投入到里面。

于是我拿出了可供支配的流动资金中的一半在 EOS 36.8 的时候入手了几百个,XRP 3.86 的时候入手了几千个。

自己也再也没有因为价格的波动心态失衡,毕竟 90 后佛系青年,炒币也要佛系炒币。

目前没打算交易这些币,当然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小散户,比不上动不动几十万上百万的大鳄,我也知道这离我的财富自由还有很多路要走,但是有路可走总比没路可走好得多。

这就是我的韭菜花故事,最后愿大家心明眼亮。


各位区块律动的读者们,

无论是你投资

股票、彩票,黄金、贵金属,囤邮票、攒水浒卡

比特币、以太坊、EOS……


你是否愿意跟我们分享你的投资经历?

无论是暴涨,还是暴跌,

无论是开心,还是悲伤,

无论是被骗,还是侥幸离场,

亦或是周边人的趣事?


请点击【阅读原文】将你的故事投稿给我们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将会认真查看每一则真实故事

我们的编辑每周将挑选 5 个最有价值的故事

每个故事的作者都将获得

等值于 50 个 USDT 的

主流数字加密货币(基于ERC-20)

还在等什么?赶紧投稿吧!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梨财经赞同或证实其观点描述。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